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靳言的成长

“这个人鬼鬼祟祟的,想从后面的墙上爬进来,还好我从那里经过刚好看到了!”咫树的一位工友说道。

“看他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跑到我们这种地方来偷鸡摸狗了?”

“你不知道吗?这年头越是穿得人模人样的人,越是虚伪,表面看着挺好,其实可能过得不如我们呢。”

……

咫树的工友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靳言在咫树面前小声说了两句话,咫树于是对他们工友说:“这个人和我朋友是仇家,我朋友很谢谢你们抓到了他,他说会给大家每人一千元作为补偿,想先让你们出去,他想和这个人谈谈。”

大家一听到钱,顿时眼睛都瞪大了,原本他们也没多想,于是纷纷答应下来,靳言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现金,让我从包里再补足了一些,凑足了几千块钱分别分给他们,他们拿了钱,兴高采烈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一时只剩下了我、靳言、咫树还有多米四个人。多米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男人,被工友们用工地上做工的绳子捆着让他特别难忍,他使劲挣扎,但哪里耐得过工友们捆绑的功力,靳言淡淡地说:“别做无用功了,绳子比你想象的结实。”

“你怎么还没死?”多米瞪着眼睛看着靳言,很恶意地问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不过就是一点欠债的事情,干嘛咒人死啊?”咫树听不过去,于是生气地替靳言问道。

“咫树,你也下楼等我们好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他谈谈。”靳言对咫树说道。

咫树一愣,满脸尴尬,但还是悻悻地出了门,刚走出门又探头对我们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大声喊一句就好了,我们都在楼下。”

“知道了,谢谢你。”靳言对着咫树淡淡一笑。

咫树离开后,靳言和多米互相安静地对望了一眼,靳言说:“你想知道你真实的身世是怎样吗?”

“我早已知道,用不着你来告诉我。”多米很无礼地回答靳言。

“你知道?”靳言笑了笑,“你知道的恐怕未必是真实的,她这么多年对你如此苛刻,除了因为你不是她亲生儿子以外,你就没想过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吗?”

“就算有其他的原因,你又怎么会知道?”多米显然有些信了,他的语气里有了一丝丝迟疑。

“我父亲知道,当年她和我父亲的事情,根本不是你我一开始知道的那个版本。”

“哦?”多米眉毛一挑,不屑地问,“那又如何?”

“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是怎么死的吗?”靳言又逼问。

多米明显浑身都震了一下,他的眼神里露出一丝骇人的凶光,他咄咄逼人地问:“难道你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已经死了?你怎么可能知道?”

“如果你知道你的身世,我想或许你会比现在更加恨她。”靳言从容不怕地回答,随后,我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其实就是她害了你的父母,还霸占了你家的船。”

“什么?”多米脸上一副骇人听闻的表情。

“当年是她和她父亲亲手毁了你的家,放火烧了自己的船,对外宣称是你父亲干的,你父亲被栽赃,之后百口莫辩,被无数渔民指责,他百口莫辩被多芬步步紧逼,最后被多芬逼得跳海,你家的船只自然都归她所有。”靳言说道。

“不可能,”多米一个劲地摇头,语气无比绝望,“她一直告诉我我就是你,我就是她的亲生儿子,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怎么可能?”

“事情的真假我想到现在了,一切都一目了然了。在船上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其实派你到我身边工作,真实的目的是想通过你来感化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利用我的公司为你们服务,把你们走私的货品藏于我的货物中一起运输。那三千万她根本就不在乎,是你为了泄私愤,所以才转走那笔钱。所以后来我去找她,她顺理成章和我相认,同时把钱还给我。她并不在乎那些钱,她在乎的是她在中国该如何维持业务。你忤逆了她一次,她便把你当成了弃子。多米,你到现在还没有醒悟吗?”靳言冷冷问道。

多米的脸上依旧一脸的骇然,痛苦的泪水慢慢通过他的眼睛里溢了出来,他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完全无法接受,他抬头望着天花板,突然无比大声地吼了一声。

他这么一吼,咫树带着工友们拿着斧头便冲了进来,咫树夸张地喊道:“你想干嘛?你想伤害他们,先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我被咫树这份单纯所感动,靳言也同样,靳言摆了摆手,对咫树说:“没事,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们出去吧,我们还没谈好。”

咫树依言关上了门,靳言拍了拍多米的肩膀,随后绕在他身后给他松了绑,我见靳言这么做,连忙紧张地喊道:“靳言!”

“没事。如果他知道了这么多,还选择来对付我们,那我真的觉得他彻底无药可救了。”靳言笃定地说道。

“你希望我怎么做?”多米问道。

“配合我们,抓获她。”靳言直截了当地说道。

“怎么配合?”多米问道。

“你需要的,就是提供足够的证据,来确保她能够被问罪。”靳言说完,又说,“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根本不够她判死刑,但是我知道,你手里一定握有王牌,不然她不会四处追杀你,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就会配合你?配合你们,我岂不是也等于自投罗网?”多米眯着眼睛问道,眼神里依旧冒着凶光。

靳言见状,原本准备解开绳子的手不再动作,他双手环抱在胸前,对多米说:“现在对于你而言,无非就两条路,一条路是她让你死,可能会死得比蜜儿还没有价值;另一条路,就是你配合警方抓捕她,那样你虽然可能会被判刑,但我们会最大努力为你争取减刑,那样你出来后的人生可以重新开始,我也会帮你重新开始。”

“我凭什么相信你?”多米冷笑了一声。

“我当初对你如何,我想你心里很清楚。这么多年,你被一股虚假的仇恨蒙蔽了内心,你从没有真正过过属于你自己的人生。多米,我可怜你,同情你,就这样,你爱信不信。”

“可怜?同情?呵呵……”多米再度冷笑。

“你不觉得你很可怜吗?你的这前半生,你自己回头看看,到底有多可怜!你爱蜜儿,可是你从来没敢表白,因为蜜儿压根就是多芬的工具;你有那么优秀的能力,有如此俊朗的外表,可是从未真正为自己活过;你从出生开始就被仇人养在身边,成为被仇人利用的工具却不自知……”靳言一条接一条地说道。

“别说了!”多米再也无法忍受,怒火攻心,喷出了一口鲜血。

“我现在是在给你机会,让你真正为自己活一次!”靳言说完,直视着多米的眼睛,然后说:“你自己想好,是自取灭亡,还是配合警察,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决定。如果是后者,别的我不能保证,我只能保证一点!将来你出狱的时候,我和小书一定会出现在监狱的门口,并且不计前嫌地把你当做我的兄弟!”

靳言的话说得铿锵有力,把我的心都仿佛要震碎了,我听到他这样说,顿时心里无比地激动,我觉得我的男人在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洗礼中,他已经渐渐变得果敢坚强,一次次地脱胎换骨,一点点地蜕变成为真正的男人。

我走上前去自豪地握住了他的手,我对多米说:“想想将来的人生,想想自己的前半生,那条路是光明的,你那么聪明,我想你一定能够明白。前半生造的孽,后半生来努力偿还。人生的路还有很长,选择一种从未开始的人生,至少意味着无穷的希望。多米,我们都很希望,你在明白前因后果之后,能够冷静地为自己多做考虑!我们究竟是朋友还是路人,请你自己去定夺!”

此时,我感觉到靳言的手在微微的晃动,起初我以为他是过于激动,但渐渐他手心里不断冒汗,让我意识到了不对劲。

屋外的公鸡咕咕叫了几声,让我意识到黎明已经到来,大姐说药效能够维持的时间不长,我估计是靳言身上的毒瘾又发作了。

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他在极力隐忍,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大颗的汗珠,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一下坐在了床上,我紧张得握住他的手:“靳言,你怎么了?”

“她让你吸毒了?”多米一见靳言的症状便猜到了十有八九。

“嗯,她知道我是亲生儿子,尚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多米,某种程度上,咱两的命运是注定的。你没有成为我的替代品,但我们都为一个我们认为是母亲的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靳言极力隐忍着,然后低沉地吼道。

他难受得在床上打滚,他趁着神智尚在清醒的时候对我大喊:“小书!让咫树把我捆住!快点儿!”

这时候,门一下被踹开了,陈警官带着一队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