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火

“老公别气了,瑶瑶那才是个半大点的孩子呢,你与她置什么气啊。”苏荷一边拍了拍白贺的后背一边轻声细语的安慰道,“我今天早上也与瑶瑶聊过了,我感觉她可能就是青春期吧。说话才这么直来直去的,小孩子都这样。”

“直来直去?我看她是翅膀硬了,分不清东南西北,执意要撞南墙呢!”白贺是声音有些恨恨的,“我倒是要看看,没有了白家的庇护她能嚣张到几时!”

苏荷看了看感觉火候刚好,轻轻用脚在桌子底下踢了踢白浅的小腿。白浅回过头有点迷惑的看着苏荷,有点不解。苏荷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还不快说些好听的哄哄你父亲!”

白浅这才明白点了点头,“爸爸~你现在眼里只有姐姐了是不是啊!都看不见我了。”白浅撒娇着说道,“爸爸,你昨天答应我说可以转学到姐姐的学校,到底什么时候能去啊。”

白贺低头看了看白浅一脸奢求的目光心中又暗暗扬起些许得意。这才是他心目中的乖女儿,白瑶内个孽女!

所以语气愈发温和起来:“我看就今天吧,浅浅你去准备一下然后吃完饭爸爸带去去报道。”

“好的!那我吃饱啦!我上楼准备一下。”

苏荷看着女儿毫无心机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老公,你太宠着她了!”

“那有什么的,我就愿意冲着我的宝贝女儿。而且白瑶不是当上副会长了么,我看咱们浅浅还能当上正会长呢!”

苏荷不接话,她的女儿有几分才能她完全心知肚明。心机不足狠劲有余,她就怕她到时候吃了亏。

看着苏荷一脸担忧的表情白贺安慰着:“你别多想,浅浅有我有你,在加上她本身的实力。她完全没问题的,你别太瞎担心。”

“爸爸,我收拾好了!”白浅蹦跳着从楼上走了下来,“妈妈,好看么?”

“好看,当然好看了。来,让妈妈再给你盘个头。”苏荷不也不去想那些令她烦闷的事了,现在她的眼里只有白浅。

白浅是个美人无疑,继承了白贺与苏荷五官所有的完美有点,若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就是如果单纯看着她不说话时候的样子无疑是极美的,可惜一说话就感觉破坏了通身气度。

苏荷皱了皱眉,“浅浅,我说过的。你要做一个淑女,行事不可那么张扬。”

白浅听了有些不耐烦,这话苏荷都不知唠叨多少遍了,真是让人烦得要死。“我知道了!话说三遍就可以了!别一遍遍的念叨了,我又不是聋子!我听得见。”

苏荷听到白浅不耐烦的回答火气也有些上来了,她这么多年都是为了谁?白浅怎么能这么和她说话?“浅浅!我是你母亲!你是怎么和我说话的!”

白浅被苏荷突然的发火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苏荷的表情也知道刚刚自己是话说的太重了,“妈妈…对不起…”

“没事。”苏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你只需知道,妈妈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你好的。好了,去上车吧。你爸爸该等的不耐烦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镜中人镜中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