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合作

第五十二章:合作

“演戏”柳七七抬头看向他,演什么戏。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过几天我引出来司徒平阳,把解药弄出来,还得要你配合。”尉迟慕卿抱着柳七七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伤害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那我该怎么做”柳七七看着他,总觉得他会做出什么她不能接受的事情,找司徒平阳,虽然她还没弄清楚这个夜来国的公主到底是来做什么的,但是,和亲一定是个幌子,司徒平阳和突然出现在清心苑的司徒平寒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你”尉迟慕卿凑近她的耳朵,小声说了些什么。

“不行。”柳七七听完他的话直接否定了,这种损及自身的法子,她绝对不能同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的身体很重要,这样的法子想都别想。”

柳七七皱眉看着他,“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这种毒是伤不到我的,反倒是你身上本就中了蚀骨散,再加上毒性这么高的东西,就算是我,也不能有把握能救下你,解不了就算了,不就是咳血吗,我还不信司徒平阳能让我咳死。”柳七七是真的生气了,有什么必要非让他搭上性命只为一个伤不到她的东西。

“七七,你先别急,小心身体。”尉迟慕卿原本没有想告诉她,但是计划实施少不了柳七七的帮忙,他心知柳七七不会答应,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

“不行,这件事我不答应。”柳七七满眼的不赞同,“我宁可一直咳下去,实在不行,我就”

柳七七还没说完就被尉迟慕卿伸出手指覆在了唇上,他知道她想说什么,实在不行就只有暴露她灵隐之体的身份了,但是这种做法他也不能接受,一个灵隐之体足以引来几国之间的轰动,他不能把七七推出去,纵然他实力不弱,但几国的偷袭即便是他也难以招架,这无疑是让七七送命。

“那就不解了,这种毒很奇特,它的配方我也研究出了不少,不然我也装不出来,只是还少了几样重要的东西,我本就是医师,缓解毒发很正常,这也是司徒平阳没有起疑的原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不然,谁来给你解毒。”

柳七七看着尉迟慕卿皱起的眉头,想到他可能又陷入了自责中,伸出双手,转过他的头与他对视。

“这不是你的错,我自愿的。”真中毒也好,假中毒也罢,不过就是让她难过几日,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与他一起,自然要一起承担所有的事情,好的坏的,她都接受。

“七七”尉迟慕卿仍旧皱着眉,看着她清澈的眸子,正是因为她不怨,不恼,他才会心疼,这样理解他包容他的人,在这世上,也不过就七七一个罢了,以前母妃受罚,甚至自尽,他都只能眼睁睁看着,现在,她就在自己眼前,他再也不会放纵那些人,安获也好,司徒平阳也罢,敢伤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一个也不会

“我”尉迟慕卿还想说什么,却被柳七七堵住了唇。

“我,我可是刚吐过血的你可”柳七七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尉迟慕卿反客为主,抚上了她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原本残留在鼻息间的血气,全都被他洗刷了个干干净净,换上了他的气息。

柳七七也不闪躲,微微眯开了眼睛,看着放大的俊颜,双手换上了他的脖子,不知道,她还能这样吻他几次,只怕,世事无常,见他一面都要请求上天垂怜。

尉迟慕卿好似察觉到了柳七七的失神,轻轻抚上了她的背,直到,她睡了过去。

尉迟慕卿看着倒在怀里的人儿,亲了亲她的额头,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他做好的决定,是不会变的,刚刚不说话是因为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办法反对柳七七,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没有办法说一个不字,去南城治疗瘟疫也是,明知道她会有危险,他还是放她去了,就好像让她不高兴,他的世界会落满枯黄似的,是天大的罪过,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着她,所以,刚刚他点了柳七七的穴,只要她醒着,尉迟慕卿敢肯定,他今天不可能说服她,至于后果,能让她好好地,比什么都重要。

“主子。”暗影忽然闪了进来。

“把苏叶叫过来。”

“太后娘娘近日可是有些不适”司徒平阳仍旧是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哀家能有什么事,不过是头疼的老毛病了。”太后状似不适的揉了揉头,“怎的今日没有去紫阳殿,反到来我这老婆子这了莫不是我那皇儿惹你不开心了”

“太后娘娘。”司徒平阳被太后说的直跳脚,“我可是专程来看您的,您再这样说我,我可不来了。”

“是是是,哀家错了还不成。”太后看着司徒平阳生气,笑了出来。

“你们都下去吧,人太多哀家看的心烦,让平阳丫头陪哀家说说话就行。”

“是。”殿里的丫环们深知这异国的公主最近在太后面前可是受宠的很,丝毫不敢怠慢,快速的退了出去,临去前如意还贴心的关上了殿门。

偌大的宫殿里,只剩下了司徒平阳和太后。

“太后娘娘莫不是着急了”司徒平阳在靠近太后的位置坐下,原本乖巧可爱的模样也褪了下去。

“那镯子”贤仪皱着眉,她给柳七七的镯子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得很,尉迟慕卿的母妃,留下的唯一的东西,莫非柳七七没有暴露出来

“太后娘娘有所不知,这位御医我之前调查过,在京城中最为出名,原因自然不仅仅是医术好,还因为这位御医是唯一一个不给权贵面子却能免费为穷苦人治病的医师,这样的人,怕是也不会用太后娘娘给的东西,毕竟,您给的东西太过贵重,而且”司徒平阳拉长了声音。

“什么”太后回来的时间不长,对于这些,自然是不太清楚的。

“您给她镯子那天,小女不才,也给了她一些东西,还有那镯子上,我也加了些东西。”司徒平阳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只不过这些东西不是饰品,而是噬命的。

“别的东西。”太后重复了一遍,看着司徒平阳的眼睛也变了变。

“太后娘娘不用担心,既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这点合作的诚意,我还是有的。”司徒平阳为了让太后安心,还好心安慰了一句。

“希望你言而有信。”贤仪看了她一眼,不然的话她也不会乖乖配合。

“那是自然,您想要尉迟慕卿的命,我想要的,也必须让他死,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想想,怎么杀了他身边的那个御医吧,这个人的医术,可是比之前的人都高出不少,尉迟慕卿都很少毒发了,这对你我,可不是好事啊。”现在司徒平阳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人前的乖巧样子,敢跟一国太后这样说话,谁还能将她跟之前的平阳公主联系起来。

“你给她下的毒呢”

“我去看过,柳七七身上的毒已经发作了,不过她也是医师,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延缓了症状,据说,最近送药去紫阳殿的都换成了她身边新过去的小丫环,想来这几日,她也不好过。”司徒平阳冷笑了一声,她下的毒可是夜来国皇室中不外传的百香毒,任柳七七医术再高强也不可能解开。

“那还真是有劳平阳姑娘了。”太后确定柳七七不会活下来后,也就放心了,连带着说话都客气了不少。

“不过,既然姑娘有这等本事,为什么不直接对尉迟慕卿下手呢”太后有些疑惑,按照司徒平阳与尉迟慕卿的亲近,直接下手不是更快。

“尉迟慕卿身上的蚀骨散已经深入骨髓,而且这种毒几乎堪比万毒之首,其他的毒药就对他没了作用,所以我们只能先除掉御医,然后诱使尉迟慕卿毒发,到时候,可就没人救得了他了。”对毒药的了解,司徒平阳比柳七七要多得多,所以,柳七七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

“原来如此。”太后点了点头,还是要先除掉御医啊,一双有些年老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狠绝。

“刘太医,怎么样”暗影紧张的问刚刚给尉迟慕卿把过脉的刘太医,说话间还有些紧张。

“没事,这毒药对摄政王的伤害不大。”

“伤害不大”尉迟慕卿眸子暗了暗,那天他把苏叶叫了过去,拿了些柳七七配出的毒药,并询问了柳七七是怎么服用的,没想到,竟然对他伤害不大。

“为什么”

“老臣行医多年,见过最复杂的毒就是您身上的蚀骨散,或许,这毒被蚀骨散给化掉了也说不定,况且,灵隐之血可解千毒,您服用了这么长时间,这些毒药伤不到您也是正常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刘太医的分析也是说对了。

尉迟慕卿皱眉,这样也不行吗没想到七七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毒对他也没用的话对别人呢

href"e." taret"lank">e.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