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天堂之行

我因为头天晚上没有睡着,上飞机后,靳言便问空姐要来了毛毯,让我趴在他的腿上睡觉,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不多久我便进入了梦乡。等我一觉醒来,我们已经到了成都。

成都是天府之国,一下飞机,刑风便提议说:“听说成都的冒菜和兔头特别好吃,我们要不要去尝一尝?”

“兔头?兔子的头吗?”大姐和我听到之后为之一愣。

“对!敢吃吗你们?哈哈,据说味道特别好。”刑风笑着说道。

大姐连忙摇头,作为江南女子的我们,在听到“兔头”这样的词,一时感觉难以接受。

刑风和靳言两个人于是贼贼地对视了一下,靳言趴在刑风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之后两个人便快速变脸,突然无比冷峻地朝着我和大姐逼近。

我和大姐面面相觑,吓得一瞬间落荒而逃,我们没命地跑,他们在后面疯狂地追着,因为他们手提着行李,所以跑步受到了限制,一直没有追上我们,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地走出了机场。突然,靳言和刑风就不见了。

我率先回头发现他们不见了,于是连忙喊住了大姐:“姐,他们人呢?他们怎么跑着跑着就不见了?”

大姐也慌忙停了下来,我们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大姐的第一反应把我一下逗笑了:“我的包还在刑风身上!没有钱我们怎么办?”

“哈哈……”我爆笑不已,我说:“姐,男人都不见了,你怎么第一反应是钱?”

大姐也意识到了,于是她也笑了起来:“男人没有了可以再找啊,可是钱没了,我们旅游要怎么办?”

说完,我们两一起笑了起来。从小到大大姐一直忙于学业,我和她从没有过这样的接触,竟不知道她私下里还挺有意思。

我们两找了个花坛坐了下来,有说有笑地聊着,聊了一小会儿之后发觉他们依然没有和我们联系,顿时两个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大姐的电话没有响过,我的电话也没有响过。小半天之后,我忍不住说道:“姐,他们不会出事了吧?”

“他们两肯定等着我们主动去找他们呢!看他们刚才说悄悄话时候的表情我就知道了!放心吧,他们保准一点事情都没有!”大姐依旧十分淡定。

“姐,你觉得他们会去哪儿?”我问。

“如果我猜得没错,他们应该会先寄存行李,然后两个人找个地方蹲下来抽根烟,等着咱两给他们打电话。小书,我突然有个主意。他们既然捉弄我们,我们也捉弄捉弄他们,怎么样?”大姐笑得一脸狡黠。

“听说成都帅哥很多呢,咱们看看能不能找两个单身的,配合一下我们,大不了请他们吃顿饭?”我顿时想到了一个办法,再一看大姐笑笑的模样,顿时明白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于是,我们两一合计,就开始在机场附近找目标了,正好有两个和我们岁数相当、长相看上去不令人反感的男人走了出来,看样子应该是来机场送人。

我在大姐的怂恿下,硬着头皮走上去搭讪,没想到成都男人十分热情,见我们两个女生,于是把我们带到了机场附近据说很有名的一家冒菜管馆,无比热情地请我和大姐吃冒菜和兔头,我和大姐顿时傻了!

刑风和靳言大概见我们许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于是终于忍不住给我们打来了电话,一听我和大姐已经结识了成都男人,两个人吓得一阵疯跑到了我们所在的饭馆,当看到他们汗流浃背地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和大姐笑得花枝乱颤。

没想到因为我们的一时兴起,大家坐下来一起吃饭,竟额外多认识了两个朋友。当然,我们也见识到了传说中的兔头,在靳言的强制命令下我勉强尝了一口兔头的味道,味道果然特别。

我们在成都机场附近留宿了一晚,隔天一早坐上了飞往九寨的飞机。成都机场到九寨机场的时间很快,仿佛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完成了起飞到落地的过程。

我们刚到达机场,便有导游来接机了。路上,大姐和刑风不知道为何闹起了别扭,大姐一路挽着我的手,我问大姐怎么了,大姐却只是笑笑不说话。

等我们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导游安排我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刑风这才贱贱地坐在了大姐的旁边,大姐不动声色地和我聊着天,刑风心虚地为大姐铺好餐布,每一回服务员上菜的时候,刑风都小声提醒大姐注意不要烫着自己。

大姐却并不回话,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让人忍俊不禁。靳言用眼神问我怎么了,我用眼神回应他我也不清楚。

直到菜肴全部端上来之后,这时候,才听到刑风悠悠地来了一句:“好吧,以后我听你的,不再聘用女秘书了。别生气,饿肚子就不好了,你早餐也没吃多少。”

那一刻我和靳言才明白事情的原委,看到刑风居然被大姐治得如此服服帖帖,不禁忍不住一顿爆笑,肚子都笑疼了。

“笑什么笑!不许笑了!”刑风故意虎着脸说道。

靳言用眼神示意了我一下,随后捏着鼻子阴阳怪气地说:“老婆,以后我都听你,我会乖乖哒,么么哒……”

“哼,以后你要是敢用女秘书,看我不撕了你的皮!”我转过身,板着脸说道。

“老婆老婆,人家再也不敢了。老婆你别生气了,你饿肚子我要心疼的呢。”靳言再度阴阳怪气地说道。

我再也学不下去了,趴在桌上快要笑岔过去。大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害羞地说:“哪有你们学的这么夸张!”

“有我埋汰你们的时候!还不赶紧吃饭!饭菜都凉了!”刑风故意黑着脸说道。

“你啊,只敢对我们这样。有种,你对大姐凶一下试试!”靳言笑着说道。

“不敢。”刑风顿时气势逊了好几截。

这时候,大姐不动声色地从餐盘里夹了一块鹅肝放入了刑风的碗里,柔声说:“你最爱吃的。”

我和靳言坐在一边都有一种被酥到了的感觉,刑风愣愣地望着大姐,那种眼神似乎完全融化在了大姐的风情里。

“完蛋了,小书。”靳言突然在我身边喃喃道。

“怎么了?”我听他口气,以为出什么事了。

“刑风彻底完蛋了,他已经彻彻底底栽在大姐手里了。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假如大姐要是和他分手,他估计会出家。”靳言一脸严肃地说道。

“去你的!”刑风哭笑不得地拿了颗花生丢到了靳言的脑袋上,一时间我们又闹了起来。

导游这时候走了进来,见我们玩得忘乎所以,连忙提醒我们:“大家别玩太开心了,这里是高原地带,小心有高原反应!”

导游这么一提醒,大家这才收敛了好多,开始正正经经地吃起饭来。饭桌上,大姐一直都是那一副人淡如菊的模样,和刑风说话轻声细语,对我和靳言也像姐姐一般照料着,她行为得体,端庄大气。

在大姐的身边,我会自发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孩子,被大姐身上强烈的母性气息给笼罩着。我想没有了亲人、从小缺乏安全感的刑风,对于大姐这样的女人根本就无力抗拒,也无需抗拒。

接下来,我们有足足四天的时间待在这个接近天堂的地方,来到九寨的第一天下午,我们去了神仙池,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

吃完晚饭后,酒店里有篝火晚会,于是我们和一群藏民还有游客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起了舞。轻松愉快的气息感染着我们,也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之感,在那一刻一切的欲望全部归零,身心都仿佛回到了大自然之中。

我们被九寨的景色所惊叹着,看了大大小小无数个的海子,看到了令人心旷神怡的瀑布,看到了黄龙神奇的钙化地貌风光,也进入了藏民们的家里,见识到了藏民们的生活。

这一趟旅行带给我深刻的体验,也让我和靳言的感情有了本质的升华,旅行之中他对我方方面面的体贴与呵护令我无比感动。然而,我更庆幸,庆幸我能够看到我的男人,他从青涩之时拉起了我的手,我们一同跨越青涩,走过荒芜,由春到夏再到秋,终于,他已经成熟了,我也被岁月丰腴了不少,而我们的感情,我想,或许很快也会到达收获的季节。

旅行结束的最后一个晚上,大姐提出要和我同住一晚,于是,我把靳言赶去了刑风的房间里。两个男人可怜巴巴地离开后,大姐叹了口气,悠悠地对我说:“小书,听说孟长青和如棋分开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