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

他“噗嗤”乐了,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他说:“责任感……这个词好新鲜啊。”

“是啊,以后多思考,渐渐就不新鲜了。30岁了还玩古惑仔那一套,别人会笑话你的。”我两手一摊,大大咧咧地坐着,故意调侃他道。

或许是彼此打开了心扉的缘故吧,如今在他面前越来越变得放松了。

他笑了笑,从床上一下弹起来,他说:“饿了吧?我们吃晚餐去。”

“吃什么好?”我问。

“你来定。”

“我想吃酸辣粉。不过那家面馆很破。”我试探性地说道,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吃大学路附近一条巷子里的酸辣粉了。

“走!”

他很干脆地起身拽下外套很快穿在了身上,又把我的外套丢到了我的附近,见他粗鲁的动作引起我微微的不悦,他又迅速跑过来小心地拿起外套双手递给了我,然后对我眨了眨眼睛说:“女王,请更衣。”

我被逗得笑个不停,从他手里接过外套穿上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他开着车带着我来到了我所说的地方。无奈那条巷子太窄,他的车根本开不进去。于是,我们把车停到了马路上,步行往那家面馆走去。

天很黑,小巷子里光线很暗淡,他走了一小段就皱起了眉头:“这么偏僻的地方,能好吃吗?”

“没听过一句话吗?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家的酸辣粉别提多好吃了!”我微微激动地说道。这里是我和韩小水有一次逛街无意中发现的,发现特别好吃,所以后来就经常来解馋,还常常推荐给喜欢吃辣的同学。

“是吗?”他的语气充满怀疑。

我气得抡起拳头重重捶了下他的肩膀,没好气地凶道:“要是不想吃就回车里等着去!”

我这一拳真的没少放气力,他真是又惊又恼,差一点儿脾气没控制住就反击我了。见我怒目圆睁真生气了,他顿时又没了脾气,哭笑不得地说:“行,行,行!你现在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呵!”

我“嘿嘿”一笑,我说:“这也是考验之一。想再追到我,我的每一重考验都必须满分,不然不予考虑!”

他气得狠狠捏了下我的鼻子,然后转身就跑,我连忙追了上去,无奈他那双大长腿跑步实在是快,我愣是没追上。

我们就这样一路打打闹闹到了那家面馆,面馆开了很多年,招牌都破旧了,从外面看毫不起眼,但是里面收拾得格外干净。

面馆里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附近的住户,我和靳言挑了个位置坐下来,我要了两份酸辣粉,再要了两个卤蛋,一碟豆腐皮,一碟小葱拌豆腐,一碟凉拌牛肉,一碟凉拌鹅肝,很快老板娘就端了上来。

这些东西靳言之前是从不沾染的,他是那种非大饭店不去的人,虽然曾经和我有过短暂的“私奔”经历,但那也是建立在实在穷困潦倒的基础之上。看到我点的这么一堆东西,又一次脸色犯难起来。特别是旁边大叔吃面时发出的“吧唧”声,更让他坐立难安。

大概是因为有了中午的前车之鉴,他虽忐忑但还是尝试着吃了一口。像我这种对小吃的诱惑无法抵挡的人,见到这么一桌美味,早就食欲大动,哪里还顾得上矜持,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我实在是饿了,一会儿工夫就吃完了一碗酸辣粉。一抬头,竟发现我吃光的同时他也碗中空空。那一刻,我们彼此望着对方先是面面相觑,紧接着爆发般地疯狂笑了起来。

“你是猪吗?那么能吃!”半晌,他止住了笑声,对我说道。

“你才是猪,你妹。”我气得腮帮鼓鼓。

“我注意你们很久了……”突然,面馆的一角有人悠悠地说了句话。

我惊得站了起来,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最靠近门口的位置上分别坐着傅杰、许颂和赵秦汉,而说话的人正是傅杰。

我实在没有想到这种场合会碰到他们,再一想到刚才我和靳言放肆大笑的失态行为,一时格外尴尬。

傅杰率先站起身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她走到我的身边,打量了靳言足足有两三秒钟,然后感叹了一句:“原来真的是靳少啊,我真的有点儿不敢相信。”

靳言也十分尴尬,咳嗽了两声,抬头看了看我们,然后装作酷酷地“啊”了一声,算是回应傅杰的话。

“你们怎么也来这里了?”我不由得问道。

“不是你向我们推荐说这里的酸辣粉好吃吗?今天我们三个人开完会正好不知道吃什么,所以就一起找了过来,没想到还能碰到你和靳少……”傅杰说到这里打住了,脸上划过一丝似笑非笑的暧昧笑意。

此时,赵秦汉终于扭过头来,悻悻地朝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站起来,也走了过来。

他看我那一眼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失落,可是当他走过来的那一刻,脸上却是满面春风,让我以为我之前一时恍惚看错了。

他笑意满满地说:“既然这么巧碰到了,不如我们都坐一起吧,还能聊聊天。靳言,你怎么看?”

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称呼他“靳少”,不过……以赵秦汉他父亲的地位,我想他的确不需要对谁阿谀奉承,只不过他向来低调,不像靳言那样高调罢了。

“可以啊。”靳言放下了筷子,淡淡地应道,脸上一副疏离的表情,嘴上却是应声了。

许颂见状也走了过来,大家寒暄了几句之后,让老板娘把两桌拼到了一起,又让老板炒了些小菜,大家围坐在一起,边聊着学校的事情,边吃着。

我和他们三个人共事这么久,彼此已经非常熟悉了。大家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天南地北地瞎聊着,很快就打开了话题。可是我看得出来,靳言并不适应,他一向和大家不熟,对校园生活也并不热衷,我们所聊的话题他听着也是格格不入。很快,他就像是被孤立一样一个人寡言少语地坐在那里,一开始还吃几口菜,后来几乎就没有见他动过筷子。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许颂和傅杰有意无意地孤立靳言,而赵秦汉却坦然自若地大聊特聊,颇有见地地和他们一起讨论着历史、国际经济形势等一些离生活甚远的话题。三个人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形成了一堵隐形的“围墙”,把靳言围在了围墙之外。

我特别为难,一方面这三个人如今都算是我在大学里的同盟死党,几乎天天见面,也一起参与了多次活动,积累了不少革命感情;另一方面我对靳言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很不想看到他这样被孤立的模样,也希望他能够主动积极地参与大家的话题,可很显然他并不感兴趣,甚至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我试探性地把话题抛给他,得到的却是他沉默的回应。

于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很快靳言就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淡淡地说:“你们聊吧,我和潘如书先走了。”

我刚想站起身来,却被傅杰一把抓住了,傅杰以一副无懈可击的笑容面对靳言然后说道:“我还有一些事想和小书算算,上次有些东西是她先垫付的,今天刚好算完账给她报销,顺便我们谈谈其他的事情。靳少,要么你先回去如何?”

我完全不解傅杰此举是什么意思,只见靳言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不过,他似乎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说:“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小书,我在车里等你。”

他说完,拍了下我的背部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暗示,随后就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面馆里顿时就剩下了我们四个人,傅杰一把拉着我坐了下来,邹着眉头问我:“怎么回事?你怎么和他聊得这么开心?你忘了当初他是怎么伤害你的吗?”

“我……”太多只属于彼此的心绪有时候根本无法对旁人道出口,我一时哑口无言,竟无言以对。

“小书,”一直坐在旁边的许颂突然说话了,他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不合适的感情太容易消耗心力,我们都觉得你和他在一起不适合。他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想你这么聪明,你应该明白。大家一起共事这么久,我认识你的时间也很长。我们都知道你一路走过来的辛苦,也希望你好不容易如今一切都变好,就别再倒退回去了。”

突然之间,他们两个人以这样过来人的口吻对我循循善诱的教导,言外之意早已把我当成了朋友,所以才会如此推心置腹。这让我错愕不已,不明白他们两怎么突然就好像转了性一般,开始关心起我的私事来。直到赵秦汉开了口,我这才突然明白过来他们的意图。

赵秦汉说:“小书,许颂和傅杰是我们的学长学姐,他们所说的话很有道理,你真的需要好好考虑。我早就说过你和靳言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和他在一起只会受伤害。这些日子以来,我对你如何我想你心里十分清楚。我不敢保证我能给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但是我想,我一定是一个信得过的男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