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案子有了转机

第154章案子有了转机

爸爸虽然不知道那名少年是谁,可是我却知道我非常清楚地知道。

在他讲完了这件事之后,我的心里是愧疚。我想起在我讥讽他没有养,没有父母管,没有感的时候,他常常言又止的话。

我终于也知道了为什么他如此的针对我的家庭。并不是因为他心理上的,而是我们这一家就是摧毁他的罪魁祸首,是爸爸当年的过失,彻底毁了他的家庭,毁了他人生的道LU。

“宁宁,你,你怎么了?你怎么是这样的表?”爸爸摸着我的头关心的问道。

“爸,我没事!我……”我把快要出来的眼泪又逼了回去,“我就是在想那个少年出狱之后,他该怎样的生活呢?毕竟在那个年代,有这样一份经历应该是非常痛苦的。”

“是啊!是我对不起他。如果不是我当时一颗心都扑在升职上面,那件案子一定还会有新的发现。后来有一次,我然想到这件案子的时候,我有想过去找那个小孩。”

“可是听人说他家里已经没人了,他唯一相依为命的,在他入狱之后,由于受不了这个刺激而去世了,而他本人也在出狱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城市。”

“所以我这段时间都在想,我这后半生应该都是在为那次而还债啊!”

“爸!就算是还债也不是这样还的呀!”我心里差不多能够理解爸爸的感受。任谁一个十八岁前途大好的少年,被冤枉入狱之后,可以想象他的生活将是多么的困难。

“爸,我陪你一起还!就算要还账你也要出来才能还呀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才能够洗刷你的冤屈,将真正的罪魁祸首抓捕归案。”

“嗯!”爸爸听了我的话之后SI考久,终于又起了神,开始和我一点一点分析那天的况。

“那天来找我的人当中,有一个是常常在咱们家附近转悠的一个小伙子,他约莫有24岁的样子,高将近1米72到1米75之间,中等材,酒槽鼻,嗯,对了他的右手没有小拇指。”

我一边听着爸爸回忆,一边抓紧时间把他所说的这些有用信息记录下来。

“其他人我或许不太悉,但是这个小伙子我有听到别人说,他好像有一位感非常好的朋友,我有一次还碰见了他的那个朋友,她就在我们家左边另一栋住着,但具体是几我就不知道了。”

“宁宁,我,我就知道这些了,不知道有没有用!”爸爸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不安地搓了搓手。

“这些就差不多了,我会告诉他们的,警察一定会从这个的入手,最终一定会把那些人抓捕归案还你清白的,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我安着爸爸,让他放下心。

“嗯嗯!”

在得到这些信息之后,我和爸爸谈话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了。我将这些信息全部都告诉了警察。

“嗯!我这就派人去搜捕你先回家等消息,有消息我会立马通知你的。”

“嗯!那就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随时给我电话。”

“好!”

接着赵彦桓将我送出了警察局,看着我坐上了出租车才离去。

“师傅,停车吧!”自从知道了事的全部真相之后,我就心绪难平,刚刚和赵寰他们说话的时候,只得压住心里的那一次涛汹涌,而这个时候,坐在出租车里,我再也无法镇定,只好让出租车司机先随便找一个地方把我放下。

我下了车之后看着这车水马龙,沿着街道慢慢的走着。

在LU上,我看到了一些跪在地上乞讨的人。当我走近他们边的时候,就能听到他们不住地说着谢谢谢谢希望LU过的人能够给他们一些施舍。

我一向眼拙辨不清这些人到底是真的残疾,还是假装残疾,只是为了不劳而获骗取人们的同心。便只好将里的一些零钱拿了出来,放在他们的破碗里。

当我把钱放进他们的破碗里之后走了没有多久,就听到刚刚还不停说谢谢的人在和旁边的人抱怨,“你说说那人穿的那么好看,然才给我这点钱,真是小气。”

我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站定了子,转头看向他,他感觉到我的视线之后,不仅没有心虚反而还朝我这边衅的看了一眼。

我看着他上穿的那破烂服,还有脏污的脸颊,凌乱的头发,跪在地上的姿势,就朝他嗤笑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走去。

何必和这样的人计较呢?这种人连最起码的自尊都没有,那点钱就当我水漂了。

想到这里,我不想,当年那个小小的少年,在狱里那些年是怎么生活的?他在一个弱肉食的封闭环境里是否也非常的害怕?他是否受到了许多不正的待常常被人欺压?

要知道监狱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虽说有狱警在看着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关在一起的人可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我没有办法想象一个清清白白的少年陡然到那样的况,突然想到窝里和一群豺一起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我更没有办法想象,他在出狱之后,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获得了光明,他将会怎样延续自己的生活?他唯一的亲人都不在边了,他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做?

而我在他边的时候还不断的刺激他,讥讽他,动不动就嘲笑他没有感。

人生最美好的时间生活在那样弱肉食的环境里,本该光明无限的前途一下子被一片黑暗所笼,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感恐怕早已被他封印起来,不会被外人看到吧。

想到这里,我的脸颊一片湿润,眼泪一滴一滴不停的了下来。

我以前有时抱怨自己的生活悲苦,可是那个人呢,不声不响得承受被迫扭曲的命运,他这一切的不幸和我家脱不了关系,而我还那么对待他!“滴……滴……”

本就嘈杂的街道传来刺耳的喇叭声,我皱了下眉也没有在意快步走到了前面的交车站牌。

正走着我的胳膊就被一个人拉住,我转看向来人,没想到然是他!这可真是应了一句古话,说曹操曹操到。心里刚想着什么,那人便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