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我只爱你一个人

于是乎,接下来整个饭局,我和靳言完全沦为了配角,干瞪眼地看着刑风和苏畅两个人你捧我来我捧你,无数的溢美之词从他们的嘴里不断冒出来,恨不能把对方捧上天。

我还好,像靳言这种火急火燎的性格,哪里受到了这种酸腐又虚伪的气氛,很快就坐不住了,但是又不好直接走人,只能偷偷在桌底下对我坐各种小动作,一会儿用脚勾我的脚,一会儿捏一下我的腿,一会儿偷偷地拉下我的手,我只能无奈地一边谨防着他的“咸猪手”,一边还得假装很认真很崇拜地倾听他们两个人的谈话。

他们从互捧又上升到了禅理,开始说起了瑜伽、静修之类的事情,这对于我们而言更加地抽象了。曾经在本色娱乐会所的时候,就常常看到许多看起来肥头油耳的人常常手里拿着一串佛珠,边喝着酒边搂着小姐边大谈佛理,我偶尔进入包厢,始终无法把佛与那包厢里的污浊之气连同到一起。

在我眼里,佛应该是在心中的,是每一个人所应该信奉的真理,真正有信仰的人,是心中有佛的人,而并非总是开口闭口谈禅而却做不到约束自身。

刑风大概看出了我和靳言的不耐烦,但是苏畅聊得正酣,他又不好打断,于是他只能对我们说:“小言,你不是说你订了8点钟的电影票吗?现在差不多你们可以出发了。”

“电影票?……噢,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小书,那我们先走了,让他们在这里好好聊一聊吧。”靳言连忙会意,以火箭的速度拉着我站了起来,恨不能立马逃离这儿。

我们道了别,靳言拉着我很不矜持地在过道上一路小跑,终于来到了地面之上。还没出大门口呢,靳言就感慨了一句:“我去,真是有一种从古代穿越回现代的感觉!”

“是啊!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我也感慨道。

“刑风那小子现在真的是变了性子了,居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太吓人了!”

当走出大门坐上车后,靳言再度感慨道。

我听得大为诧异,我说:“这难道不是你们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女人吗?琴棋书画什么都会,饱读诗书博古通今的。”

靳言摇了摇头,伸手过来把我揽入怀中,他说:“这个世界上哪有完美的女人,那种女人都是包装出来的。我就喜欢你这样有生命力的女人,接地气,能走心。”

有生命力……我第一次听到用这个词形容一个女生。这到底是夸我,还是损我?

我无语地问道:“什么叫做有生命力?”

“就比如是在悬崖缝中生长出来的草,冰山上盛开的雪莲;就比如我身边这笑起来要人命的你。”他说完,捧起我的脸用力亲了一口。

这是从他口中听到的最富有诗意的一句话了。我听得怦然心动,我突然意识到他是懂我的,他看得到我真实的内在。尽管,我可能还达不到他所说的那个标准。

“有生命力……”我呆呆地呢喃道,内心突然又多了无数的反思与领悟。

“嗯,我就喜欢你的不完美。好了,别琢磨了,我带你去看电影去!”靳言放开了我,紧接着发动了车,带着我飞快地离开了这个不知名的高级食府,往市区的方向驶去。

这是靳言第一次带我去看电影,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去看的一场电影。印象中在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潘家小镇的经济还十分地落后,每一年暑假都有人在村里的晒谷场上支起白布和投影仪,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后准时开映,无数男女老少搬着板凳簇拥在大屏幕前,边嗑着瓜子边兴致勃勃地看着白布上的演员们穿着古装飞来飞去。

在年纪很小的时候,我一度以为那屏幕中的人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屏幕里的世界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并且一度有过很傻的想法,企图穿梭到屏幕中去与那屏幕里的人握手打招呼。

在路上,我和靳言说起了小时候的这些趣事。当然,这都是他没有经历过的。他告诉我他家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超大音响和私人影院,国内还没有人知道电脑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人生第一台电脑,从小到大他所享受的都是这个社会最顶尖的资源,他拥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一切。

当他听到我说这些的时候,他惊讶地望着我,似乎那是他完全不敢想象的世界。他捏着我的脸问我:“你是从非洲来的么?我怎么感觉你像个小难民?”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可是这玩笑的背后,却是我们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所带来的截然不同的际遇。

他直接把我带到了H城最高级的盛达影院,在盛达影院直接包下了一个整场电影,买了两杯最大份的花生米,要了最昂贵的饮料,然后在两个工作人员的殷勤带领下我们坐在了整个电影厅的最中央。

“干嘛要这样浪费钱?和大家一起看就好了啊。”我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做法,当看着他卡轻轻一划,好几千就这么进入别人腰包的那一刻,真的好肉疼,虽然钱并非是我的。

“因为你说了,这是你看的第一场电影。所以,我要给你最好的体验,让你一辈子都记得,曾经有个人为了让你看场电影,包下了整场。”他很认真地看着我,伸过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又说:“以后我不会让你那么辛苦了。我要让你知道,做我靳言的女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开始吻我,嘴唇轻柔地触碰着我的唇,双手轻柔地环着我的腰,小心翼翼地把我抱起来,坐在了他的身上,然后继续吻我。

灯光昏暗一片,屏幕开始闪烁,一阵前奏之后,电影正式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看的电影是《加勒比海盗3》,前两部我都没有看过,但靳言都已经看过了。他吻了我一阵之后,抱着我认真地投入了影片之中,边看着边告诉我他对杰克船长有多么喜欢。

看电影的间隙里,他时不时地低头吻我,吻我一会儿之后又认真地盯着屏幕,过一会儿又开始吻,我说我想坐在座位上,他并不让,他说:“女人,我的大腿就是你的椅子,独一无二且只属于你。”

层出不穷的情话从他的嘴里不断冒出来,每一句话都让我的心尖为他颤动。曾经的他并不屑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我只能去猜测;而如今,经过了一次分开之后,他的感情变得格外地炙热,他开始渐渐让我感觉到他对我的满腔真心,他的所有情话都让我的心不断沸腾,当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所亲吻被他所呵护的时候,我感觉我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再也不会有任何感觉能让我觉得比现在更幸福了。

“我爱你。”我忍不住地倾诉衷肠。

“再说一遍。”他惊喜地望着我,忍不住亲吻了我的眼睛。

“我爱你。”

“再大点儿声。”

“不要。”

“怕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我真的大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你爱谁?”他让我站起来,紧接着自己也站了起来,紧紧地把我拥入怀中,大声问我道。

“我爱靳言!”我完全被他带入了气氛,在这个如同圣殿一般的电影院里,我激动地大声喊道。

“你会爱他多久?”他直接把我抱了起来,把头埋在我的腰间用力地深呼吸。

“我会爱他一辈子!我会爱他到永远!”

好脸红啊,喊出这些话真的好需要勇气啊!曾经看电视或小说的时候,我总觉得男女主角喊出这些情话的时候很随意很简单,可真的轮到了自己,才发觉说这些话其实很难很需用勇气,而且,没有足够的氛围根本说不出来。

他把我放了下来,用力地吮吸了一下我的嘴唇,他说:“好!我也会爱你一辈子!爱你到永远!”

“靳言……”

“叫老公。”

“老公……”我红着脸,很小声很小声地喊了一句,声音小得只有我自己才能听得见。

“老婆……”他笑着看着我,从前脸上的阴郁气息已全然不见。如今的他,和所有适龄青年一样,脸上洋溢着青春所特有的阳光与明朗。

“为什么觉得像是做梦一样?”我有些瘫软地躺在他的怀里,轻轻地呢喃道。

“就算是梦,也是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他说完,再次吻上了我的唇,已全然不管不顾电影里的剧情是多么跌宕起伏,只用心投入与我的缠绵之中。我们从电影开始一直断断续续地吻到电影结束,近三个小时的情意绵绵,总觉得不能尽兴,还想一直下去,永远都这样吻下去……

“我们怎么会这么爱对方?”等放映结束后的灯光亮起,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我,很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潘如书,无论将来我们要走多少路,要受多少苦,请你记得我的话。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听到了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