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

“她如果不狡猾,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遮天的本事?!不过如果多米能够招认的话,警察就可以直接通缉她了,那样她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掉了。”我说。

“有时候真不敢想,我有这样的一位母亲。我印象中她一定是一个特别善良、充满柔情的女人,可是现实,呵呵。”靳言苦笑道。

“既然做了决定,就别再纠结了。不要去想她是你母亲,她的另一重身份是整个国际都在追捕的大毒枭,她对你从未有过情义,你也不要对她心怀仁慈。”我见靳言又陷入了这种痛苦,于是说道。

“这些我已经明白了,我只是不懂她究竟在追求什么,她所有该得到的都得到了,她何必还要这样去做?”

“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类人都有不同的使命,有人负责做好人,自然就有人充当坏人,这或许就是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我苦笑着说道。

“我现在给陈警官打电话,告诉他情况有变。”靳言说道,随后,他拨通了陈警官的电话,把情况告诉给了陈警官。

没想到,陈警官告诉我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陈警官说多米已经答应招认了,那个藏着“黑珍珠”的密码箱依然在多米手里,他并没有交给多芬,并且藏在一个多芬根本找不到的地方。多米答应交出整个密码箱的“黑珍珠”,但是要求是不要把他移交给美国警方,因为他是美国公民,国内是没有权利判刑的。关于多米的这个要求,陈警官还在和国际刑警那边沟通,目前已经有高层对这件事情高度重视,因为多米提供了充足的证据能够证明多芬早就涉黑、涉毒并且涉及走私,国际刑警目前已经成立了专案小组,将以最快时间把抓获多芬。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靳言为之一振。多米最终还是及时醒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听了我们的话的缘故,总之,他能醒悟,能够配合警方,一切便都好办了。

下午一点五十分,靳言驱车出了门,我随后坐上了陈警官特别安排过来的黑色商务车,跟着办案人员去了十里河。

十里河是H城的一处古迹,那里的房子都有了一定的年代,是国家保护的文物。因为在H城很出名,所以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去那里,或喝茶,或买花,或来一杯咖啡。总之,十里河是一个人气很旺的地方。风月茶楼,曾经在过去是十里河最大的妓院,后来改革开放后,才把那一处地方改建成为茶楼,取名风月。

我随同警察来到了十里河最高的一座大厦,这座大厦离十里河不到一公里,能够一眼便望到风月茶楼中的所有景象。因为我和靳言在这次案件中的全力配合,警方对我们很友好,知道我担心靳言,专门为我准备了一个望远镜,通过望远镜,我能一下便看到风月茶楼中的靳言。

十里河街按照规定只允许步行,靳言应该是把车停在了很远的地方,然后步行来到了这里。我拿起望远镜的时候,他刚好跨步走进茶楼内。

一切的景象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靳言进去后不久,我看到一个身影极为熟悉的黑衣女人走进了风月茶楼。她身边虽然没有跟着大群的保安,但是随后不久来的一群人虽然身着普通人的衣服,但一看走路的姿态及神情便知道他们究竟来做什么。

多芬走了进去后不久,陈警官也行动了,有好几个便衣警察早就潜伏在了茶楼里,和我一起的那位警察告诉我说:“你放心吧,你男朋友不会有事的,茶楼里我们已经布控,都是我们局里的特警人员。这个女人很狡猾,她一定做足了保护措施才敢来,现在风声紧,她露一次面不容易,这一次如果没抓到,怕就怕她逃到了国外,一切的变数就更大了。”

“是啊,她的手段很多,她能够帮很多人偷渡去美国,想必她自己偷偷回美国也不是一件难事。”我说道。

“这一次事件重大,我们已经全面布控,任何一道关卡都严格把控。现在还没有打草惊蛇,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国际通缉犯。”警察说道。

“我想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靳言不会有事吧?”不知道为何,我的眼皮突然突突地跳了起来。

警察刚要说话,我便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我看到风月茶楼二楼的窗户上,靳言突然探出头来,他的头被多芬死死摁住,多芬的手里捏着一把闪闪发亮的刀,我隔了那么远用望远镜都能够看到那把刀无比锃亮的外沿!

我扔下望远镜便不管不顾地往十里河跑去,警察拼命地在后面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跑得那么快,那一刻,真的有一种健步如飞的感觉。或许人在某一时刻的潜力真的可以无限!

等我赶到了风月茶楼,风月茶楼外面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了!我用力拨开人群朝里面挤去,这时候,突然从十里河的两端冲出来两队穿着警服的特警,他们迅速把所有人都拨开,随后各自站好位置,其他人则负责驱赶所有的群众。

见到这一幕,我明白一定是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了。人群散去后,我被赶来的警察拉着走,我愣在原地没有动,我的心七上八下地跳动着,我不知道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有特警拦着,我根本就上不去。

我心急如焚地在下面等着,忽然听到了“砰”地一声枪响,紧接着枪响了好几下,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不管不顾地往里面冲了进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让我竟然冲破了特警的防线,直接冲上了楼。

一上楼,屋子里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靳言被多芬勒着脖子,多芬的刀在靳言的脖子上已经割出了血渍,她可真下得去手!

屋子里跟随多芬而来的那一帮人都举着枪,和围成一圈的警察还有特警们互相持枪对弈着,场面陷入了僵局。我刚上前,就被陈警官一把拦在了身后,喝道:“你来干什么?!添乱吗?!”

我顿时哑口无言,靳言这时候一睁开眼看到了我,他用眼神示意我离开,我摇了摇头,他明白我的心意,顿时什么也不说了。

“警察是你叫来的吧?你难道叫警察来抓自己的亲生母亲吗?!”多芬激动地厉声喊道,尖锐的声音听得我心颤。

“我是你的亲儿子,您也同样喂我吃毒品,用刀架在我脖子上,不是吗?”靳言冷冷地说道。

多芬一听靳言这么说,激动地把刀子横得更深了一分,血登时从靳言的脖子里流了出来,多芬恶狠狠地说:“让他们走!否则你别想有命了!你休想全身而退!我就算死!也会拉着你一起去黄泉!”

“你杀了我吧!像二十多年前,你站在船上看着我和我爸走一样!反正当时在你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儿子了!当时死,和现在死有什么区别!”靳言似乎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痛一般,他的脖子明明在流血啊!

我看到多芬的身体强烈地震动了一下,她喃喃地说:“那时候,我是逼不得已……你以为我不想留你在身边吗?你以为我真的心里没有你这个儿子吗?如果不是顾念你是我的儿子,你认为你到现在还有命吗?”

“我宁愿不是,我没有你这样的妈妈,我不想承认我身体里有和你一样的血!”靳言大声喊道。

就在那一刻,他利用多芬短暂的激动,一下推开了多芬的手,随后运用搏击术挣脱了多芬的控制,并直接把多芬推出了窗外。他的动作无比迅速而敏捷,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做!包括多芬!

多芬一被扔下去,底下的特警迅速制服了她,她的手下完全懵了,这时候陈警官高声说道:“多米已经招认了,多芬罪不可恕,但是你们还有机会,现在扔掉手枪双手举起,我们会给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

多芬请来的这些保镖们本来就都是些拿钱办事的人,蜜儿死了,多米被抓了,她手底下已经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了,这个年代也没有所谓的忠心耿耿,陈警官一劝降,所有人见多芬已经被抓住,知道一切都没戏了,所以纷纷放下了枪,举起了手,特警们一哄而上,把这些人押解下楼。

我连忙冲过去抱住了靳言,靳言蹲坐在地上,脖子上的血渍还是不断地往外冒出来,我一把拉起他,我说:“走!我们去医院!”

“没事吧,靳言?我安排了救护车,你们现在赶紧走!这里可能还有危险!速度!”陈警官连忙走过来,帮着我把靳言扶了起来。

我们下了楼,在特警的护送下一路走出了十里河,就在我们要上救护车的那一刻,已经被带上手铐的多芬突然在警车前大喊了一声:“等等!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