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我想他

这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以来,他给我发来的第一封邮件。我打开以后,发现是长长地一封信,靳言这样写道:

老婆:

想了很久该以怎样的方式和你告别,打电话我怕我说不出口,当面说我怕看到你哭,写信给你我的字太丑。所以我想了想,还是给你发封邮件吧。

让我先想想你看到信的模样吧,这时候的你,应该扁着小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写给你的每一个字,或许你身上穿的,是我为你买的情侣衬衫,脚上穿的是我为你订制的纯手工高跟皮鞋,我猜对了吗?

老婆,本色的事情我都处理完了,该变卖的都变卖了,留下了一栋房子给许阿姨和两个弟弟居住,把爸爸送进了疗养院里,已经委托了我最好的医生朋友照顾。此时,当你看到信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飞往美国西雅图的飞机。

看到这里,不要难过。我去美国并非为了逃离,而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一件可能你听起来会觉得不靠谱的事情。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究竟去做什么,总之,我会照顾好自己,会一直想你。

这些天我的心一直很安静,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置身在烟雾缭绕的荒谷,一开始害怕,忐忑,不安,可后来穿过重重迷雾发觉路无止境的时候,心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我发觉自己变了,我接受了厄运给我带来的打击,并且我开始愿意去直面这个厄运,并去想解决的办法。

我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回国,因为我需要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情。老婆,此刻你应该哭了吧?我猜你的眼角一定挂着两行泪珠?如果我在你身边,我好想吻去你眼角的泪水。我爱你。

我不知道我多久可以回来,我也不知道这一去究竟需要多久,也许一年,也许五年,也许一辈子。如果你遇到了真正属于你的幸福,我会为你祝福,我不会怪你。如果你没有遇到,请你等我,总有一天,我会再回到你身边,给你幸福,不再让你流泪。

潘如书,任何言语表达我此刻的内心都显得苍白。余下的时光里,我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用行动来证明我自己。保重,勿回。

靳言

看到邮件,我彻底慌了。美国西雅图,他毫无征兆跑去那里做什么?!

我连忙给刑风打去了电话,刚接通电话,就听到了刑风颇为沉重的语气,未等我开口,刑风便说:“收到靳言的邮件了吗?”

“嗯,哥,他去美国了,他去美国做什么?难道他家在美国还有产业吗?”我忙问道。

“据我所知是没有,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在这个时候去美国。而且,他把他父亲的最后的基金和存款留给了我表姐,他自己什么也没留。”刑风说道。

“那他去美国后的开销怎么办?他去那边能做什么?”我听刑风这样说,一时又急哭了。

“我找机场的朋友查过了,他已经飞走了。他肯定是设置的定时发送,登机后才发送的,就是怕我们去找他。你别太担心了,那小子虽然以前比较鲁莽,但是做事有自己的主见,他这么选择一定有他选择的原因。你好好工作,安心,别想太多。”刑风说道。

挂了电话,我的心更加七零八落起来,整个下午坐在办公室里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公司目前的总经理职位空缺着,靳言曾经的办公室目前没有人接替,我于是打开了他从前用过的电脑。

电脑桌面上一片凌乱除了曾经公司员工给他发的一些文件之外,桌面上都是一些网络游戏的客户端及游戏攻略之类的文件。过去三年里,他用力巨大的心力来研究游戏,对公司的管理以及发展都忽略了。

我看着那凌乱不堪的桌面,不由得摇了摇头,悻悻地关上了电脑。坐在办公桌上,想起往昔种种,不由得怔怔发呆。

两年前这家公司刚刚开起来的时候,那时候办公室里所有的一切设施设备都是我和他一起去采办的,这办公室里的布置、盆栽的摆放、办公桌的款式,每一样都是我们一起去定的……

公司开业的第一天晚上,请所有前来祝贺开业的朋友们喝完酒后,喝醉酒的我们回到了公司,一进门,他便使坏地反锁了公司的大门,突然从前台拿出一束早已备好的鲜花,然后疯狂地吻我,我们一路从前台吻着吻着吻到了这间办公室里。

他把自己的衬衫铺平在地上,把我放在冰凉的地板上,疯狂地和我恩爱缠绵,后来,就是在这张办公桌上,他把桌上的一切障碍物推在了地上,就在这张办公桌上,我们激情了一夜……

那时候,我们依然很爱对方,可是我们却总找不对爱的方式,我们一边爱着一边拼命刺痛对方,一边吵架一边疯狂缠绵,就那样周而复始地反复折腾,折腾到后来,两个人都累了,冷了,倦了,淡了,甚至以为要分了,可是那份爱一直在心里,从未远离。

遇到了靳言,我才明白有一种爱竟如此深入骨髓,像是中了毒一般,无论他对你好坏,无论我们之间是恩爱还是争吵,无论我们是相聚还是别离,无论是生还是死,那份爱就在那里,从未远离。

我难过了好久,但是明白生活还是要继续,难过之余,班还是要上,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能少做。只是没有了靳言的H城,对我而言已经是一座空城。

我每天早上坐着最早班的公交去上班,下午坐着最晚班的公交回到家,拼命地做各种事情转移自己的思念,实在睡不着的时候便拼命做运动,这样坚持了一个月,感觉世界都是灰暗的,再也没有了任何光彩。

我想他,还是想他,超乎寻常地想他,坐在最晚班的公交车上,我木然地看着这个城市里的街景。这个我待了这么多年的城市变得愈加地繁华,可是这样的繁华对我而言不过是过眼烟云。

玻璃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转眼冬天又来临了,我用手指在玻璃上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心”型,然后在那颗心里划上了两个小小的人儿,画着画着心里一阵烦闷不已,于是胡乱用手指涂抹着,模糊的窗户一瞬间清晰起来。

此时公交车停在了红绿灯口,我低头随意看了看,愕然发觉公交车旁一个骑车的男人侧影和靳言好像!

我心里惊讶万分,连忙用袖口擦干净了玻璃窗,用力趴在窗户上使劲望着那个骑车的男人。

外面下着大雨,他穿着白色衬衫和灰色长裤,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物,衬衫湿哒哒地紧紧粘着皮肉,透过车窗清晰可见他消瘦的身材,因为骑着车停在雨里,一双大长腿格外突出。

我的双眼几乎趴在了车窗上,我怔怔地盯着这个男人出神,他的一举一动,他骑车的样子,他的身材,他的发型,他穿衣打扮的风格,一切都和靳言格外地神似,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地冲下车去,我好想拽住这个男人仔细看一看,看看究竟是不是靳言。

此时,绿灯亮了,公交车缓缓向前开走,我看到他在雨里吃力地登着车,雨水顺着车窗哗哗地流下,通过我的视线看到他的正面,那一刻我心里满是惊讶!尽管雨水朦胧,尽管夜晚的光线那样的昏暗,可是那一张脸和靳言的脸好像!

我连忙站了起来,我拼命贴着车窗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可是此时公交车的车速越来越快,一眨眼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我在下一站便下车了,像疯了一样冒着雨朝着刚才来时的方向奔跑,我一路跑一路四处张望着,可是滂沱大雨下,哪里还有那个人的踪影?!

我不死心跑到了最初看到他的红绿灯路口,此时我的衣服已经湿透,雨水顺着我的头发不断地流下来,风吹来,我的身体让心一般冰冷。我不禁笑自己太傻,他去美国了,他又怎么会出现在H城呢?他就算出现在H城,又怎么可能不来找我呢?

可是,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是我太想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吗?我的脑袋像快要爆炸一样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疑问,此时雨下得更大了,我一个人走在雨中,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思念像是一种病,没日没夜地折磨着我,我万念俱灰地走在路上,像一个疯子,明明口袋里有钱,却不想坐车。我就想这样,我沿着回家的路慢慢地往前走去,或许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会在下一站出现,或许他就是靳言,或许下一秒我就会接到他的电话,听到他告诉我“他已经回国了”……

我一边嘲笑着自己的幼稚,一边又继续着这样的幼稚,走着走着,一辆车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有人摇下了车窗,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以为是幻觉,于是麻木地转头看了一眼。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