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打扰

第四十六章:打扰

听到声音的柳七七直接盖上了被子。

“我要睡了,你回去吧。”

尉迟慕卿走到了桌子边,点上了灯。

“生气了”尉迟慕卿听到她语气里的不对劲,一开始看到司徒平阳的时候他就想到柳七七可能会不高兴,所以才会晚上来一趟,果然,听她这样说话就知道她心里不是很舒服。

柳七七不说话,盖着被子翻过身不理他。

然后,她就感觉到旁边的空间好像沉了下去。

柳七七心知他躺在了自己身边,刚想说些什么,一阵感觉上来,就开始咳了起来。

“咳咳咳”她停不下来,掀起被子坐起来,“咳”

尉迟慕卿也坐了起来,轻轻拍着她给她顺气。

“咳咳咳”好像这次咳得异常厉害,柳七七的手上都染了血。

尉迟慕卿皱起了眉头,不是装出来的吗怎么会成这样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却不停,从怀里拿出带着的手帕,一手给她顺着气,一手轻轻擦着她嘴角咳出的血。

过了好一会儿,柳七七才停下,尉迟慕卿手里的帕子已经被血染透了。

“怎么这么厉害。”尉迟慕卿让柳七七靠在他的肩头,由于刚才咳得厉害,柳七七原本有些苍白的脸竟然有了丝血气。

“恩,吃了些东西。”经过刚才柳七七也没有力气跟他生气了,靠在他的肩膀上平复气息。

“吃了什么”尉迟慕卿也知道想让人相信不容易,没想到她直接损害了自己的身子。

“生血丹,还有,司徒平阳给下的毒。”柳七七虚弱的说出来,“我的体质决定了什么毒都对我没用,只能临时吃,保持一些毒发的症状,刚才怕是最后一次了。”

“伤身体吗”尉迟慕卿也知道柳七七的体质,没想到会这样麻烦,千毒不侵,有些时候还真是没有办法。

“没事,生血丹会补血的。”不就是吐出点血吗反正,她也不用担心什么。

“恩,我会尽快找个机会。”找个能让她不在装下去的机会。

“不用着急,我正好能好好待几天,苏叶也能养两天。”而且,她也不用一直吃,什么毒什么症状她可是很清楚的,今天第一天,以后几天她就装的像就好了,没有必要再吃毒药。

“能不吃就别吃了,一切还有我。”尉迟慕卿环上了她的肩,看到柳七七这样,他也是止不住的心疼。

“你今天,可是很厉害啊。”柳七七也清楚不过是演戏,但是看着尉迟慕卿和司徒平阳站在一起跟她冷眼相向她还是觉得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挠她的心,告诉她,她很生气。

“我”尉迟慕卿不知道说些什么,是他冷眼相向,但是司徒平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阴险,心狠,工于心计,虽然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但是心智之狡诈丝毫不输久在宫中的妃子,若是他当时有一丁点动摇,柳七七就危险了。

“我知道你是被迫的。”柳七七也明白,但是这是身为一个女人的本能吧,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站在一起她怎么可能高兴,原本以为自己是不会在意的,但是等到真正发生了她才明白,她没有那么心宽,她可以对任何人不在乎,但是尉迟慕卿,是她唯一一个小心眼的人。

“是我不好。”尉迟慕卿也歪头靠在柳七七头上,这是他心尖上的人啊,现在生气还不是他的错,“我以后只跟你站在一起。”

“我可不信,司徒平阳可是你唯一一个让进紫阳殿的女人。”柳七七闷闷的说。

“七七。”尉迟慕卿突然叫她,“你是不是吃醋了”尉迟慕卿嘴角扬了起来,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七七呢,让人喜欢得紧。

“我吃醋”柳七七一愣,她是在吃醋吗想了想刚才自己那个样子,好像还真的像是吃醋

“少得意了,我哪敢吃堂堂摄政王的醋。”柳七七脸颊有些热,她发现自从跟尉迟慕卿在一起之后自己的情绪变得越来越多了。

“是是,我得意了。”尉迟慕卿突然就想笑,“我让她进紫阳殿完全是因为她是夜来国的公主。”换句话说,他只是认这个身份而已,是谁根本不重要。

“真的”柳七七眼眉一挑,“那你还跟着她来芝兰院。”这给她一种尉迟慕卿很听司徒平阳话的感觉,虽然她不认为尉迟慕卿会听谁的话。

“自然是真的。”尉迟慕卿揉了揉她的头,“跟着她来芝兰院,还是为了见你。”

“”怎么问着问着又把她自己给问进去了柳七七摇了摇头,“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会说话。”

“我的话,只说给重要的人听。”尉迟慕卿看着柳七七。

“”柳七七直接被尉迟慕卿给说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这真的是那个冷情冷性的摄政王吗,好像哪里不太对。

“你还是早点睡吧,这一天也是够辛苦的。”尉迟慕卿给她把被子往上盖了盖。

“苏叶那边”柳七七也想睡 但是苏叶的伤还得换药。

“我派人过去。”尉迟慕卿哪里会让柳七七现在还出去。

“恩。”既然有人过去她也就不着急了,,反正,换个药而已,也没有什么难度。

柳七七忘了尉迟慕卿身边只有暗影他们,当苏叶看到突然出现的暗影,内心是崩溃的,她能不换药吗

“那个”苏叶欲哭无泪,她知道柳御医和摄政王是一起的,但是,每天都被这暗卫吓到还真是挑战,换药也得他来吗

“我给你换药。”暗影板着一张脸。

“啊,以后要离主子远一点。”暗魅抽着嘴角,主子还真是能折腾人,心疼自家媳妇,也不能这么把他们卖了吧。

“你还会担心”暗煞看了看暗魅,这小子凭着速度快被派过来保护柳七七,还会担心被卖了,这可是最轻松的活。

“啊,我当然不担心,反正一切都有老大。”暗魅笑的像只狐狸,反正有什么事都是暗影打头阵,他只负责笑就是了。

“呃”她知道是来给她换药的,她不想换啊摔

“我,会轻点的。”暗影看着苏叶一副苦着脸的样子,生硬的安慰了一句。

“呃好。”苏叶抱着阿七,手指微微发抖,她是真的很怕啊,为什么要让暗卫来给她换药,这是很毛骨悚然的事情啊。

阿七竖着耳朵看看苏叶又看看暗影,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凑上苏叶的怀里嗅了嗅又闭上了眼睛,恩,它困了,它要睡觉。

苏叶僵着身子看着暗影给她拆纱布,让她惊讶的是,明明表面上有着很大杀气的人,给她换药的时候手法却娴熟得很,而且真如他所说的,他很轻的在上药,像他们这种一直打架的人一定会经常受伤的,会包扎也不是很稀奇,但是手法还能这么照顾她倒真是让她吃了一惊,似乎,被他换药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一直担心自己会被他一个冲动就被杀了的心好像也放下了,仔细看看,认真给她换药的暗影好像也挺好看的,一身黑衣,高高扎起来的马尾再加上一侧垂下来的刘海,把他整个人衬的都肃静还有一点小帅,微微皱起的眉让苏叶看的都快入了神,突然阿七动了动,她才回过神。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兔子,发现它仍然闭着眼睛,心想可能是做噩梦了,于是抬起手轻轻顺了顺它通体雪白的毛,惹得它轻轻动了动头,调整了一下姿势睡了下去。

柳七七动了动头,睁开了眼,昨日夜里竟然真的靠着尉迟慕卿睡着了,是她太累了吗看着在自己身上盖的很严实的被子,柳七七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划过似的,暖暖的,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柳姐姐,今天感觉可好些了”大早晨的,沐晴就拿着一副药走进了屋内。

“没事。”柳七七仍旧是一副客气的样子,事到如今,她也没有指望沐晴能够再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仍旧是这样平淡的过了下去,七天之后,苏叶的伤好了七七八八,已经能正常的下地行走了,沐晴也就回去收拾尉迟锋的东西了,他应该是今天回来。

“柳御医,你感觉怎么样”苏叶扶着柳七七在院子里走动走动。

“没事,假的。”柳七七刚想坐下来,就看到院门外围过来了一群人。

“去看看,怎么回事。”柳七七指着院门。

“是。”苏叶刚要往前走,外边的人就走了进来。

“这位就是柳御医吧,打扰了。”来人一副丫环的装扮,气势却没有丝毫打扰的自觉。

柳七七坐在前两日放在院子里的木椅上,“你也知道打扰我了。”

“奴婢是陈贵妃院子里的丫环芯儿,奉贵妃之命来的。”

“原来是陈贵妃,那又如何”柳七七整了整身上的披风,“进我的芝兰院可是要经过摄政王允许的。”

“不好意思这位姐姐,可否有拿摄政王的文书”苏叶这几天跟在柳七七身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个七七八八,也知道前一段时间柳七七被罚禁足的事情,现在直接站出来就对着来人发难了,这丫环,很显然来者不善。

“有贵妃娘娘的命令就好了,御医只是一名御医,违背娘娘的命令不太好吧。”芯儿可没有太后身边的丫环会说话,一副倨傲的样子。

“所以呢”柳七七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芯儿还没说完话就被人打断了。

“芯儿,不可无礼。”

“三殿下。”看到来人她赶紧行礼。

“三殿下。”柳七七看到尉迟仪也站了起来,带着苏叶行礼。

“不用多礼。”尉迟仪摆了摆手。

“听说这两日柳御医生病了,可好些了”尉迟仪直接坐在了对着柳七七的石凳上。

“多谢殿下记挂,好多了。”

柳七七摸不准他们这是来干什么的,索性也顺着尉迟仪坐了下来,既然猜不透那就不猜了。

“那”尉迟仪话还没说完,就又被人打断了。

“七七”尉迟锋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沐晴。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尉迟锋看到尉迟仪整个人都蔫了下去。

“皇兄。”尉迟锋一脸纳闷,怎么皇兄也会过来,他记得他和七七不熟啊。

“五殿下。”柳七七再一次站起来,对着尉迟锋行礼。

“没事没事,你坐着,都生病了就别再乱动了,坐着就好。”尉迟锋自顾自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