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我会和他分手

“紫嫣,什么时候我们之间变成这样了?”靳言开了口,语调却一改之前的凌厉,听上去带着一种浓浓的凄楚。

他叫她“紫嫣”,如此亲昵的称呼,听得我一阵心惊,不禁扭头看他。他没有看我,眼睛直直地望着沈紫嫣,我又望向沈紫嫣,发现沈紫嫣的神情被他这一句话问得愣住了,紧接着面部表情呈现出一丝丝的纠结。

“什么时候,呵呵,还不都是因为你吗?”沈紫嫣苦笑了一下,扭过头去,几乎要落下泪来。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们之间并不简单,而且似乎,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故事。

“我知道。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今天,我向你道歉,当着小书的面。”靳言竟然变得十分地诚恳,这种诚恳的态度让我更觉心惊。

“何必当着她的面,她也不过就是……”沈紫嫣话说到一半,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下去。

“我们好好谈谈吧,心平气和地谈一谈。我和你认识了这么多年,从小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靳言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这样的神情和语气,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觉得我完全像一个局外人,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这些看似充满神情的话语。

“你不用试图打动我,没用的,也别在这贱人面前装逼,不爱听。”沈紫嫣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像她这样养尊处优惯了的人,习惯了吃硬不吃软。

“呵呵……”靳言苦笑着,鼻翼又开始有了微微的颤动,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发火,他问沈紫嫣:“你记得小时候,我们立下的誓言吗?”

沈紫嫣的脸明显抽动了一下,却故意说:“什么誓言,早就不记得了。”

“那好,你既然不想沟通就算了。我告诉你,我必须和潘如书在一起,你打算怎么办?”靳言见她这样,于是干干脆脆地宣布道。

“你想清楚了?什么都不管了?你爸可是投了不少钱呐,如果违约,那违约金……反正我不说你也明白。”沈紫嫣完全有恃无恐地说道,随后,她的目光似毒蛇一般狠狠地瞅了我一眼,一副恨不能把我生吞活剥的模样。

“你一定要这样吗?”靳言冷冷地问道。

“是你一定要这样。这女的有什么好,我沈紫嫣哪里比不上她?难道在眼里我不单单比不上她,连潘如书都比不上吗?”沈紫嫣大声地问道,说到最后突然哽咽了,但很快她的语气又变得生冷:“现在我也不和你谈什么感情了,我们从小到大积攒的那点感情早被我们挥霍光了。你要是想和我退婚,你自己要想清楚。现在,是你家有难处,我家在帮,我希望你最好想明白!”

“好!”靳言咬牙说道。

沈紫嫣再也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她再次阴狠地望了我一眼,似乎不想在我面前哭,拿起包转身就朝门外走,连桌上的咖啡都未喝一口。

靳言没有拦住她,他瘫软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没事,大不了我爸一辈子不认我,反正这种被当棋子的生活我也算是受够了。”

“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靳言?”我从沈紫嫣的话里听出了许多的含义,可是沈紫嫣没有明说,我只能靠猜测。

“没什么,你不用想太多,天塌下来我会顶着,只要有我一条命在,没人能伤害你,我爸也不能。”靳言说完,强颜欢笑地对着我微笑了一下,故作轻松地对我说:“以后,我们终于可以好好在一起了。不过,我可能又要变成穷光蛋了。你会喜欢穷光蛋靳言吗?噢……对,其实压根不用问你这个问题,你早就用行动回答过我了。”

“靳言,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实话?我想知道沈紫嫣为什么那么说?你家现在真的面临了难关吗?”我无法轻松得起来,沈紫嫣的话让我心里有了许许多多不好的联想。而其中有一点,是我最最担心的。

“那都是次要的,你别管了。我估计一会儿我爸该打我电话了,宝贝,晚上不能陪你了。不过,你记得我爱你。一有空我就会给你发信息,好吗?”他柔声对我说,脸上有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

“靳言,你别冲动,别因为我把你家都毁了。我不知道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你去找沈紫嫣,你和她解释吧。我不闹了,我也不生气了,我只希望你好,真的。”他脸上的表情让我十分害怕,当亲耳听到沈紫嫣那样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切比靳言说的更加严重。原来一直以来他并没有骗我,一切真的如同他所说的,订婚或许根本就是一场商业性的联盟,他爸爸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不然以靳言的个性不可能轻易就妥协于订婚。

“没事,我已经想明白了。就算我失去全世界,我也不能失去你。我知道你最在乎的是什么,你最在乎的,是不能光明正大地和我走在马路上,不能真正成为我的女朋友陪我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能让别人接纳你,对吗?”靳言故意装作十分成熟的样子,其实我知道此刻他的心情一定比我还乱。

也许因为他的这一次冲动,他父亲苦心经营的一切都被毁了。如果后果如此严重,那我和靳言根本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当初私奔,他为我放弃了一切,最后还是妥协了,难道我们之间还要再经历一次这样毫无意义的挣扎吗?怎么逃,终究逃不过命运。或许我和靳言,压根就不应该相遇。

“你回去吧,回去和你爸爸好好说说。我也累了,我回去休息了。”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对他说道。那一刻,我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好。那我送你回去,然后我再走。”他急忙说道,并没有丝毫依依不舍。的确在这种时候,他越早出现在他父亲面前越好,他心里也明白的。

“别了,送我你就来不及了,你去吧,我打车回去就好。”我连忙说道。

“好,那我给你钱,你打车回去,如果太危险就让刑风来接你。”他说完,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不由分说地递到我的手里,随后在我的额头上用力深吻了一下,对我说:“你什么都不用多想,安心等着我,未来我要和你好好在一起。”

“好。”我凄楚一笑,看着他决然而去的背影,泪一下就掉了下来,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着。

我想,或许我和靳言再也不会在一起了……心好痛啊。可是,我不能放任他毁掉自己的一切。

靳言走后,我独自一人坐在包厢里,我拿起电话打给刑风,问刑风要了沈紫嫣的电话号码,之后拨通了她的电话。

“沈紫嫣,我是潘如书,我想和你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你先别挂,我会和靳言分手。你过来吧,我在刚才的包厢等你。”

我说完,没等她说话我就挂了电话。我相信她会来的,她和靳言之前的那一段对话,我听得出她对靳言的感情比我想象的更深。

我把电话放在桌子上安静地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十分钟,二十分钟,二十五分钟……终于,门被推开了,沈紫嫣披着头发款款走了进来,蔑视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还没和家里人说这件事,对吗?”我直接问道。

她诧异了一下,紧接着依然摆出了一副高傲的姿态,她说:“这个不用你管。你不是说你要和靳言分手吗?说说看,你要怎么和他分手?”

“你先告诉我,你说了没有?如果你说了,一切就没有意义了。”我说话的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的神情顿时松懈了许多,她把额前的头发拨到了脑后,有些不自然地说:“还没有,我爸晚上出去应酬了,外面太吵不方便讲话,要不然早说了。”

果然一切和我猜测得一样。我看得出来她对靳言的感情,并非她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也并非靳言理解的那么肤浅。沈紫嫣,她虽然骄纵,但是她的感情有真实的成分,要不然她这样的年纪,又怎么可能会甘心过早地和一个人绑定在一起。

“那就好……”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和他分手,我想听听。”她虽然极力掩饰,但我分明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欣喜。

“你先回答我三个问题,然后我再告诉你。”

“你怎么这么啰嗦?”

“你爱靳言吗?”我并没有理会她不耐烦的态度,径直问道。

她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她摇了摇头,但她的身体反应分明出卖了她。

“以后如果你们一起出国,请一定要对他好。”

“喂喂喂,他是我未婚夫,这话轮不到你说吧?”她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

“如果可以,别在他面前提到我,好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提你干嘛,有必要吗?要不是你,我和靳言早和好了,现在早就在国外逍遥快活了……”她顿时一肚子的怨气,又很不耐烦地问我:“你到底想说什么?要说快点说,这里马上要关门了,我没工夫和你在这儿琼瑶。我就告诉你一句,潘如书,光凭你,还没有资格能和我叫板,要不是……算了,我懒得和你扯这么多。你赶紧说重点。”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