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不速之客

第237章不速之Ke

昨晚回到温佑隼的宅子已经将近十点钟了,一LU上温佑隼都脸不善,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轻声安他几句,生怕他钻牛角尖。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这几天的睡实在是差了一些。索已经睡不着了,我便起帮温佑隼和冯晓雅准备早餐。我煮了一锅皮蛋瘦肉粥,拌了两碟凉菜,又蒸了两笼虾饺。

刚刚做好早餐,冯晓雅就睡眼惺忪的闻着香味找到厨来了,她糊糊的抱着我的胳膊,说道,“段宁,你要是天天这样做早餐,我上学一定不会迟到了。能不能…让我先尝一个?”

我轻轻拽开她的胳膊,“乖乖去洗脸刷牙,一会等哥哥一起吃早餐。”

冯晓雅不不愿的应了一声,又梦游似的走回洗手间开始洗漱。我等了好久都没看到温佑隼,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绪不好的原因今天睡过了头,便准备去叫他。

我敲了好久都不见温佑隼来开门,正当我有些急了的时候,阿姨走过来跟我说道,“段小,先生去跑步了,应该很快就回来。”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果然,过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温佑隼已经回来了。纯白的运动服上隐隐透出来点点汗渍,不过看起来他的神还好。温佑隼冲我轻轻的笑了笑,似乎将我的担心尽收眼底,“我先去洗澡,你跟晓雅先吃,不用等我。”

我跟冯晓雅坐在餐桌前等温佑隼,冯晓雅一双的大眼睛在我和虾饺之间来回转,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段宁,就让我吃一个吧。我正在长体的时候,不能挨饿的。”

我看着冯晓雅一副小馋猫的样子也实在有些不忍心,便妥协道,“那好,你先吃。”冯晓雅呼了一声正要开吃,温佑隼已经从淋走了出来,他着一浅灰的天鹅绒袍,湿漉漉的头发软塌塌的趴了下来,浑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沐露的清香。

正当我们准备开始用餐的时候,阿姨忽然疾步向温佑隼走了过来,“先生,有Ke人来访,他说他叫裴曜竣。”

裴曜竣…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手中的汤匙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将目光投向温佑隼,温佑隼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吩咐道,“问问裴先生有什么事,如果可以的话,请他到司去谈。”

温佑隼的话还没说完,裴曜竣已经大踏步的走了进来,温佑隼的眸光一沉,有些不悦的说道,“裴先生,您这是私闯民宅啊?”

裴曜竣不屑的冷哼一声,视线紧紧的锁定在我的上,我只觉得如坐针毡。一旁的冯晓雅似乎认出了裴曜竣,“哦你是上次爬山的时候碰到的那个怪叔叔!”

裴曜竣皮笑肉不笑的冲冯晓雅点了点头,“段宁,玩够了吗?该跟我回去了吧?”

我垂着头,努力想找个地缝把自己藏进去,手指不由自主的着角,裴曜竣正要向我走来,却被温佑隼挡在了面前,“裴振东…哦不,裴曜竣才对,走不走是段宁的自由,你有什么权利逼她?”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认为她不愿意跟我走?”两个人剑拔弩张的对视着,就像是太阳和月亮骤然重逢,谁都不愿意承认对方是这片天空的主宰。

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湿透了我的脸颊,我有些无力的站起来,隔在他们中间,“温佑隼,让我和裴曜竣单谈一谈好不好?”

温佑隼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吩咐阿姨安排了一件闲置的书,低声嘱咐我,“如果有什么事就摁书桌上的那个摁铃,我会帮你的。”我感激的应了一声,跟裴曜竣一前一后的踏进了书。

冯晓雅有些担忧的拉了拉温佑隼的角,“哥哥,段宁会不会有事啊?”

温佑隼的眸越来越深,眼中划过一丝危险的讯号,“如果段宁出了什么事,裴曜竣也不会安然无恙的离开我这里。”说完,温佑隼又换了一副神,温柔的说道,“好了晓雅,你先去吃早餐,段宁的事我会帮她,你乖一点。”

我跟裴曜竣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我不知道如今的我该以怎样的心面对裴曜竣。我真的已经算放弃对他的感了,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又来招惹我,裴曜竣像量货物一般将我上下量了一番,眼神中带着浓浓的审视与探查。

终于,还是我开口破了这片难捱的平静,“裴总今天忽然过来,有事吗?”

裴曜竣向后倚了倚子,转了转脖子,面无表的说道,“裴总?裴总也是你叫的?”

我嗫嚅着,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就当我有些承受不住间里的低气压的时候,裴曜竣重重的叹了口气,“好了段宁,一切都过去了,跟我回去吧?”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裴曜竣,“回去?回哪儿去?裴宅吗?还是瑞华集团?要我回去见证你跟周灼云至死不渝的爱吗?”

裴曜竣坐到我的边,伸过手来想要把我搂在怀里,我一个闪灵巧的躲开,“裴曜竣,你搞清楚了!现在我在温佑隼的司任职,我不是你的什么人,也不是你的附属品,请你Ke气点!”

裴曜竣的脸上有一丝受伤的神,随即又的有些愤怒,“温佑隼?你以为有温佑隼给你撑腰我就拿你无计可施了?你以为温佑隼会为了你区区一个段宁破GY两市经济市场的平衡吗?你以为温佑隼会为了你不计后果的对我出手吗?”

“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如果不是温佑隼拜托你帮忙查林馥暄失踪的事,你以为他会管你的死活吗?怎么?在他这边住了几天就真拿自己当温少了?你觉得,温氏这种名门望族,会让一个做过替、当过坐台小的人光明正大的进温家的门吗?”

裴曜竣字字如DAO,将我心里仅存的侥幸和所剩无几的骄傲划得支离破碎,我有些崩溃的跌坐在沙发上,抑制不住的冲他大喊,“裴曜竣!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怎样才能放过我?”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