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他就这样出现

他一定误会我了……从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的世界,没有给我发过一封邮件,没有再以任何一种形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再去看许阿姨的时候,许阿姨已经搬家了,他父亲的疗养院也换了。他,或许以为我和赵秦汉在一起了,所以,不准备再打扰我了。

大半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年底了,我和小画回到了家,陪着父亲过了一个团圆年。小画专门去东北找了韩小水,在韩小水那儿学习了半年之后,回来和我一起合伙在H城里办了一家舞蹈培训机构,准备明年开春开业。

大年过完,初八舞蹈培训教室开业。正月十六,我和许颂一起去H城城郊的湿地旅游度假村参加一年一度的互联网精英大会。

这本是一次并不让人惊喜的旅程,可是,当我坐在台下,昏昏欲睡地听完大部分代表发言的时候。突然,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像是在昏睡之际聆听到梵音一般,我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猛地望向了台上。这时候,恰巧许颂推了推我的胳膊,惊讶地说道:“小书,小书,你看台上那个人好像是……”

“是他!”我惊得一下站起身来,突兀地站在人群中,眼睛眨都没眨地望着台上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男人。

他的头发剃得比从前更短了,他的目光似雄鹰一般炯炯地望着台下,他穿着一身纯黑的西服搭配竖领白色衬衫,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非凡的气场以及令人惊叹的震惊。

直到此时,我才知道,最近突然整合了好几家互联网公司、在互联网行业异军突起的悠品创始人竟然是他。

“没有一丝丝防备\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消失\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剩下的\只是回忆……”

没有一丝丝防备,泪水已经蓄满了眼眶,他在台上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音符一般在我的心谱上跳跃着,他的一举一动我都不想错过,我就这样傻愣愣地站着,突兀地站在人群中凝望着他,身边人的议论声我充耳不闻,我的眼里只有他,他像是瞬间照耀了我整个小宇宙的星辰,我的心里只有他。

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我,我不知道他站在台上的时候知不知道我也来了,我不知道他还爱不爱我,不……这些都不重要了,能看到他再次出现,看到他真的成功了,看到他如今以成功人士的身份站在台上的时候,一切已经足够了。这就是我心里想要的男人,这个男人,没有让我失望,这已经足够值得惊喜了。

我被许颂拉着坐了下来,许颂说:“你再不坐下,保安要把你赶出去了。”

我依旧充耳不闻,我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台上,我的眼泪一滴滴地滴在衣服上,而我连擦的冲动都没有。我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内心的激动,我觉得任何词语都表达不出当时那种无法抑制的心情,许颂在我的身旁微微叹了口气,随后伸手绕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

最后,在一片无比热闹的掌声中,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他步履从容地从台上走了下来,单手插兜,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沉稳,他的身材更加颀长而瘦削,他从舞台的一边走了下去,坐在了大会的最前排。

我几乎就要冲过去了,却被许颂一把拽住了,许颂说:“别急,还有十分钟大会就结束了。”

我哪里等得了!我恨不能立马跑到他的面前!不管我在他面前是多么的卑微!

十分钟,简直是我人生里最最漫长的十分钟!一分,两分……简直像是一个世纪那般难熬!

终于,大会终于结束了,可此时人头攒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整个会场乱糟糟的,等我跑到他入座的位置时,他已经没有了踪影!

他的位置上的牌子写着他的名字,响亮的“悠品CEO靳言”亮瞎了我的眼睛,可是他已经走了!原来他没有见我的打算,并没有。

我难过不已地手捧着工作牌,坐在他坐过的位置,哭得像一个傻逼。会场的人渐渐都走了,有几个现场工作人员过来收拾现场,见我坐在那里哭,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摇了摇头,去收拾别处去了。

我傻乎乎地坐在那里,觉得世界好像一片荒芜,刚才眼里的繁花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了荒芜。

“小姐,你坐的是我的位置。”身后,无比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一扭头,惊喜地望着他,他双手插兜,十分帅气地站在我的面前,可是他的表情没有一丝丝惊喜,寒冷如冰,一如他最初见我时的模样。

“靳言!”我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一动不动,像一根冰柱,甚至都没有抱一抱我。

“小姐,放开吧,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人。”他冷冷地说道。

他竟然叫我小姐?呵呵……他难道不认识我了吗?他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如此冷淡的模样?

“靳言,你怎么了,你怎么这样了?”我难过不已地松开了手,退后了两步,泪眼婆娑地望着他。

可是,他的表情没有一丝丝的动容。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冷冷地问道,一副对待生人的冷漠。

我迅速擦干了眼泪,那一刻我的心里满是绝望,所有的希望在那一刻悉数转变成为绝望。

“没有,那么,再见吧!”我傻傻地笑了笑,万分失落地缓缓绕过他的身旁,一步,两步,三步……他没有拉住我,他甚至都没有拉住我的冲动。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多么残酷的事实啊!呵呵!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长相妖娆、一头卷发的女人从我身边经过,我听到她甜甜地喊了一声“靳言,你怎么还在这儿?”

那一刻,我顿住了脚步,心一瞬间凝固成冰。我没有勇气回头,全身冰冷。

原来,如此。

到底旧爱,不敌新欢。

“恩,等你呢,我们去吃饭吧。”身后,那个无比温柔的嗓音曾经我无比熟悉,可是如今,他诉说的对象已经换了旁人。

“好呢。那女的是谁啊?你认识?”我感觉背后有两道目光,如箭一般射了过来。

“不认识,可能是我的粉丝吧,我这么帅的人。”

“讨厌。”

呵呵……是怎样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我已经无法形容了,全身血液都停滞了,那一刻,好像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心如死灰,大概就是如此吧。

我一直站在原地,一直站在原地,他们一前一后经过了我的身边,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和我擦肩而过,带着另一个妙龄女郎消失在我的视线当中。

无法想象的心痛,心仿佛真的碎了,我听得到胸腔传来的“砰”的一声,全碎了。

“小书,去吃饭吧!”许颂从会场的大门进来,大声喊道,“主办方准备了酒席,赶紧走吧!”

我迅速擦掉了眼泪,用力挤出一丝笑意,“好,我去下洗手间,马上就来。”

“好,006号桌,记得啊。”他大声喊道。

我应了一声,去洗手间里洗了洗脸,补了下妆,静了静心后,回到了酒桌上。举目望去,他和几位互联网大佬们坐在最中央的桌上,正在把酒言欢,那个女人娇笑着坐在他的身边。

心中一片冷然,死寂。

我开始配合着许颂努力和本桌上的人交际着,强颜欢笑,谈笑风生,任凭谁敬过来的酒都没有推托,一杯杯地喝进肚里,边说着虚伪的话,边虚伪地笑着,我没有再望向那桌人了,我也没有再看那个人一眼,尽管很多次当那一桌的欢声笑语传来时,我很想扭头望一望。可是,我没有,一切,已经没有了意义。

有人开始开我的玩笑,许颂笑言我还单身,有人立马递过来名片,我笑笑地接了过来。有人走向最中央的酒桌上敬酒,许颂拉着我一起,我没有去。

我不想见到他,再也不想了。

我不想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受不了,我完全受不了。

可是我能怎么样呢?生活要继续且无法逃避,一切你再不喜欢,该来的终究会来。

人们的情绪高涨着,酒席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袭来,到处都是推杯交盏的欢笑声。我喝醉了,踉跄着朝着洗手间里走去。

在洗手间待了一会儿,流了一会儿泪,忍不住嘲笑自己的矫情,暗暗对自己说:“潘如书,你应该变得现实了。爱情这档子事儿,或许只有你才那么认真。”

洗手间格外地安静,拐角处便是昏暗的安全通道,我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突然一只手大力把我拉了过去,拽着我迅速进入了安全通道。

没有一点点征兆,猝不及防间我被一个男人狠狠拥入了怀中,发狂的、不顾一切地吻我。

那两片唇上,有我曾经最熟悉的温度。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