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你喜欢她,对不对

果然,他的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但仅仅是那一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微微一笑,拿起酒杯对着我说:“我们好久没有喝酒了,陪我喝一杯吧?”

我刚想拿起酒杯,却被赵秦汉夺了过去,赵秦汉说:“小书说了她不能喝酒,这杯酒,还是由我来代替吧。”

“潘如书,你怎么认为?”靳言破天荒竟一直耐着性子,随即把话题抛向了我。

我顿时有些为难,但是赵秦汉一心为我,我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于是,我说:“还是让他喝吧,我晚上真不舒服。”

那一刻,靳言的脸色真的变了。我看到他的鼻翼有些微微的颤动,似乎是真的动了怒,但却一直在隐忍。

他没有和赵秦汉碰杯,自顾自地喝下一整杯洋酒,随后站起来朝外走去。我以为他要离开,不自觉站了起来望向他。没想到,他并没有走向大门口,却朝着舞台走了过去。

不知道他对那位正在歌唱的驻唱歌手说了些什么,那位歌手把吉他递给了他,然后把位置让了出来。

靳言抱着吉他坐在高脚凳上,往台下扫视了一圈,调试了几下吉他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对着话筒说:“我想唱一首歌,给懂的人听。一首蔡健雅的《异类的同类》,送给大家。”

白色的投影灯把所有光芒聚焦在了他的身上,灯光下他的样子看上去格外干净。发型修剪齐整,鬓角分明,眼睛低垂,认真地拨弄着琴弦,那动人的前奏旋律开始在大厅里回响。

他抬起头,微眯着眼睛似乎全心投入到了歌曲之中,很快,他对着话筒唱了起来,嗓音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慵懒,歌声透着一种浓浓的伤感与孤独,一句句歌词就仿佛他的心声在诉说一样:“我的虚荣\我的词穷\尴尬面孔\委屈笑容\怎么不同\唯有你懂\异类的同类\眼泪\和汗水\快乐或颓废\只为\有你陪\你我同属\一种生物\用肌肤\掩饰住\真面目\你是谁不清楚\默契确认无误\好无助\好可恶\在何处\Idon’tkofindyou唉\Idon’tkofindyou唉\I’llfindyoufindyou\I’llfindyoufindyou\城市牢笼\无所适从\寂寞怂恿……”

一首歌唱完,全场都安静了,大家似乎都被他的歌声带入到了某种情绪中,一时所有人都被感染了。而他,却仿佛不过是自弹自唱了一番而已,在大家目光的紧紧注视下,把吉他还给了歌手,和那位歌手友好地握了握手表示感谢,随后淡然走下台,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唱得很不错,很有感觉。”赵秦汉笑着对他说道。

他微微一笑,对赵秦汉说:“你会吉他吗?”

赵秦汉点了点头,随后说:“既然这样,那我也来一首吧。”

我顿时怔住了,这两人今天晚上是杠上了么,怎么什么事情都如此当仁不让。靳言听赵秦汉这么说,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赵秦汉站起身来,大步朝舞台走去。

我不知道是刻意还是不经意,靳言竟坐在了我的旁边,害得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起来。

他却并不和我说话,目光盯着台上,见赵秦汉从歌手那里接过吉他,他脸上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接连两个如此重量级的帅哥上台表演,整个酒吧的女生都沸腾了,以为这是今晚酒吧老板安排的特别演出。靳言和赵秦汉的气质完全不同,靳言看上去干净优雅,赵秦汉看上去魁梧狂野,两个人身高差不多,但外表却是完全不同的路线。

赵秦汉调试了几下吉他之后,对着话筒说:“刚我哥们唱了一首比较文艺的歌,我呢,一直最爱唱的是摇滚歌曲,尤其喜欢崔健的《假行僧》,今天献丑了!”

相比于靳言的慵懒,赵秦汉的声音格外具有感染力,他浑厚奔放的嗓音一下点燃了现场的气氛,他在这种全场沸腾的气氛中大吼了出来:“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我要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因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这是一首很有男人气概的摇滚歌,赵秦汉唱出了浪子的奔放洒脱之境界,让人忍不住对这样的男人心驰神往。

赵秦汉唱到最高潮的时候,全场掌声沸腾,他唱完之后深深鞠躬感谢大家的热情,然后在给了歌手一个热情的拥抱之后,满面春风地走下台来。

酒吧的老板都惊动了,忙端着一杯酒来我们桌上敬酒,以感谢他两用截然不同的曲风所带来的听觉震撼。赵秦汉和靳言陪着酒吧老板各喝了一大杯啤酒之后,坐了下来。

他两互相望着对方,只不过位置却调换了,此时靳言坐在我的身边,而赵秦汉坐在对面。我见他们目光交织,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脸的凝重,顿时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这两人今天晚上怎么都这么怪?这是要干嘛?接下来是要打一架吗?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他两却几乎在同一时间相视一笑,紧接着两个人都夸张地笑了起来,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错,是个强劲的对手。”靳言率先开口,话里却透着说不尽的微妙。

“我说了,我们做对手更有趣。”赵秦汉也说道。

“你还会什么?”靳言又问道。

“不如你说说你会什么。”赵秦汉说道。

“台球打得怎么样?”

“一般。”

“比比?”

“没问题!”赵秦汉很果断地答应了。

“你们干脆打一架吧,把气氛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做什么?”我再也忍不住插话,实在不懂男生们有时候为什么那么爱较劲。

“你不懂。”他两竟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一阵哑然,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就这样吧,明天下午在学校附近的明翰台球厅,我订好位置等你。”靳言又说道。

“我来订位置吧!”赵秦汉居然连这点儿让步都不肯,让我更觉得匪夷所思了。

“那里我很熟悉,我订吧。”

“那里我也并不陌生。”赵秦汉坚持道。

靳言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说:“好,那你来定,真是有够较真的。”

“你也不赖。”赵秦汉笑着回答道,语气里却颇有一种较量的意味。

“我不差那点儿钱。”靳言玩味地笑笑,低头继续拨弄着手指,他两只手的手指飞快地动着,在灯光下看起来煞是好看。

“我经济也没有窘迫到付不起台球费的地步。”赵秦汉也笑了,两个人目光呲呲地交织着,有一种战火越来越烈的态势。

我见他们你来我往个没完,心里有一股莫名的火苗噌噌而起,我直接站了起来,我说:“你两有完没完?你们到底在较量个什么劲!”

“你不懂!”他两居然又异口同声地回答了起来。

接下来,两个人又开始拼酒,两个人把一瓶芝华士喝光后,又开始喝啤酒。不过十分钟的光景,一箱啤酒被他们二人均分了。两个人脸上均呈现出醉态,双眼都略有些微微的充血,说话便开始越来越放开了。

“你喜欢她,对不对?”靳言看着赵秦汉,指着我问道。

赵秦汉的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随后反问道:“你呢?你对她是什么?”

“我他妈是爱!比你深!”靳言明显是喝多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我心大大地抖动了一下。他这是醉话,还是酒后吐真言?我的心越跳越快,因为近距离挨着他,我连看都不敢扭头看他一眼。

赵秦汉不屑地笑了笑,然后说:“爱一个女人,就不会对她无止尽的羞辱!那不叫爱,叫玩弄!靳大少爷,希望你搞清楚!”

“那你呢?你说说,你对她是什么?”靳言指着赵秦汉问道,白皙的脸上透着淡淡的红晕,我瞄了一眼之后连忙收回了目光。

“我只想好好保护她。一个女生,能做到这样不容易!你见过有几个辍学了的人,靠着自己的努力仅一年时间就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光凭这一点,她就值得我钦佩!”赵秦汉说完,猛拍了下自己的胸膛。

靳言笑了笑,又说:“你连承认喜欢她的勇气都没有!孬种!”

“这不是孬种!这叫负责任!不负责任的喜欢,才是孬!”赵秦汉低低地吼道。

赵秦汉的话在我的心里激起了一丝丝的涟漪,我不是不知道他对我的好感。只是他不说,我不问,我们都理智地保持清醒,谁也没敢率先逾越那一道友情的防线。今天听他酒后这样说,我对他的厚重与成熟便多了一份敬意。

“不负责任的喜欢?呵呵……”靳言冷笑了两声,随后扭头,把目光投向了我,他歪着嘴巴冲着我微微一笑,他说:“潘如书,我对你没负过责吗?”

“过去的事,我不想多说了,都过去了。”我轻轻地说道。

“你!”他目光突然变得生冷,又说:“是你辜负了我对你的责任,不是我不想负责。”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