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我就是怀疑你

我心里一慌,神情一阵恍惚,靳言摇晃着我的肩膀问我:“你刚才对他说什么?你说别听我瞎说?我哪里瞎说了,你现在我的女人当然归我管,难不成我还让你欠着他的情吗?”

“你怎么问都不问我的意思就说出那些话?你知道你那些话对我哥的伤害有多大吗?我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是他陪在我的身边,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帮助了我,是他一直以来这么无私的帮助我,我才有今天!靳言,你太过分了!”我心里对刑风愧疚得无以复加,特别是他最后那一声无言的苦笑,更让我心里难堪至极。

他对我恩同再造,可是靳言却那样对他说那些话,仿佛把他当成觊觎我、对我存有私心的情敌一样对待,轻飘飘地连感谢都没有一句就要把我像物品一样从刑风的手中接过来,我明白靳言是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没有多想,可是这些话对于刑风而言听着多么的讽刺多么的难受,他是真的把我当亲人了!

我难受不已,我连忙起身四处寻找我的衣服,可是此时满地的狼藉,我昨晚传来的裙子早被他急不可耐地撕成了碎片,这一时半刻我上哪儿去找一件衣服穿上,我心里着急,想立马去找刑风解释,我觉得我欠他一句道歉,我不应该这样伤害一个真心对我的亲人。

我急不可支的样子让靳言深深误会了,他坐在床上冷冷地沉声问我:“潘如书,你这就急着走了?你急着去找他解释是吗?如果你们之间真的如同你所说只是纯粹的关系,你现在干嘛这么着急?”

靳言的误会让我的心更加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刑风这样毫无私心地帮我,在任何人眼中对他的用心都有所怀疑,毕竟我们都是正值当年的男女,而且刑风本身又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钻石王老五,他没有理由仅仅因为我和他妹妹长得相似、就这样帮我,在成年人的思维里,即便是当时信了,心里也会稍微犯嘀咕。更何况我和刑风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曾经擦出过微妙的火花,曾经靳言就对我和刑风的关系有过深深的担忧。所以如今他往不好的层面去想我和刑风,站在他的角度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是那一刻我的情绪已经上来了,我一度觉得我欠刑风很多很多,这一辈子可能都还不完了,我的命运重新改写都是因为他,可是瞧瞧我现在都做了些什么。我曾经答应过他在大学里不谈恋爱好好学习,我曾经答应过他如果有天找到了意中人一定先问问他的意见,曾经我们彼此许诺过相依为命无论彼此生命里发生什么都要告诉对方,我们承诺过把对方当做最亲的人。可是,瞧瞧我现在都做了什么!

我和靳言重归于好了,我却只言片语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我明明答应大学不谈恋爱好好学习可是我却违背了我的约定!不仅仅如此,刚刚他打电话的时候我还骗他了,我明知道他担心我可是我却骗他说我在宿舍,他明明知道我不在宿舍,他或许昨晚我关机了他打过我的电话,或许他焦急地找过我!可是看看我都做了什么!

我迫切地希望得到靳言的理解,我希望靳言能够明白我现在的心情,我希望他能够和我一起去刑风的面前,坦然坦诚坦白地告诉刑风一切的经过,可是靳言此时的脸上却写满了怀疑和猜忌,让我憋了一肚子的话无法开口。

“我和我哥之间什么都没有!靳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和我哥……”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我觉得此刻说什么都觉得乏力,我整个脸上就是一个大写的“狼狈”,我把一切都搞糟了,而这恰恰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潘如书,如果什么都没有,那你现在乖乖坐下,别想着去找他。我问你,如果他真是你哥,他干嘛介意我们在一起?干嘛听到我和你在一起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我不是很明白。”靳言目光森然地看着我,眼里的火苗“噌噌“地冒了起来。

此时的我光着脚站在地上,地板上冰冰凉凉,空调的冷风呼呼直冒,我身上只穿着内衣裤,因为裙子被撕烂了我找不到衣服穿,于是只能从地上捡起了靳言的衬衫穿在了身上。我回过头看到了他目光中的怒火,忽然明白昨晚的恩爱瞬间都化作了泡影。他不相信刑风,他也不相信我,那我们昨晚的一切又算什么?!

我十分难过地看着他,我说:“所以……你没相信过我对吗?这才是一直没有向我表白的真正原因对吗?这大半年里,你是不是心里一直隐隐有一根刺,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和谁有过什么,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信过我?!”

我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我突然觉得昨天的一切都好讽刺好讽刺,我们刚刚说过永不分开永远在一起,才过了多久,他的怀疑就瓦解了所有的誓言!顷刻之间,我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了,这算什么?!这就是我以为的真爱吗?!我等了那么那么久,等来的竟是这样的怀疑吗?!

“如书,你听我说……”他见我真的生气了,蓦地清醒过来,他连忙从床上站起来。我连连退后,痛苦地大喊:“你别过来!”

我激动得声音都变了,我颤着嗓音问道:“对不对?糖尿病不过是你搪塞我的幌子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你觉得我不可能没有和别人有过,对吗?你根本没有相信过我的话!你自始至终都对我有着深深的怀疑!这才是你这么久没表白、卯着劲和别人拼命比赛的原因是吗?靳言,我爱了你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啊……原来,我爱错了,我爱错了人……”

我的心里突然一片荒凉,我觉得刚刚填满的心瞬间又被掏空了,我绝望地靠在墙上,头顶的空调依旧呼呼地吹着冷风,我的泪被这萧瑟的冷风风干又流出,我就这样怔怔地望着他,望着这个我从一开始就爱上、到现在也没有放下的男人,我从未对他的话有过任何的怀疑,可是他心里却对我保有这样的怀疑。我好难过,我从未如此难过过。

“是,你爱错了人!你爱错了我!对,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怀疑你!我就是觉得为什么那么多男人愿意围着你,把你当做宝贝一样对待!为什么!我靳言把你当宝,是因为我曾经占有过你,我拥有过你的一切!我还害你受过那么大的伤害!所以我拼了命地爱你!我怎么都忘不掉你!可是别的男人为什么会对你好,怎么可能什么都无所图地对你好?!你让我怎么相信?!潘如书,你告诉我,你要我如何相信?”靳言痛苦地喊道,我看到他的脸上青筋暴露,我从未见到他如此情绪失控的样子,他涕泪交加地望着我,脸上写满了痛苦和深深的困惑。

他们为什么会对我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靳言这么一问,我突然连自己都困惑了。刑风对我好,是因为我像刑雨,可是仅仅这一条,他不至于会对我如此关怀备至;赵秦汉对我好,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给过他,甚至连笑容都吝啬给予,他还是说他爱我;至于张誉,他直到如今依然把我奉作女神,一直远远观望不敢轻易靠近,哪怕我曾经利用过他……

我愣住了,可是我的确什么都没有回馈过他们任何什么,尤其是刑风,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我身上不断地倾注着情感和物质的投资,我虽然一一记在心里,可是我回报得少之又少。但是,我清晰地明白,刑风对我真的不是爱情。可是这一切,我要如何解释靳言才能懂?

“你可以不相信,你也可以怀疑。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和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任何!只是你,你这样怀疑我,是不是因为你心中有愧?所以非要我也有点什么,你才觉得心安?!”我不由自主地问道,明明知道有些话不能问出口,可还是问了。

他也愣住了,我明显看到了他脸上表情的停滞,我原本不过是怒火攻心时的敏锐直觉罢了,不曾想竟被我料中了。当他点头那一刻,我瞬间觉得天都黑了。

“对,我有过……”他低低地说道,复又抬头看着我,语气十分肯定地说:“所以我不信你没有,你一定有过。潘如书,我们都承认吧!彼此坦诚,任何重新开始,好吗?”

信任的刺一旦在心里扎了根,从此便会深植于内心。不过短短两天一夜的欢愉而已,我们之间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已然崩塌,我看着他,简直无语至极,我擦掉了眼角纵横的泪水,冷冷地说:“不要以为你的苟且,就是别人的苟且。人和人,不会一样。”

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这房间里残存的恩爱气味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巨大的讽刺。前一刻我们还觉得天崩地裂海枯石烂都不会分离,可是这一刻却俨然是沧海桑田分离在即。难道我和他,难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