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夜谈

第三十五章:夜谈

“直到伤好。”尉迟慕卿命令似地说,许是多年上位者的习惯,让他说话都不自觉带了些威严。

“那你的毒怎么办”柳七七是没意见,反正来都来了,待着就待着,但是,尉迟慕卿的身上还有毒呢,这要是她不在的时候万一毒发了怎么办她可冒不起这个险。

“不会的,我会注意,而且,还有你给留下的药。”尉迟慕卿尽量说的清楚些,好让她放心。

“恩,那你自己小心。”柳七七虽然不信尉迟慕卿能照顾好他自己,但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在他走后多交带一些事情给暗影他们了。

三日后,被摔到动弹不得的柳七七终于能下床走动了,虽然走动幅度不大但好歹也是能动的,双脚踏上地面久违的踏实感让柳七七竟然有些怀念,上一次伤成这样还是以前小的时候呢好在那个时候有师父,她就算受伤了也没有太担心,这次,虽然师父不在,但是她仍然没有觉得惊险,或许,是仍然有人救了她吧。

那日从青山出来的时候,她虽然受了伤但也还能看到四周的情况,纵使尉迟慕卿的速度很快,但她还是猜到了为什么尉迟慕卿刚见到她的时候会紧张,一排排发射暗器的洞口,被磨得发亮的匕首,还有成人手臂粗的铁链每一件都看得她心惊,还好她直接掉到了最里边,不然别说尉迟慕卿,就连她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而且,那山里的构造神似迷宫,若不是尉迟慕卿抱着她,就算没有那些机关,柳七七都能肯定,她走不出去,也可以看出尉迟慕卿对尉迟慕远的重视,毕竟,他是唯一带给尉迟慕卿温暖的人啊。

柳七七站在桌前,凝神远眺,尉迟慕卿慕卿,你的毒,该何解

看到桌上的笔墨,鬼使神差般的,柳七七提笔就写,笔随心动,写完之后就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尉迟慕卿。

看着自己写的四个大字,柳七七摇了摇头,拿起笔重新写。

慕卿。

柳七七嘴角抽搐着看着,原来,她竟已是这般想他了吗以前一直在宫中,往返于紫阳殿和芝兰院之间,整日里好像也没怎么见过除他之外的人,这样一别三日,不想,写出的字全都是他。

看着一大张写满他名字的纸,柳七七有些不知所措,索性直接扔了,她总不能在这写了半天人家的名字,还要告诉他她想他了柳七七摇了摇头,她肯定是疯了,从山上摔下来一次,总不至于把自己给摔傻了吧,她放下手里的笔,走出了屋子。

屋外的暗魅看的一脸复杂,若是柳御医知道那根毛笔是除他们主子之外无一人敢动的怜妃留下的遗物的话,估计会被吓死,刚刚柳御医放笔的时候,他那个心尖颤的啊,生怕那只笔给断了,按照他家主子的脾气,肯定不会怪到柳御医身上,那遭殃的肯定是他,暗魅苦着一张脸,不过,这里的纸也是上好的宣纸,柳御医这样随随便便给扔了,看的他着实心痛,那可都是钱啊,不过那张纸,他觉得还是要找出来,毕竟,柳御医难得这样泄露过情绪,这被她扔了的纸还可以压平不是。

走出屋子的柳七七哪里想得到自己的字已经被暗魅给盯上了,不过是随手写的字,谁知道,后来还会帮她一个大忙,省了不少麻烦。

尉迟慕卿轻轻推门,生怕自己动作过大,把柳七七吵醒了。

“慕卿”

却是没想到她本来就醒着,听见声音索性也就不再轻手轻脚,直接走了过去。

“怎么不点灯”正是因为屋内没有亮着,所以他才会以为柳七七睡了,他坐在床边,“睡不着”

柳七七慢慢坐了起来,“有些事想跟你说。”

尉迟慕卿一手护住她的头,一手轻扶着她的肩,“不疼了吗”

“好多了。”柳七七借着他的力,靠在了他怀里。

“想说什么”尉迟慕卿小心地抱着她,生怕自己下手没轻重,弄疼了她。

“你的皇兄,尉迟慕远。”柳七七正视他,“他疯癫,是因为沾染了灵隐之血。”

“我知道,你说过。”尉迟慕卿不以为然,那日在青山柳七七就告诉了他,但是这有什么,皇兄出事的时候,柳七七还不知道在哪里治病呢,这跟她能有什么关系

“这灵隐之血没有传承性,不是么”尉迟慕卿反问,似是知道柳七七在担心什么,他就直接一句话,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夜来国有一位长公主,她的血也是灵隐之血,不过就是没有我身上的纯粹。”柳七七见尉迟慕卿完全没有怀疑她,心下有些安定,毕竟是和她有关的事情,虽然不是她做的,但是尉迟慕卿的态度也很重要,这何尝不是一种试探啊,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也不会再像当年一样,懵懂无知了。

“这是真的”尉迟慕卿眉头微皱,那这么说,皇兄的疯癫怕是还有别的牵扯,想来也是,当初皇兄刚出事的时候他穷尽所有办法就是查不出来一点有用的东西,这也是他冒着天下大不讳把皇兄藏在青山的原因,既然有人下毒手,就绝不会停手。

“师父告诉我的。”柳七七苦笑,她这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师父,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来一些有趣的事情,由于她的体质特殊,师父就多注意了些这方面的消息,告诉她也是为了宽慰她,是为了让她知道她与别人没什么不同的,师父用心良苦,她比谁都懂。

“有师如此,也是件幸事。”尉迟慕卿自然也猜出来柳七七这位师父的用意,但是,既然这么疼她,为什么这么多年,只留下了她一个人

“对啊,归一山人,说到底他还是个老顽童。”柳七七勾了勾嘴角,“每次回来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去玩。”

“归一山人”尉迟慕卿重复了一遍。

“我师父的名讳。”柳七七点了点头,“他每次给人治病都不会留下姓名,所以也没有那么出名,所作所为也都是凭心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收了我。”想起那个时候柳七七还有些怀念。

“你这师父,倒也有趣。”尉迟慕卿静静地听,同时将她往自己肩上靠了靠,让她不用那么费力。

“所以,你的皇兄,你打算怎么办”柳七七这才发现原本说着尉迟慕远的重点已经偏离了原先的轨道,匆忙又问他。

“先不管他。”

“恩”柳七七带着疑惑看他,他的皇兄不是对他最好的吗怎么说不管就不管了,再加上尉迟慕卿一直没有表情的脸,她可一点都不觉得尉迟慕卿是在开玩笑。

“既然找到了动手的人,就等着他们来上钩就是。”尉迟慕卿一句话打消了柳七七的疑虑,是啊,敌在明我在暗,他们完全可以只留在这里等着对方找上门来,到时候直接下套就好了。

尉迟慕卿看着眼睛突然有些发亮的眼睛,就知道她又在想什么,这小妮子,平日里镇定的跟什么似的,只要一有什么心思,眼睛就会不自觉发亮,就好像繁星闪动,无人能及。

“那你有没有想好怎么办”柳七七笑的有些奸诈,但在尉迟慕卿眼里,却是可爱得很,她这样的表情才有了些平常小姑娘的感觉,平日里镇定的模样,虽然正常,但也莫名让他觉得心疼,她本该可以更开心的。

“暂时没有。”这可是说的实话了,他刚刚得知夜来国也有一位灵隐之体,还没有仔细查证,布防什么的,他的有的是时间。

“鱼儿上钩了就带我去看。”难得柳七七今日这样有兴趣,尉迟慕卿也顺势答应了下来,说到底,七七的功劳还是很大的。

“还有什么要问的”说完了他皇兄,接下来,该说

“那位突然回来的太后。”柳七七想到这也恢复了原先的心情,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太后回来的太过诡异。

“那就是我皇兄的生母,原先的贤仪皇后。”尉迟慕卿简单地把她的身份介绍了一遍。

“她是在你皇兄出事后住进寺庙的”柳七七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尉迟慕远,以前还能说先帝,现在知道他没死,就觉得喊人家先帝有些不太合适。

好在尉迟慕卿没有特别在乎,“恩,就在皇兄驾崩之后。”

“她不知道,她的儿子还活着”

“若是知道,我还会在这里么”尉迟慕卿反问,“除了我和暗卫还有误闯的你就没有别人知道了。”

“那这太后,怎么处理”毕竟明面上是尉迟慕卿的母后,虽然柳七七不认为尉迟慕卿会叫她母后,但是,身份明摆着,她作为御医还可以拿摄政王来压一压,但是长此以往可不是个好办法。

“七七,你”尉迟慕卿突然很正式的看向柳七七。

“恩”柳七七被他看的心里发毛。

“我要扳倒太后,你可以吗”若是她不愿,他也不勉强,毕竟此事凶险,他也不愿意让柳七七涉险,如果可以他宁可柳七七一直呆在这里,不去掺和外边的纷纷扰扰 只做他的七七就好,只是,他怎么舍得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她身上。

“当然。”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