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定情

第三十三章:定情

“皇兄他”尉迟慕卿也顺着柳七七的眼神看了过去。

“是啊,就是他,皇兄是唯一愿意跟我在一起玩的皇子了,说来也是好笑,当年的皇子们,留在皇宫的,也只有我跟皇兄,他当政的时候,所有事情都会和我说,这也是为什么,在外人以为他驾崩后,我才会这么快接手他所有的事情。”是因为皇兄一直在和他交谈对弈,直到有一天皇兄有些呆滞,他才发现不知何时,皇兄居然被人下了毒,直到病情无法控制,他才决定以驾崩为由,把皇兄藏在青山里,既然有人下手,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不如先把皇兄带走,就在皇兄清醒的最后时刻,他把江山社稷全部都交给了自己,若不是念着多年的情分,他早就退出不管了,这个国家如何,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像,当年那个男人对他们母子一样。

“就算是这样,你也把这个国家治理得很好,说到底,你还是不能放下这些百姓吧。”若是真的想报复,他大可以撒手不管,就算是尉迟慕远交给他他也可以不那么上心,他呢,完全相反,看看百姓的反应就知道,他做的很成功。

“是啊。”尉迟慕卿长出了口气,或许是不愿意那些人如自己一样过得这样无力吧。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柳七七是真心的在说这句话,作为一个王,他可以问心无愧,但是,也着实让人心疼。

“是啊,所有人这么说。”尉迟慕卿挪开停留在她脚上的手。

柳七七这才发现,自己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接好了,而且,一点痛感都没有。

“七七。”尉迟慕卿看着她,“我很早就想这么叫你了。”

“恩”柳七七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一下子,就转向了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尉迟慕卿仍然看着柳七七的眼睛,“或许是从你每天晚上给我送药点灯的时候,也可能是你站在桃花树下的时候,亦或是你站在众人眼里无法被人抹去的存在,慢慢就被你占据了。”

“我”柳七七怎么也没想到,尉迟慕卿突然会说这些话,他不是怎么会

“我脾气不算好,身份也不算好,就连身子,也是要你来治,跟我一起,你可愿”尉迟慕卿生平第一次紧张的看着她,眼里似有星辰般闪烁。

柳七七看着他,一时间惊到大脑空白,他说,跟我一起,她可愿愿意吗柳七七,你可愿

柳七七抬头看着尉迟慕卿,那样温柔的神色,一改往常的模样,她突然感到庆幸,庆幸自己可以看到他这样的神色,什么时候呢是那天双管合吹时的默契,还是他遥望远方时的伤感,亦或是每次遇险被他救的时候,反正,无所谓了吧,日久生情,何时而终,或许在南城尉迟仪问她的时候脑海中他的影子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她喜欢他,不知何时。

“你”等了好久的尉迟慕卿有些失落,同时也在嘲笑自己,也是啊,这样差的自己,凭什么让人喜欢,或许,子锋更适合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会和你一起做河灯。”柳七七终于说出了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去为你挑灯添炭,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一个人的影子就觉得有些难过,总觉得你应该再高兴一些,再多笑笑,其实,整日板着脸,你也不舒服吧。”柳七七看着他,抬起了刚才摔下来有些擦破的手,被尉迟慕卿轻轻握住。

“尉迟慕卿,慕卿,这名字,我很喜欢。”她一字一句,柔情似水。

“吾之一生,只为慕卿。”自母妃死后他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看着柳七七,“七七,跟着我,你可愿”

“我不怨。”柳七七轻轻一笑,将尉迟慕卿的紧张尽收眼底,“我不怨你,出生不好,我不怨你,脾气不好,我不怨,我信我的医术,与你一起,吾之所愿。”

“七七。”尉迟慕卿忽的握紧了她的手,真的,他到现在都还觉得自己像做梦一般,生怕他一个不小心柳七七就从他的眼前溜走了,这或许是,他看到母妃笑之后,最幸福的事了,有什么比自己在乎的人,正好也喜欢自己这样的事,更能触动心扉的吗

“我在。”纵然手上传出了痛意,她也不愿意松开,看着尉迟慕卿脸上的笑容,似乎天地都为之失色,原来,原来他笑的时候竟是这般令人窒息。

“有你真好。”尉迟慕卿轻轻将她圈在怀里,真好,他终于可以抱抱她了。

“慕卿。”柳七七突然叫他。

“恩”他看着她,仍旧是令天地失色的笑容。

柳七七突然往前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你笑的时候,很好看。”

“”尉迟慕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抬起了她的下巴,“你是在,邀请我吗”不等她回答,就轻轻的吻了上去。

“唔”柳七七睁大了眼,看着放大的俊颜,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怎么,不就是夸他一下吗,怎么会这样

还在发愣中的柳七七只能任由尉迟慕卿攻城掠地,他吻得轻柔而霸道,一时间,柳七七的身子软了下去。

“恩哥哥”尉迟慕远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要捂眼睛吗

尉迟慕卿丝毫没有管他,想到刚才尉迟慕远凑在七七面前直勾勾地看着她,他就不爽,直到感觉到怀中的人儿有些呼吸困难,他才放开了她。

被放开的柳七七微微喘着气,脸上微微发红,刚才太入神了,竟然忘了尉迟慕远还在旁边,听见他说话才想起来,真是,虽然他傻了,但她还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走吧,回去把你的伤处理一下。”他刚才只把柳七七胳膊上的伤给处理了,擦在后背上的伤还是得回去好好处理一下。

“我动不了。”柳七七苦笑,她也想走,但是这么高的山滚下来,她全身都痛得很,刚才说那么多话,转移了注意力,现在痛感又有些强烈,她怎么走。

“很痛吗”尉迟慕卿看着她依旧很白的脸色,就猜出了,他没想到灵隐之体竟然会这样,他伸出手,一手揽住她的膝窝,一手揽住她的脖颈,将她轻轻抱了起来。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他碰的地方都是没有伤的地方,动作尽量轻柔,生怕自己弄疼了她。

“恩。”柳七七痛到抬不动胳膊,任由尉迟慕卿抱着她。

“休息会吧,马上就好了。”尉迟慕卿亲了亲她的额头。

“恩。”虽然还是痛,但为了不让他担心,柳七七还是答应了一声,她自己的体质,怨不得谁。

“哥哥姐姐。”一旁的尉迟慕远见没人搭理他有些着急。

“你皇兄,怎么办”柳七七还是问了一句,毕竟,也是他的皇兄,还曾经那样帮过他。

“无妨,这里很安全。”尉迟慕卿抱着柳七七就往外走。

山上的三个人一只狐狸大眼瞪小眼,暗煞帮暗魅把伤处理了一下,暗影则一直在看着那只灵狐,生怕它一个激动直接反扑过来,虽然说有尉迟慕卿压制住了,但是发怒的灵兽还是要多看着一点。

灵狐见没有了柳七七,也没有那个驯服他的人,直接就趴在了地上,眯上了眼睛。

暗影看着那只狐狸,内心一阵抽搐,这样哪还有半点刚才打架的样子。

“哎,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出来。”暗魅一边呲着嘴,一边说话。

“可能是遇到什么事了吧,再等等。”暗煞平静的说,反正有他们家主子,天大的事都不算事。

“柳御医吉人自有天相。”暗影如是说。

“哎,那是主子吧,好像还抱着柳御医”三个人中属暗魅眼里好,负责追踪的人,不然尉迟慕卿也不会把他派给柳七七。

“好像真的是。”给暗魅处理完伤口的暗煞也看了一眼,有些惊讶。

“是他们。”暗影直接走了过去,后边两个人也跟了上去。

“主子。”

“把这里看好。”尉迟慕卿交代了一下,看了看那只重新站起来的灵狐,“吟水,你再闹腾,我便剁了你的尾巴。”话说的随意,柳七七肯定,他不是说着玩的,若是这只叫吟水的狐狸再动一下,他真的能把人家尾巴给砍了。

果然,吟水听了又趴了回去,还很不情愿的哼哼了两声,虽然仍直勾勾的盯着尉迟慕卿怀里的柳七七,但是它的尾巴也很重要啊,它全部的灵力全在这尾巴上了。

后边三个人看的直憋笑,这只狐狸也就只有他们主子能给压成这样委屈,这要是他们,早就开始打起来了。

柳七七窝在尉迟慕卿怀里一言不发,实际上她也说不出话了,尉迟慕卿早就感觉到柳七七的不适,就也没再多说,抱着她提起气就往前奔去。

柳七七下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衣服。

“怎么了”尉迟慕卿稍稍放慢了速度。

“我恐高。”柳七七艰难的说出来,现在的她真的属于在半空中的状态。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