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我好想你

“是谁寄过来的?从哪里寄过来的?”我连忙问许颂。

许颂摇了摇头:“没有署名,但是是从美国寄过来的。”

我心里一怔,捧着疤痕修复霜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一定是靳言,一定是他寄过来的!可是,如果是靳言,他既然在美国,又是怎么知道我受伤了?!难道……

我立马给赵秦汉打去了电话,我不禁厉声问道:“赵秦汉,你撒谎了对不对?那天救我的人一定不是你,对吗?”

我的语气特别严厉,他似乎正在开会,声音压得很低:“我现在不太方便,完事后我去看你,先挂了。”

我悻悻地挂了电话,反复盯着手中的疤痕修复霜,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回忆那个男人冲进来的模样,越想头越疼。

许颂悻悻地看着我:“小书,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只有秦汉在场,而且他还受了伤。虽然作为朋友不应该发表意见,但是你这样对秦汉,会不会有点太有成见了?”

“可是我当时印象中明明……”我试图争论,可是话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的确理亏。

许颂见我这样,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那我走了,你好好养伤吧,公司的事情不用担心。”

“好。”我点了点头。

许颂走后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赵秦汉便出现在了小雪的家里,大概小雪交代了他买些羊肉来做涮火锅,所以他手里提了一大袋的食材过来。他进门的时候,我、小画还有小雪都坐在楼下,小雪正在准备食材,小画帮忙洗菜,而我则在一边陪着叮铛。

“我买了羊肉片、牛肉片、还有丸子,记得小书最喜欢吃菇类,所以买了许多菇和蔬菜。”赵秦汉进来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之后,把这些菜递给了小雪。

“我们都已经买好了,你买这么多哪里吃得完。”小雪便笑呵呵地客套,边把所有的菜接了过来。

赵秦汉走到了我的旁边,蹲下身来逗弄了一会儿叮铛,然后坐在我旁边,小声说:“先开心地吃顿火锅,然后我们再聊,好吗?”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如今,我对赵秦汉愈发笑不出来了。

不过,他倒是和我这一帮朋友的关系都处得越来越好,小雪最近夸赞赵秦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小画也说赵秦汉人不错,大姐和刑风对他也都十分欣赏,倒是我,在大家的眼中变得越来越不识相了。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交往,却一门心思地想着一个已经消失的男人。

可是一个人如果喜欢的是苹果,你给她再多的菠萝她也不会喜欢。所以面对爱情,我们常常无法妥协。喜欢上了一个人,他的好与坏都会全盘接收;同样,不喜欢一个人,他的好无法令你动容,他的坏却会让你更加憎恶。

我,是一个讲究感觉的女人,不是一个人什么都好就能去爱的那种女人。我心里清楚明白地知道,我只爱靳言,从头到尾,我爱的人只有他。

疤痕修复霜的效果真的惊人,我每天在疤痕处早晚各抹两次,没几天疤痕便已经淡化了许多。我心里一阵欣喜,于是抹得更勤快了。

自从我和靳言的公寓被火痛吻后,我和小画面临了租房的问题,因为我们暂时没有修缮房屋、重新装修的费用,长期住在小雪家里总觉得不是很妥。

可是,当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算回去看看房子究竟被烧成什么模样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的房子正在动工,房间里被烧焦的一切全部都清除了,墙壁被工人们刷上了一层白白的漆,房间里一片空荡荡的,已经看不出之前被烧焦的样子了。

我惊讶不已,忙拉着一个工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房子是我,你们是谁请来的装修队?”

那个工人茫然地看着我,用带着乡音的普通话说:“你自己的房子装修你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负责干活。你要问,就去问我们经理吧。”

我于是又找到了他们的经理,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经理告诉我说:“前几天我们接到一个电话,一位客户说让帮忙把这个烧毁的房子重新装修,让我们先来现场勘查,然后设计一个装修方案,还说钱不是问题,但是他没有说姓名。后来我们来现场勘查后,拿出了一套方案,结果客户自己出了一套装修方案发给我们,并且直接给我们账户打了10万的定金过来,让我们立马开工。怎么,难道您不知道?”

我一听,忙问道:“能让我看看装修方案吗?”

那经理于是拿出了图纸,对我说:“客户说女主人比较喜欢地中海的装修风格,墙壁要涂成像大海一样的天蓝色,阳台上要摆满花,房间里要有一个单独的衣帽间,衣柜要白色的,床头要软包,床垫一定要特别柔软,墙壁上要弄几排比较个性的隔板,因为女主人要放好多书和好多盆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眼眶便湿润了,往日的那一幕情景浮现在了眼前。那是我们刚刚正式同居的那天,我当时开始嫌弃房间里的粉红色公主风,于是在靳言面前抱怨了一大通之后,在网上搜罗了一大片的地中海装修风格图片,指着一张张的图片想象着房间里的模样,没想到隔了这么这么久,我当初说的那一句话他都印在了脑海里。刚才这位经理所说的情形,全部是我当初碎碎念时候说的话。

我凝重的神情把那位经理吓坏了,他忐忑不安地问我:“美女,是不是这个装修风格你不满意啊?我们不知道这房子是你的啊,这个,也从来没有谁会打钱为别人家装修啊,所以……”

“不,很好。”我擦掉了眼泪,欣慰地笑了笑,“就按这位先生所说的这样设计吧,大概多久能完工?”

“最多一个月,那位……先生要求我们一定要最快速度装修好。不过装修好后还得通风,您不能马上入住。”那位经理如释重负地说道。

“你还有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吗?能为我拨通他的电话号码吗?”我问道。

他连忙拿出手机来,边翻着号码边说:“当然当然,我们第一次遇到这么爽快的客户,我存着的,我这就给你找。”

“不,你直接用你电话打过去,然后把你电话给我。”我说。

“噢噢,好的。”他于是一一按我的吩咐做了。

电话果真通了,当这位经理把电话递给我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

一声,两声,三声,四声……就在我以为电话无人接听的时候,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一声熟悉而清脆的“喂。”

“是我。”泪水再次浸湿了我的眼眶,我喃喃说道。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杂音,似乎电话掉在了地上。随后,声音再度变得清晰:“噢。”

“做了好事不留名,你是活雷锋?”我的话语格外平静,眼泪却一滴接一滴地掉下来。

“你都知道了?”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懊恼。

“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你没有出国对不对?你一直在国内对吗?”我不禁问道,语气变得激动起来。

电话那头一阵长久的沉默。

“发生火灾的时候,是你来救我的,对吗?”我又问道。

电话那头依然沉默。

“我好想你。”我说。

还是沉默。

“你还好吗?你现在好吗?你现在究竟在做什么?我们能见一见吗?我好想见到你,我好想见你啊,靳言。”我痛哭不已,心痛地蹲在了地上,心里压抑到窒息。

我听到了电话那头同样的哽咽声,虽然很轻微很轻微,可是我知道,他也哭了。

“你想我吗?你为什么不回答?你还要我忍受多久这样的思念?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我哭着问道。

“别哭。”他在电话那头轻轻地说了两个字。

“你总是说别哭,是谁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哭?有种你出现啊,有种你陪着我继续走下去啊,有种你做一个让我别哭的男人啊。”我哭得歇斯底里,对着电话像一个疯子一样吼着。

“对不起,我……”他在电话那头欲言又止,似乎有许多的话无法说出口。

“不要挂电话,我求你,不要挂电话。”我生怕他挂掉电话,于是说道,“我真的很想你,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你说,靳言,能听到你的声音真好,终于又听到你的声音了。”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

“你知道吗?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想你,经过本色大厦的时候想你,睡觉的时候想你,吃饭的时候想你,我没有一刻不想你。我求你,求你不要再用思念折磨我了。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知道你没有走远,我知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爱我关心我,靳言求你出现好不好?我想被你抱抱,我想你像从前一样抱着我睡觉,我想听你睡前的那声晚安,我想每一天睁开眼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你回来,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好不好?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再也别分开了,好吗?”我对着电话一声声地喊道,那位经理见我的情绪如此崩溃,于是十分懂得似地暂时避开了,我一边哭着一边凝神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连他发出的呼吸声都不想错过……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