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计划有变

“陈警官!”我惊喜地喊道,连忙说,“快帮帮靳言!他又发作了!”

咫树见警察来了,知道事态不对,在门口探头探脑不敢进来,一见靳言满地打滚,他连忙去打了一盆凉水过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下全部倒在了靳言的身上!

我完全被咫树的动作给弄得惊呆了,我哭笑不得地问他:“你干嘛?”

“这样最好用了!你相信我!这是我们乡下的土办法!”咫树掷地有声地说道。

“把他带走!”陈警官吩咐手下把多米带走,我连忙扶起了靳言,靳言被咫树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泼,的确清醒了一会儿,他连忙对陈警官说:“陈警官,多米知道她的很多事情,你一定要劝劝他,让他全部招供。”

“好的,我明白。”陈警官说完,拍了拍靳言的肩膀说,“我看你也有必要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必须给你强制戒毒。”

靳言看了我一眼,随后说:“不了,我想在家陪我老婆,我相信我能克服。”

靳言的话让我十分意外,陈警官见靳言这么说,随后对我说:“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我先走了。你们家我会派人暗中监视,同时会有一位警员专门陪同,这算是给你们的优待。如果能够破获这桩大案,不单单在国内,在国际我们中国警察都会扬名立万!”

“我们会全力配合的,我相信多米也会全力配合。希望陈警官对他从轻发落,他其实就是多芬的一颗棋子。”我连忙说道。

“这个我当然明白。我让人送你们回去,我们也要走了!”陈警官说完,又对着屋外的一帮工人说,“今天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往外传,一会儿我会让下属逐一登记你们的信息。如果信息泄露出去,你们这一帮人都要被我请到警察局里喝茶!”

陈警官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人,他这么一说,咫树和他的工友们吓得头全部缩了起来,陈警官让人带着多米离开。

多米临走前,回头看了我和靳言一眼,我们用同样的微笑和眼神看着他,他的目光极其复杂。我想,他还有一长段的心路需要去走。

陈警官安排了两位警察把我们送回家去,临走前我们和咫树聊了几句,让他以后务必联系我们。咫树满口答应,虽然心里无数疑问,却一句都没有多问地把我们送上了警车。

路上,靳言湿漉漉地坐在我的旁边,他的身体一直在不停地抽动,他紧紧握住我的手,握得我的手都仿佛要断了,可想而知那种感觉究竟有多难忍。

“像是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老婆。”一回到家,靳言痛苦地说道,因为过于难忍,他难受地趴在了地上。

“我先给你换上衣服吧,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你能够好受一点?”我看着靳言这样,心里无比揪心。

“没事,我能扛过去的。如果连毒瘾我都能扛过去,我想人生就没有我过不去的坎了。”靳言边冒着汗边喊道。

他难受得在地上滚来滚去,最最难忍的时候就让我用针扎在他的身上,他说身体感觉疼痛的时候,那种感受便会轻一些。于是,我只能一边揪心地看着他艰难地煎熬着,一边用针在他的身上、手上轻轻地刺着,一开始他还能感觉舒服一点,后来他要求我越来越大力,我完全不忍心,他急得直接从我手里抢过针,狠狠地全部扎进了自己的肌肉里……那一刻,我心如刀绞,却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候,刑风给我打来了电话,刑风在电话里说:“小书,我给靳言找了一个针灸师,据说他已经成功治疗了好几位毒瘾患者,我现在带他去你家的路上,你别着急。”

“太好了!那你尽量快点儿!靳言已经熬不下去了!”我连忙说道。

此时,我已经在靳言的要求下,用绳子再次把他捆住,他已经难受得神志不清双眼发红,那副样子看得我既难受又害怕,恨不能把那个女人千刀万剐!

刑风带着针灸师很快就赶到了家里,我连忙收拾了床,让靳言躺在上面,在针灸师的运作下,靳言渐渐情绪平复下来。

“下午,是不是约了要和她见面了?”刑风把我拉出门外,问我。

“嗯,但是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来,好消息就是多米已经被陈警官带走了,我们把多米的身世告诉了他,多米听了之后触动很大。靳言说如果多米能够招供,将来他从牢里出来,我们会不计前嫌地接纳他,陪他过另一种人生。”我说。

“那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刑风听到后说道,随后又说,“你大姐最近一直在想方设法看看能有什么办法能够帮靳言早点戒掉毒瘾。药物她有,但是怕靳言形成药物依赖,那样更不好。我们还是得找找其他的方法。”

“嗯,希望针灸能够管用。”我说。

“暂时性让他缓解肯定是可以的,长期解毒,真的要靠他的毅力。”刑风说道,又说,“下午的事情陈警官都安排好了吗?”

“嗯,陈警官都安排好了,不过只能靳言一个人去,到时候我可以躲在安全的地方用望远镜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说。

“好,希望一切顺利,希望这些事情早点过去,公司的事情你们暂时不用操心,我每天都会去帮忙主持工作,好在之前你们安排的主管人选都比较负责,现在公司没有什么大问题,财务方面的收支我也一直让我这边的财务总监在帮忙负责盯着,你放心吧。”刑风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心疼地看着我说,“看看这些事情把你给熬的,人都瘦了不少。你和靳言,这一次都吃了不少的苦头。”

“是啊,谁也没有想过我们的生活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风雨。”我苦笑着说道。

“我和你姐会一直陪在你们身边的。”刑风笑着说道。

“恩,谢谢你,哥。不对,我是不是应该叫你姐夫了?”我说。

“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样叫我,现在先叫哥吧。我看靳言应该是睡了,我先走了,你和针灸师好好聊聊,我和你姐再找找其他的办法。”刑风说道。

我把刑风送出了门,回来的时候,靳言的情绪已经平稳,针灸师拿着我递过去的毛巾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然后问我:“他吸的是什么毒?冰毒还是海洛因?”

我摇了摇头,我说:“都不是,据说是一种新型的毒药,沾上一点点就很能戒掉。”

“难怪了,”针灸师说,“费了很大的劲才让他慢慢平缓,不过维持不了多久,明天一早我再来。我姓周,你叫我周师傅就好。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酬劳了,我会每天两次上门服务,直到你先生戒毒完毕。但是我不能保证能够完全根除,一旦中间他又吸上的话……”

“麻烦您了,希望您尽最大的努力减轻他的痛苦,看他这样我真的……”我说着说着,眼眶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我回去后也会请教我的师傅,看看能用什么办法尽快让您先生能够恢复健康。”周师傅恭敬地说完,随后对我鞠了一躬,然后便离开了。

周师傅走后,靳言安稳地睡了三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我在网上搜罗了食谱,让超市的人送来了食材,然后开始为靳言准备药膳。

后来,他大概被饭菜的味道香醒了,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口气吃了三碗饭,然后说感觉身体舒服了很多,那种劲头过去了。

我们刚吃完饭,靳言的电话便响了,他接起了电话,很自然地唤了一声:“妈。”

“准备好了吗?”多芬在电话那头问道。

“嗯,准备出发了。”靳言说。

“多米被抓了,计划有变,你到一个叫做十里河的地方来找我,我在这里的一家叫做风月的茶楼等你。”多芬说道。

我和靳言闻言都是一愣,靳言不动声色地说:“好的,大概几点钟?”

“下午三点半,我给你带了你最想要的东西,这几天是不是特别难受?”多芬在电话那边笑着问道。

“嗯。”靳言故意用十分虚弱的声音回答道,“我都快疯了,您要是再不给我,我会难受死的。”

“哈哈……”多芬在那边得意地笑道,“短暂的痛苦而已,一旦我们联手,以后会有源源不断的货源供应,你可以想要多少有多少,那时候你就会知道,这个东西为什么会令那么多人着迷了。”

“恩呢,妈妈,我现在眼前都是钱,我一想到就兴奋。”靳言无懈可击地回答道,他精湛的演技令我无比吃惊。

“下午三点,准时过来。不要带上你那个女人,以后我们有了钱,不怕没有女人。记得甩开她,有些事情不能让她知道得太多。”靳言母亲说道。

“知道了,妈妈。”靳言挂掉了电话,瘫倒在椅子上。

“怎么办?她换了地方,妈的真狡猾!十里河那边是闹市区,住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什么人都有,陈警官的布控白费了!”靳言生气地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