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靳言,别

我怔怔地望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如风平浪静的黑海,波光流转似划过苍穹的流星。每一次四目相对,心便像汪洋掀起巨浪、天空雷鸣闪电不止一般激荡不已。

我的身体都软了,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任由他拉着,去哪里都可以。

“背我。”我娇嗔地命令道。

他立马蹲下了身体,让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当着无数人的面,堂而皇之地背着我走出了电影院,别人的目光他毫不在意。

“放我下来。”我被无数人的目光盯着看,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不放。我要一辈子背着你,一辈子不放下。”他说完,搂着我的手反而更紧了一些。

“大家都看着呢。”我说。

“怕什么,就让所有人都看着,看着你多么幸福,让那些女生都羡慕你。”他得意地说道,背着我继续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靳言,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感动得无言以对。

“那就多叫几声老公鼓励我。”他虽然没回头,我却连他脸上的表情都能想象得到。

于是,在他的“威逼”下,我再一次喊出了那无比神圣的一声“老公”,曾经我觉得这应该是结婚后的两人之间才有的亲昵称呼,可是当我喊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们现在就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他说了他只爱我一个人,他说了我是他最爱的女人,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之前的怀疑、纠结、痛苦都被这浓浓的甜蜜给冲淡了,我一点也不纠结了,我觉得内心无比地畅快,像是无时不刻有快乐的音符想从心里冲出来一般,幸福得浑身是歌,恨不能一直唱到白头。

可是,当我们坐上车准备出发的时候,靳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的瞬间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看我,此时我已经看到了屏幕上三个刺眼的字:沈紫嫣。

我无法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像是欢快地跳舞却突然一脚失足落入冰窖一般,心和身体原本沸腾着的血液全速凝固,身体内所有的细胞突然停止了游动。

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的外音很大,我听到沈紫嫣雀跃无比的声音:“小言我旅游回来啦!刚才看到你的车停在盛达楼下,你在那里吗?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靳言下意识又望了我一眼,故作平稳的语气问道:“你现在在哪儿?怎么会看到我的车?”

“我在盛达楼上吃西餐,你在哪儿?过来陪我吃饭吧,我马上就要出国了,我想你多陪陪我,好不好嘛?”沈紫嫣在电话那头娇滴滴地撒起娇来。

靳言皱起了眉头,再次看了看我,见我低着头一脸的不开心,于是沉声道:“我不去了,太累了,我回家了。”

“不行!”电话那头的语气立马急促了起来,又说:“你答应过我出国之前只要我叫,你无条件赶到的!你要是这样,那我就不出国了!”

“好好好,服了你了,我一会儿来,你先吃吧,就这样,挂了!”靳言的语气极度地不耐烦,随后悻悻地挂了电话。

一场原本无比唯美的相聚,转眼就有了一种痛打落水狗的凄凉。噢……是的,他并不属于我。我这么一想,心像是被划开了一道更大的伤口,止不住地流着鲜血。

他沉默了很久,无力地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窗外高楼林立,这里是这个城市里最繁华的地段,处处霓虹闪耀,像是一座永不入眠的春城。

“我下车了,你去吧。”见他沉默良久,我率先开了口,心痛得简直无法呼吸。

他连忙拽住了我的手,他说:“她还有几天就走了,我不想这时候突然出什么意外,所以……”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我急急地打断,不想听他接下去的理由,那都是借口与托词,事实就是如此,不需要辩解。

“小书!”他急急地喊着我的名字,声音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甜蜜。呃……原来“老婆”这两个字眼不代表什么,只不过是为了烘托气氛而故作亲昵而已。我的心更加痛了。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很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开心,但是请你,再忍几天,忍几天就好了,好吗?”他竭尽全力拽住我的胳膊,对我说道。

我的心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脑袋一片混乱,就这样冲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冲到了马路中央,甚至连是不是人行道都没有看清楚。

一辆大型公交车狂摁了几下喇叭,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跑到了大马路上,当看着公交车正朝着我开来的时候,我完全愣了神。

突然之间我被一只大手捞了回去,因为重力不稳我们都纷纷坠地,公交车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当我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起来扶起我,关切地问我:“小书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有没有?”

我惊魂未定,不禁抬头看着这个令我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男人,刚才如果不是他奋不顾身地追来拉住了我,或许此刻我已经在车轮下了吧。人生的意外,有时候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

我呆呆地望着他,傻乎乎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木然地被他抱在了怀里,他抱住我说:“我不去了,我和她分手,今天就分。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我都不管了。我只要你,小书,我只要你。”

人来人往的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纷纷驻足,我被靳言搂在怀里,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哭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能说什么呢?我的年纪,还没有成熟到能够说出一句“我没事,你去找她吧,大局为重”,又并非幼稚到只要有爱情一切都可以,我既做不到豁达,又不可能不管不顾地去爱,所以,我除了沉默还能怎样呢?

“走,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从今以后我和我爸、和沈紫嫣再也没有半点关系。去他妈的生意!去他妈的钱!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刚才我多害怕吗?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慌张吗?小书,你这么傻乎乎的,让我怎么放心得下?”他抱我的力道更紧了一些。

“靳言,别。”我泪如雨下。

“我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真的。”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靳言……不可以。”我的声音很轻很轻,潜意识里,我真的希望他这样去做,我真的希望他能抛开一切,只和我一起。因为,我也可以。

“真是演的一出好戏啊!靳言,你不是说你和这个贱女人再也不会联系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紫嫣出现在了我们身边。她可能刚刚来,也可能站了很久,反正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

听到沈紫嫣的声音,靳言一下松开了我,他擦干了自己眼中的泪花,扭过头望向沈紫嫣,冷冷地问她:“你怎么来了?”

“这么精彩的一出戏,不来岂不是错过了?”她站在人群之中,用十分讽刺的语气说道。

“你刚才就看到我们了,对吧?”靳言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于是问道。

周围的人聚集得越来越多,很多人不明所以地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三个年轻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纠纷,甚至有人以为我们是在拍电视剧,因为那个短发正举着相机正在拍摄我和靳言站在一起的画面。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你在国内会好好的是吗?我还没走呢,你就又和她勾搭上了?”沈紫嫣说完,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靳言看了我一眼,随后朝着沈紫嫣走去。那一刻,我心都碎了。我以为他是过去安慰她,没想到,他走过去十分平静地对她说:“既然你什么都看到了,那我们三个人找个地方谈谈吧。”

“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回去告诉你爸,我爸不会再和他合作了。我们退婚吧!”沈紫嫣哭着把头扭了过去。

“谈谈吧,没必要在大街上闹,闹大了明天上了新闻,大家都不太好,你说呢?”靳言耐心地劝道。

他仿佛突然之间就长大了,变成了一个十分冷静的男人,他分别拽住我和沈紫嫣的胳膊,不由分说地把我们两个拉入了盛达广场内,在1楼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走了进去,要了一个包厢,然后把我们两都拽了进去。

那个短发也跟了上来,靳言冷冷喝道:“没你的事了!你自己找个地方等她吧!”

靳言每每真严肃起来的模样连我都惧怕三分,沈紫嫣也是一样。我们都被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场镇住了,不知不觉被他拉着坐在了一起。

他选择坐在了我的旁边,那一刻,沈紫嫣脸上挂不住了,站起身来就要走。

“你敢走试试!你看看我敢不敢打断你的腿!”靳言大声喝了一句,那种声音让我听了都不寒而栗。

沈紫嫣被吓到了,悻悻地又坐了下来,嘴上却不依不饶:“你也别凶,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你们家就等着完蛋吧!”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