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和别的男人睡

呵,可真是时小棠的好哥哥,好姐姐!

他不过来A市的第二天,都尚且遇到了这种事情。

又可想而知,以前,安西娜和安西辰又是如何欺负时小棠的?

安西辰,安西娜,以及那位秦公子,一并列入了厉凌风的黑名单里。

这个蠢女人!

他对她那么好,舍不得打她,舍不得骂她,恨不得把所以最美好的一切都给她。

可是她呢?

迫不及待的想要逃。

是了,逃回来了,可是又怎样?

以前有他护着,没人敢欺负她。

可是自从她逃回来之后,身边的人却个个都在欺负她。

她就那么愚蠢的分辨不出来,到底在哪里才是安全的,谁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

刚来A市的厉凌风还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要忙,暂时没功夫去找时小棠算账。

不过不着急,以后他们有的是时间。

此时,总统套房。

厉凌风离开之后,时小棠又做恶梦了。

她梦到秦公子和安西辰手里拿着蜡烛、皮鞭之类的工具,脸上挂着放荡邪恶的笑容,朝她步步紧逼,要来追她。

安西娜伸着又尖又细的指甲,从另一个方向,一脸阴狠的朝她逼近。

“小美女,乖乖别跑,让哥哥好好疼你!”

“时小棠!你这个贱人!乔子墨是我的!你给我去死!”

前有猛虎,后有饿狼,时小棠一脸惊恐的往后退着。

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不小心跌坐到了地上。

此时的时小棠害怕极了。

这三个人就像吃人不土骨头的恶魔,让她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眼见秦公子的手就要伸向了她的胸口……

眼见安西娜的指甲就要划破了她的脸……

“救命!”

时小棠尖叫着惊喊出声。

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一个男人冲上来救她。

而那个人……

竟然是厉凌风。

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小棠猛地坐了起来,不停的喘着粗气。

梦中那一幕让她心里一阵恐慌,即便现在,心脏都还“砰砰砰”跳个不停。

她的额头,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还好只是梦!

还好只是梦!

在梦醒来之际,她竟然梦到救她的人是厉凌风……

她怎么会想到他。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明明他也是她想要躲的人之一啊。

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小棠认真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所身处的环境。

柔软的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这里并不是秦公子的那个房间。

她低头认真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衣服都很完整,没有被人乱动的迹象。

而她身下……也一切如常,没有痛感传来。

也就是说,她昨天晚上很安全,她逃出去了?

究竟是谁救了她,又是谁带她来这里的?

时小棠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她的记忆只在从秦公子房间逃出来之后便停止了。

她只记得……

往外跑的时候,她似乎撞到了一个人。

再然后,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时小棠刚探身下床,外面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时小棠心中一慌,生怕又会是安西辰兄妹,又或者是秦公子。

她光着脚丫,跑到外面,从猫眼里往外瞄了一眼,看到是酒店的服务员。

她这才犹豫的将门给打开了。

年轻的服务员推着餐车站在外面,礼貌而恭敬道:“小姐,有位先生吩咐让将您的早餐送来。”

时小棠让开门,让服务员进来了。

那位先生,恐怕……

就是昨天晚上救了她的男人吧。

时小棠任由服务员将丰盛的早餐摆在桌子上,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你知道,这位先生……叫什么名字吗?”

服务员摇了摇头:“抱歉,他没有留名字,只是付了钱就走了。”

听服务员这么一说,时小棠心里挺失落的,不知道这个救了自己的好心人到底是谁。

“对了,小姐,你们的工作人员昨天有在102包间看到一只手机吗?”

“您说的是不是一只最新款的红色手机?”

“对对对,就是那个!”

“刚才有位小姐说她捡到一只手机,已经交到了前台,应该就是您的,我一会儿就拿来给您。”

“不用麻烦了,待会儿我自己下去取。”

服务员退出去之后,时小棠安静的吃着早餐。

昨天晚上一通折腾,她也确实是有些饿了。

咀嚼的时候,腮帮子稍稍有些疼,时小棠这才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被秦公子狠狠打了一巴掌。

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的脸蛋,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疼。

似乎……有人已经为她处理过了伤口。

此时。

安西娜正躲在酒店大厅某处僻静的地方,拿报纸遮着脸,准备暗中看好戏。

昨天晚上。

安西辰成功将时小棠送到秦公子房间之后,他们兄妹两个就马上开始逃离现场。

安西娜拿着时小棠落下的手机,将他们的通话记录删掉。

看到沈靑如给时小棠发来的微信,安西娜直接以时小棠的口吻回复她,一切安好,手机快没电了,让她安心。

随后,就关了机。

而安西娜和安西辰也约了一帮朋友,跑到夜店happy。

一是为安西娜庆生。

二是庆祝安西辰即将拿下一个大项目。

酒喝得有些嗨了,安西辰一不小心将手机掉进了酒杯里。

手机进水,自动关机,直接导致了安西辰没有接到秦公子打来的电话。

第二天,安西娜一早就来到了景江酒店。

经历了昨天那样疯狂的一晚,恐怕此时的时小棠早已经是满身暧昧的痕迹了吧。

安西娜从酒店服务员那里得知,秦公子一早已经离开了,并没有见一个女人从房间里面出来。

也就是说……

时小棠还在房间里面咯?

安西娜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笑意,随后将时小棠的手机开机,给乔子墨发了一个信息:“子墨,我喝多了,在景江酒店,你来接我一下。”

将房间号码一并发给乔子墨之后,安西娜这才将电话重新关机,交给了酒店前台。

而她,则躲在暗处,等待着这一出好戏。

接到时小棠的短信,乔子墨肯定会赶过来的。

只要他闯入房间,看到时小棠赤身**,满身遍布暧昧痕迹,就会知道时小棠和别的男人睡了。

亲眼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对乔子墨的冲击很大。

到时……

时小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反正她昨天晚上和朋友出去嗨到很晚。

人证物证都在,时小棠就算将事情推到她头上,乔子墨也不可能会相信啊。

安西娜为自己的这个天衣无缝的计谋感到沾沾自喜。

宋西夕宋西夕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