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暗流涌动

靳言回来后,我们虽然每天都在一起,但是因为公司的事务繁多,晚上又经常加班,所以一直没能有机会和他说起我和多米的过节。

终于到了周末了,周六晚上忙完,靳言得空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他让我坐下来,然后说:“老婆,我们好久没有聊天了,接下来也没事,不如订餐到办公室,然后我们好好聊聊吧。”

“好,正好我也有事情和你聊。”我说。

他微微一笑,脸上有些许不自然的神色,我于是打电话叫了餐,他坐过来,仔仔细细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问道:“老婆,前段我去美国,回来听到一些让我很不顺耳的小道消息。”

“是说我和多米吧?”我微微一笑,心里早已预料。公司早就传开了,说我和多米在办公室里激吻,两个人都流了鼻血,而且是我主动的。本来公司的女员工就巴不得我能和靳言分手,听到这样的消息,更是想方设法地传到靳言的耳中了。

“嗯……一直也没听你解释,所以,今天我想问一问事情的经过。我问多米的时候,多米只是暧昧一笑。老婆,我相信你我的感情。只不过多米,的确是一个很让女人心动的男人。”靳言诚恳地说道。

“呵呵,”我苦笑了一下,“我不觉得心动,我觉得他很可怕。如果我告诉你他在办公室里威胁我,而且他好像会催眠术,让我不知不觉中主动吻他,你会信吗?”

“催眠术?那是电视里演的吧?老婆,究竟是怎么回事?”靳言顿时正襟危坐起来,认真地问我。

于是,我把那天的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讲到了最后,靳言听完,沉思许久,然后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多米究竟想做什么?自从他来公司之后,坦白说他省去了我不少精力,给我减轻了不少负担,对公司的一切事务包括我的私人事务都不遗余力在帮我做……”

靳言说着说着便不愿意多说下去了,因为我的表情越来越冷,我渐渐觉得心凉,我说:“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们这么多年,我会骗你吗?”

他见我难过,顿时紧张起来,连忙走过来抱着我:“我不是不相信你,老婆,只是一时难以接受。多米在我面前是一个很开朗很阳光的人,给我的感觉很靠谱,但是我没想过我不在的时候他会这么对你。老婆,他伤到你了?”

“恩,当时他用头猛地撞了我一下,撞出了我的鼻血,还掐我脖子。我为了反击,用这个装订机挥了一下,挥到了他的鼻子,他也流了血。大家并不了解情况,又刚好被撞见我吻他,所以公司的人以讹传讹。这几天我一直想跟你说这件事,但我现在,我已经不太确信你究竟会相信谁了。”我说完,又苦笑了一下。

“我当然是相信你。老婆,这件事我心里有底了,以后我会多加留意的。这样吧,明天周日,我叫上战队的战友们,还有多米和你我一起去户外BBQ,我会留意观察多米对你的态度,从今以后我们小心谨慎。即便知道他靠近我们是有所目的,也不能打草惊蛇,一切按照平时来,我会在背地里留心提防他的举动。”靳言沉着脸说道。

我听他这么说,心里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原以为这件事情会离间我们之间的信任,不过现在我终于微微放心下来。靳言还是愿意选择相信我,这让我觉得心里踏实了许多。

“可是他会催眠术,我很怕他会对你催眠,你一定要小心,和他说话的时候千万别对上他的眼睛。知道吗?”我连忙叮嘱道。

“催眠术这种东西应该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啊,多米即便会,估计手段也比较浅显。别担心,我心里有分寸。”靳言笑着说道。

这时候,我们订的外卖到了。我打开门把餐盒提了进来,事情说开了,这一顿晚饭都变得格外香。我们在办公室里大快朵颐地吃完之后,回家的路上,靳言让我开车,然后开始联系明天的烧烤BBQ事宜。

确定大家都去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说:“你也叫张瑶一起了吗?”

“我没叫,不过其他队友或许会喊她。如果她一定要来,那我也没有理由让她不来。老婆,我知道你很大气,你一定不会计较的。”他说完,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说:“我保证不会多看他一眼。”

“靳言,多米靠近我们,会不会和张瑶有关?他会不会是为了拆散我们?”我心有戚戚地说道。

“张瑶的心思没那么复杂,不过如果多米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可怕,他或许会利用张瑶,也许会想离间我们的感情。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将计就计,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并且相信了这件事,不然他会多有提防,知道吗?”靳言正色说道。

“那我需要怎么做?”我问道。

“将计就计,见招拆招,无论任何时候,只要我当着他的面和你吵架,你就和我吵,吵得越激烈越好,让他以为他成功离间了我们。这样,他如果有什么目的,我们就一目了然了。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手,如果我有任何言语伤害到你,你只要知道我在演戏就好。如果多米这么可怕,那他后面恐怕有更可怕的人。”靳言心思缜密地说道。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幸好你愿意相信我,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我很害怕他接近你是为了毁掉你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如果是那样,我宁死也不会轻易绕过他的。”我恨恨地说道。

“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哪有什么死不死的,傻瓜。”他顿时笑了起来,随后又说:“我有一种直觉,多米或许和我父亲的车祸有关。”

“我觉得他妈妈比他更神秘,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和一般的女人太不一样了。”我悻悻说道。

“他很少提及他妈妈,我只知道他妈妈在美国做投资做的很成功。我们打算开发游戏的时候,前期需要不少投入,他给他妈妈打了一个电话,1000立马就到账了。如果不是事先准备好的,应该不会这么利索。你现在一提醒,我倒是渐渐发觉了一些多米的蛛丝马迹。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多米究竟住在哪里,他好像都住在酒店里……”靳言开始努力回忆起平时他并未多加注意的小细节。

“老公,那你和多米认识的经过是怎样的,我觉得这比较重要。”我说。

“那还是第一次去美国打比赛的时候,当时我们得了冠军,我朋友告诉我,他有一个在美国长大的朋友对我很崇拜,很想见一见我,那个人便是多米。多米和我一见如故,我们讨论游戏,讨论篮球,讨论很多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他还邀请我们全部人去他家在美国乡村的别墅,当时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住。我们在他别墅里举行了大型的party,张瑶也是那时候认识多米的。之后每次去美国,多米不再参加比赛,但每次都会过来和我们一起热聊。认识的经过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后来他的出现,现在想想,有些让我感觉意外。”靳言说道。

“那天他们出现在星巴克的时候,我就觉得很不对劲。我从没有见过他妈妈,他妈妈却像认识我一样一直盯着我看。而且,之前在路上我就感觉有人跟踪我。你想想,我们和刑风认识这么多年,除了刻意约见面之外,不期而遇的情形真的太少了。怎么可能那么巧合,你和他就遇上了,你邀请他去你公司,他就答应了?”我越分析越觉得疑虑重重。

靳言听我这样说后,久久没有言语,过了一会儿,他说:“看来,真的小心一下这个人了。别的一切我都可以想通,我唯一想不通的是他对你的态度。假如他真的有目的接近的话,他应该通过笼络你来换取我的信任才对,他明明知道你是我最在乎的人,为什么却偏偏要在你面前那样做呢?这不合理。”

“也许他自恃过高,认为我即便和你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因为他在你面前堪称完美。”我说。

“也许吧,一切就看以后究竟是怎样发展下去了。老婆,你一定要全力配合我。”靳言说完,手伸过来紧紧握住我的手,然后表情凝重地说:“我倒是要看看,多米背后究竟是谁,要置我于死地。”

“你刚才邀请多米一起去BBQ,他是怎么说的?”我问道。

“他很爽快就答应了,倒是没有多说什么。”靳言说道。

这一晚,我们早早洗完澡,相拥着躺在了床上。靳言抱着我,久久无言。我明白,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这样的现实,可是对于错失一个朋友这件事,他依然没有办法那么快就释怀。

同样,虽然我对多米无比反感,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他靠近靳言是有着别样的目的。我希望他的目标是我,而不是靳言。可是,我又隐隐觉得,一张隐而不见的大网把我和靳言都网入了其中,我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暗流一直在涌动着。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