顿悟

白瑶自嘲的笑笑,当时也真是傻。不过白浅这次不用你来抢姐姐的东西了,我主动送给你好了,还希望你能仔细的用一用这东西。毕竟那可是从你母亲苏荷那里弄来的好东西呢。

苏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很久。这么久以来她对白浅的教育是不是都做错了?从小她便教会白浅要怎样讨得别人欢心和怎样争夺自己喜爱的东西,却好像忘了教会白浅最重要的一样东西,那便是隐忍。没有人会一帆风顺,而隐忍是最能磨炼一个人心性的时候。白浅似乎长得太过于顺遂了些,从小自己和白贺将她保护的天衣无缝也造成了白浅现今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想到此苏荷不禁想起了白瑶,希望一些事情,还是不要脱出她掌控范围的好。

苏荷还在沙发上发着呆,连白贺走到她身边都未曾注意。白贺看着苏荷呆滞的样子也是一阵心疼,悄悄坐在苏荷身边把苏荷揽入怀中亲吻了一下苏荷的额头静静说着:“别气了,刚刚是我的错。我等下把饭端上去,亲自和浅浅道个歉。你也别生气了,好么?”

苏荷若是平常定要再使些小性让白贺再许诺她些什么的,今日却也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默默的靠在白贺怀中低声抽泣着,苏荷经历了今天的事她算是也看清了一点,什么夫妻之情父女情深,怕是全都没有利益当头对这个男人重要吧。苏荷现在的眼泪不止为了白浅而流,怕是也有为自己流的部分,恨自己多年的识人不清?还是恨当年费尽心机而夺来的姻缘实际内部竟是这般结果?

若是白瑶知道苏荷现在心中所想定会好好嘲讽一番,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己种下的任何苦果都只能自己来享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享受了如此久的风光,也是该换换样子了的。

白贺的耐心也不是一直那么充足,他觉得他已经拉下脸来主动和苏荷她们道了歉。如果她们再不识抬举,那也只能说是自己把苏荷和白浅宠的太过分了,今日之举也好,也让她们重新看看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

感受到揽着自己人身体的异样,苏荷也坐直了起来。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白贺心中所想她还是能够猜到个十之八分的。苏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声音也重新温柔起来:“我知道的老公,浅浅这些年被我们宠爱的太过了。今日之事…就也当给她的莽撞有个教训吧。我等下去和她解释一下,她应该能理解你的。”

看到苏荷如此明事理,白贺也点了点头,“嗯,你们能明白就好。公司还有事,浅浅就交给你吧,我先走了。”说完拍了拍苏荷的肩膀以示安慰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苏荷也算是明白了,现在她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和白浅了。白贺,呵呵。果然男人什么的还是靠不住的。

整理了一下思绪和衣服,苏荷走到楼上敲了敲白浅的房门:“浅浅,是我。妈妈来了,你开下门好么?”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