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争吵

第198章争吵

乔昊辰一脸的怒不争哀其不幸,“段宁,来,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跟我实话实说,你当年高考的时候是不是作弊了?你是不是通过作弊才考上了现在这所名牌大学?”

“乔昊辰,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我可告诉你,我当年可是通过实实的真学识才通过的高考,要知道那年高考是多么的激烈,我是多么的不容易,才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了一条血LU,你然说我是作弊,你简直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告诉你,你怎么说我都可以考试坚决不能说我是作弊才能够上的这所学校,你知道我当年有多么的不容易吗?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候多么的艰难?”说着说着,我就想起了我当年高考那一段时期所经历的黑暗的日子。

那几年,我们家简直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天睁眼闭眼全都是钱。每天都有很多的高利贷追到我们家,在我们家们快去泼狗血,鸡血,有的时候还在在墙上写很多侮辱的词语。

邻见到我们,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诚的招呼,一个个就像是瘟疫一样躲着我和我妈妈,生怕和我们染上什么关系,还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

在这种况之下,我和妈妈只好不断地搬家。但是每一次总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抓住,他们就对我们母俩拳脚踢。知道我在笙歌上班之后,有了一些收入之后,这些况才渐渐好转。

最起码不会经常的受到那些人的扰,最起码我有了时间可以安心地学习。

尽管我晚上在笙歌上班已经很累了,但是我还是会拼命抓住在学校里的时间,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消化老师所讲到知识。

因为我必须要度过那根本木桥来渐渐改自己的命运,我坚信我爸爸说的,未来的日子照顾好转的一天,我要好好通过渡木桥改自己的生活,虽然我现在暂时还是没有看到什么希望。

一想到过去那段时间我不眼眶泛红。

乔昊辰察觉到了我不对劲,在看到我低的绪之后急忙说“好,好,我错了,姑,我错了,我怎么也不能怀疑你当年的高考呀,我错了,我错了。”

俗话常说,风水轮转,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古人说的话诚不欺我?刚刚还是我在想尽各种办法逗他,向他道歉。结果现在才过了多长时间,就轮到他向我道歉了。

看着他道歉的样子,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只是我面上绷得比较紧,我要装作自己还是很在乎的样子,这样才能多看一会他的表。

乔昊辰看我完全不为所动之后,只好又想了一些办法,括做鬼脸呀,等等这些来逗我开心,我终于在他那基本上是毁容般的耍宝这种破了功,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姑,你这是终于愿意原谅我了吗?我可告诉你呀,就这一回,再有下一次,我告诉你我可真不伺候了,你们人可真是太麻烦了,简直是个麻烦死了。”乔昊辰拆了一罐啤酒喝着。

“你还说我麻烦了,我都没有嫌你麻烦。”我拍了拍他的胳膊,“诶,我说,你之前一直说我误会呀什么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误会什么啦?你这人真是说话又不说明白,非要藏着掖着让别人去猜,你麻烦不麻烦呀!”

我说完就开始在他的食品袋里翻了,希望能找出一些除了啤酒以外的其他东西找了半天,我终于找到了理想中的零食。

“啧啧,不问自取就是,你看看你现在的行径,你这就是在东西呀你。”乔昊辰斜眼看着我的动作,手上虽然没有做出什么阻止我的动作,但是他那一张嘴还是在不停的说着,一点都不饶人,不过想想这还真是符合他的格,他就是一个从来不吃亏的人。

“哟,你这文化水平真的是呈几何SHI 增长啊,然还知道这句话了。了不起,简直是太了不起了。”我嚼着从他那食品袋里翻出来的辣条,没想到乔昊辰做人还真是如此的亲民,啤酒配辣条,嗯,这个组合可真不错。

“切!”乔昊辰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啤酒。“既然你这么真意切地想知道,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好了,要不然就凭你这样的症状,什么时候才能想地出来?”

我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啊,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你还真得好好的谢谢我。”乔昊辰嗤笑了一下,“我和裴曜竣,我们之间什么的关系都没有,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哦,这样啊!”我不屑的笑了一下,突然猛地回神,他刚才说什么?他,他说,他说他们之间什么的关系都没有,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我回味着脑海里闪过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这真的是这样的吗?“你,你说的,说的是真的吗?”

“你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脑袋成这个样子了?怎么就得这么笨了呢?跟你说话怎么一句两句都说不明白?什么时候成这么笨的人了?说个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儿呢!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再说一遍,如果这一遍还是没有听明白的话,以后就再也不要和你说了,省得再和你在一起被你传染的我都成笨蛋了。”

“你,你……”乔昊辰他心里绝对是十分的恨,我一定的绝对的,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的恶毒,每句话都离不开对我的贬低。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他然这么多毒舌。

“你什么你?听好了,我现在把我和他之间的原委都告诉你,省得你以后再胡SI乱想,钻牛角尖儿。”乔昊辰说完扭了扭我的耳朵。

“啊,好痛诶,快放手,快放手,你到底想干吗?”我我拍着他扭着我耳朵的手,我的耳朵一定红了,绝对的。“你一个大男人说话就好好说嘛,你一直扭我的耳朵干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你扭耳朵。”我委屈地说道。

“这还不是怪你自己,你看看你一脸糊的样子,我要是不扭你耳朵的话,谁知道你到底你会不会认真的听我讲话?我可不想一再的重复。”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