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光明与黑暗

靳言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去小卖部买了几瓶水和两桶方便面,大概生怕我不吃东西,于是又买了我最爱吃的提子和酸梅,然后我们一起进入了候车室。

离火车开动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我们并肩坐在这拥挤逼仄、充斥着种种气味的候车室里,靳言对我说:“时间还有一会儿,你要么靠在我肩上睡一会儿。”

我一开始摇了摇头,后来实在是支撑不住了,不知不觉靠在了他的肩上,我感觉他轻轻拨弄了我的头,让我枕在了他的腿上,我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靳言柔声唤醒了我:“小书,快起来,要检票了。”

我揉了揉眼睛,从他大腿上起来,他大力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检票进站,因为这里是过路站,火车停靠的时间很短,一路上我们都在奔跑,靳言背着大包抓着我的手一路狂奔,终于赶在人群里上了车。

他拉着我穿过了拥挤的人群,找到了座位之后,让我先坐下,然后他卸下了肩上的大包,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乘坐火车的机会并不多,印象中好像除了那一年18岁和靳言一起私奔的时候坐过火车之外,这竟然是第二次,而且还是和他一起。

火车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挤,车厢里空气不流通,气味比候车室的气味还要浓郁,我看得出靳言在极力忍耐着这一股浓浓的气味,他掏出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备好的口香糖,递给我说:“嚼一根,闭上眼睛听音乐。我去问问有没有卧铺票,有的话我们补上,我很快就回来。”

那一刻,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我猛地抓住了他的手。他惊讶又惊喜地回头,在我额头上迅速亲吻了一下,柔声说:“乖,我保证一定回来。”

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心理上开始对他有了一点点的依赖,我已经承受了和球球在一夜之间的生离,我无法再承受靳言在人海里忽然的消失。

我呆呆地望着他背影,看着他用力地穿梭到人群里,然后消失在车厢的节点,之后便不见了。当看到他消失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我一直望着那个入口,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他依然没有回来,我几乎按捺不住想起身过去看看,就在我再也忍不住想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捧着一盒盒饭出现在了那里。

他在人群中显得好高啊,当他出现的那一刻,我的心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慌忙坐下来,假装自己并没有站起来,心里却为自己蹩脚的行为感觉可笑。

他端着一盒香喷喷的盒饭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头上满头大汗,虽然已经是秋天了可是天气依然闷热得要命,他对我说:“盒饭快卖光了,我跑了好几节车厢才买到这么一盒。小书,你多少吃一点儿。”

“好。”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还有很多路要走,所以没有客气,接过来把餐桌上的东西挪了挪位置,便打开了盒饭。

火车上的盒饭并不好吃,靳言坐在我的身边,目光温柔地看着我吃。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他开始用手轻轻地拨弄我的头发,大概怕我误会,他说:“你后脑勺的头发有些凌乱,我知道你爱干净,我帮你拨弄一下。”

我吃了一会儿之后,依然没有多少胃口,我说:“我不吃了。”

“再吃点吧。你这些天都没怎么吃饭。”他劝我道。

我摇了摇头,于是他直接把我剩下的盒饭拿过去,想都没想就吃了起来。那一刻我看着他的动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说:“这是我吃过的,你怎么就吃了?”

“没事,我喜欢这样吃。”他快速回答道,很快吃完了盒饭里剩下的所有饭菜,甚至连我剩下的肥肉都不放过。

我完全看愣了,他飞快起身穿过车厢扔掉了盒饭,把毛巾拧湿了拿过来递给我说:“你擦擦脸,然后去一趟卫生间,之后你就睡吧。我已经和列车员说了,他说有卧铺会立马通知我。”

我没想到他如今会如此细致地对待我,看着他脸上一脸的惶恐和虔诚,我原本冰冷的心又有了一丝丝的裂缝,那条缝里透着和煦的阳光,我不知道彻底撕开这条裂缝后,等待我的是永远如今天这般温暖的阳光还是又如同昨日一般忽然而至的暴风雨。可是毕竟这一刻,在这样拥挤的人群里,我身边有一个人陪着我,他愿意陪我万水千山,去寻找我们共同的孩子。

这,就是所谓的“共患难”吧。

我擦了擦脸后,他拉着我去了车厢的洗手间,我进去的时候,他耐心地等在外面。从前他不会这样做,他总是习惯我这样对他。可是今天,在我最煎熬最需要人援助的时候,他毅然为我撑起了一片天。

从洗手间回来后,我靠在他的肩膀上,火车轰隆隆地驶向一个我和他从未去过的城市,光线由亮到暗,又一个黑夜来临了。

我根本无法睡去,这些日子只要一闭眼我便梦到了球球的哭声,我总是反反复复做着同一个梦,每一次从梦中惊醒身上都是一身虚汗。

靳言一直紧紧握住我的手,每一次我一惊醒他边连忙摇醒我:“怎么了怎么,又做噩梦了吗?”

“靳言,你说球球不会出事吧?为什么我总是梦到球球在哭?”我难过地问道。

“不会的,我们的儿子一定会很坚强,他不会有事的。”靳言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感觉到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我好害怕。”黑暗中,车厢里乌压压的人群都进入了睡眠状态,似乎全世界只有我和靳言醒着一般。

“别害怕。我在。不管未来面对什么,我们一定要乐观要积极,不要去想球球会不会遭受什么不测,在没有找到球球之前,我们一定要坚信,球球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靳言对我说道。

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他说:“睡吧,别想那么多,我们要保存体力,路还长着,为了球球,我们一定要保重好自己。”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枕在他的腿上,努力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火车继续轰隆轰隆地经过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明明灭灭中,终点站终于到了。

在快要下车的那一刻,靳言叫醒了我,我站起来的时候,他腿麻得都有点儿站不起来了,我连忙去扶他,他揉了揉膝盖,然后说:“没事,就有点发麻,马上就好了。”

“你昨晚睡了吗?”我看着他满眼的血丝,明知故问,心里涌起一丝莫名的内疚。

“没敢睡,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我一定要看好你。”他小声地说完,随后试着挪了两步,把放在行李架上的大包拿下来,又把我背在肩头的小包从我背上卸下来挂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对我说:“人太多了,我们等他们先下去我们再走,你再坐会儿。”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南昌站。出站之后,我们去取了大姐早就为我们预定好的动车票,马不停蹄地坐上了开往四川的动车。

这一路的奔波让我们都十分疲惫,找不到球球的事实让我们的心都无比地沉重,我看得出来靳言心里比我的心事更重,但是他竭尽全力表现出一副淡然的样子,这一路上,他为了让我宽心,于是从手机上找了无数父母历经多年终于找到孩子的文章给我看,可是我越看越觉得心里沉重。

一个又一个血的教训在不断地上演着,每一个丢了孩子的父母都和我们这样仿佛亡命一般奔波在天涯海角,得到的每一个细小的线索都不愿意放弃,一路追寻一路流浪,为了找寻失去的孩子荒废了自己所有的人生,一大批的孩子因为被犯罪分子拐卖而被迫离开了父母离开了温暖的家,在还没有来得及感受这个世界的温暖的时候便被人卖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幸运的孩子或许还能有养父母的好生对待,不幸运的孩子只能被人利用折磨成残疾跟着一大批的乞讨人员痛苦地在这个世界上流浪,这些报道上触目惊心的数字让我和靳言都陷入了一种无言的沉重当中,也让我们明白,像我们这样因为孩子忽然走失而承受无尽痛苦的父母不在少数……

有些寻找了整整一二十年才找到自己的亲生孩子,有些一辈子苦苦寻觅孩子却不知道流落到了何处生死未卜,有些孩子因为没有父母的认领只能被福利机构收养一辈子见不到自己的爸妈……不踏入这个世界我们根本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比我们更加悲惨的事情在发生,原来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数不尽的黑暗在不断轮回,就像昼与夜的交替一般无声无息。

我和靳言头挨着头看到了最后,当动车到站的时候,我们双双脚软,彼此用力握住对方的手,互相深深地望了一眼,忽然两个人都没有了勇气下车。

万一,这一批被解救的孩子里没有球球呢?……我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