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芷月之死(二)

第二十一章:芷月之死二

检查完的柳七七内心冷笑,还真是厉害,能把中毒做的像暴毙的人也是不多了啊。

“中毒。”柳七七告诉尉迟慕卿。

一旁的众人抽气,中毒,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下毒,这是得有多无视宫规。

“中的什么毒”王贵妃一脸凝重的问,人是在她这里死的,自然要她来问清楚,不然如何交待。

“御医姐姐,这”司徒平阳一脸为难。

“公主有什么高见吗是说您知道是什么毒又或者说,您知道是谁下的毒”柳七七直直的望向司徒平阳,眼中的寒意让人不敢忽视。

“御医姐姐,哈,你这就高看平阳了,平阳只是跟来凑个热闹,哪里知道这些事情,但是前几天木樨她”司徒平阳欲言又止,说话间却是把几天前木樨出事的事情重提了出来,一时间众人看柳七七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自己的丫环都照顾不好,还是医师,两次两个人都是中毒死的,难免让人怀疑。

“木樨的事情自有摄政王换本官一个公道,不劳公主费心。”柳七七平静的回答,“但是,这次芷月的死,公主可是要解释一下了。”

“我吗”司徒平阳一脸迷茫,“我要解释什么呀”同时心里一惊,她明明都做好了的,难道被识破了不,不可能,她的毒术可是父王都会夸赞的。

“木樨的死是中毒,但是过了一夜时间太长,所以本官才会判断不了到底是什么毒,查不出死因,但是现在的话”柳七七对药材的感知力比常人高得多,刚才她检查的时候用手沾了些芷月嘴角流出的血,才察觉到是什么,虽然不能确定,但是,司徒平阳别想全身而退。

“不知道公主殿下给兄长的香包里,除了紫丁香是否也放了星牙草呢”柳七七平淡的问。

“星牙草那是什么”司徒平阳表面上一脸疑惑,同时也惊讶起来柳七七的能力,她说的不错,毒药里确实有星牙草,那是能使人短时间死亡的毒草,毒发时间快,爆发性强。

“公主怕是忘了,紫丁香的花香是有毒的,虽然毒性不大,但是对身体也不好吧,星牙草虽是能使人短时间毙命的毒药,但是它的气味可以中和紫丁香的花香,所谓以毒攻毒,再加上其他草药调和,完全没有问题,对不对,平阳公主”柳七七慢慢地说出来,不急不缓,清冷的声音很有威慑性。

“啊,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给哥哥的香包,紫丁香御医姐姐也没有给我啊。”司徒平阳心下暗惊,她竟是忘了这一点,紫丁香,想不到那日找来的借口一个不留神把自己给害了。

“是吗,那公主能不能给我看看您的手”

看她的手司徒平阳有些纳闷,直觉告诉她不可以,但是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慢慢的把手伸到柳七七面前,“给你。”

“摸过星牙草的手是会留下印记的。”柳七七看了她一眼,“在掌心的第三条纹路上会有一条细细的红线。”柳七七直接将她的手拉到尉迟慕卿眼前。

靠得有些近的严紫栎、傅筱涵和尉迟锋还有王贵妃尉迟仪再次走上前一些,确实,一条细细的红线显现在司徒平阳的手上,细微得很,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见。

在场的所有人此时全都转向了司徒平阳,这个看上去天真无害的小姑娘,当真这样狠毒吗竟然会用杀人来陷害柳七七,一时间,原本有些靠近司徒平阳的小姐们也都跟她拉开了些距离,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小孩子,虽然有些会跋扈一些,但是杀人肯定是不会的。

“御医姐姐这可就冤枉我了,我这伤口是前几日被贵妃娘娘养的那只雪团儿给抓伤的,我想着不过是条细细的小伤口,也就没有包扎,你说的星牙草可真是高看平阳了,平阳不知道的。”司徒平阳面不改色地将手上的伤给圆了过去,宫里的人都知道陈贵妃有养猫,猫儿的脾性反复无常,抓她一道伤口也没有人能说什么,反正,她也不怕到陈贵妃那里对证,还真是她疏忽了,竟然被柳七七找了出来,“对了,三殿下知道的,那日我养的猫和贵妃娘娘的雪团儿还打起来了,三殿也也在场,对不对三殿下”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尉迟仪如司徒平阳所料的点了点头。

这下到是有意思了,被柳七七找出来最有嫌疑的人也被证明了没有理由,那,刚才柳七七救这丫环的时候也不像作假,柳七七眼里的悲痛绝对不是骗人的,那么,下毒的到底是谁众人心里全都在想这个问题,到底是谁杀了人

“王。”暗影小声提醒。

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尉迟慕卿

也知道要找出来凶手的重要性,这里都是些公子小姐,若是不查出来难免会造成恐慌。

“即是如此,司徒平阳,禁足一个月,份例减半。”冷漠的声音宣布着最后的结果,看到现在他早就明白了。

“是。”司徒平阳没有异议地直接答应了下来。

“柳七七,你自己的丫环,你不知道”

尉迟慕卿还是她进宫后第一次喊她的名字,一时间竟有些紧张,还有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臣女的疏忽,臣女该罚。”柳七七摸不清楚尉迟慕卿的意思,只能顺着意思往下答。

“你当然该罚。”尉迟慕卿顿了一下,“你也禁足,没本王的命令,不能见任何人。”

“是。”柳七七仍然心存疑惑,这种处置方法,无可挑剔,但是真凶仍然没有找出来,司徒平阳说是被猫抓的,但是猫抓的伤口和星牙草所致的伤口是不一样的,况且,她们养的猫没有修剪指甲吗是真是假,一看便知,尉迟慕卿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为什么,他没有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

“既然是在本宫的宫里出的事,本宫自然不能脱干系,本宫也要禁足,这种事情,本宫保证不会再出第二次。”王贵妃也站了出来。

既然连贵妃都出来了,众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只是死了个丫环,而且这么多人,也没有办法搜查,摄政王的处置也是对的,众人也就没有多不能接受。

尉迟慕卿对着王贵妃点了点头,这种最起码的尊重他还是有的。

“即是这样,大家就请先回吧,倒是本宫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了。”王贵妃还是优雅客气的笑着,差了两个丫环将人送走。

“七七,你还好吧。”傅筱涵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柳七七,她觉得七七沉静的有些不太正常。

“没事。”她突然想到或许尉迟慕卿这样做,或许是不相信她。

“走吧。”尉迟慕卿转身的时候,看到柳七七受伤的手,眼光一暗,她也会受伤么。

这个每天都给他熬药制药的医师,还会受伤吗还真是稀奇,再转到她写的那句词上,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苍凉大气,展示在那幅他作的画面前,竟是那样般配,没错,这幅图,是他亲手所画,送给子峰的十五岁生辰礼物。

只是当时作的画他没有配词,现在却也觉得加上这句词也是不错。

尉迟慕卿走后,司徒平阳和尉迟仪也相继离开,最后只留下了柳七七几个人。

“七七,是司徒平阳做的”尉迟锋最先发话,他其实早就想说话的,可是母妃一直在给他使眼色,他也就没有机会开口。

“贵妃娘娘,浪费您一片苦心了。”柳七七先跟王贵妃道了个歉,毕竟是人家安排的是给自家儿子选妃子的,却被自己给毁了。

“多大点事,没关系,倒是我的疏忽,害你这孩子被人陷害,早知道啊,说什么也不让你出来。”王贵妃也感到有些愧疚,是她把人给叫出来的,还被监视着,最后倒好还让人家被陷害了。

“哪里,还得谢谢王贵妃,不然我怎么找到杀害木樨的人呢,还有一些别的事情。”柳七七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她好像明白了尉迟慕卿为什么让她禁足了。

“是吗”尉迟锋再一次插嘴。

“恩,司徒平阳很有意思。”柳七七伸手搭上傅筱涵的手腕,“筱涵,你觉得怎么样”她刚才就看到傅筱涵的脸色不太好,还是有些担心。

“我没事的,就是有些被吓到了。”傅筱涵微微靠在严紫栎身上。

“恩,紫栎先带她回去吧,好好休息,我这里就别担心了,我没事。”

回到芝兰院的柳七七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理了一遍,最值得怀疑的是,司徒平阳和尉迟仪,被猫抓伤这种说辞,她可以肯定司徒平阳是编出来的,但是为什么尉迟仪会顺着她说话他们按理说是不熟的,但是看当时司徒平阳的反应是很有信心,是她多心了吗

还有,尉迟慕卿处理事情不清不楚的表达,虽然在常人眼里这就是他正常的方式,但就像她说的那样,显而易见的疑点他为什么没有点明现在想想他让司徒平阳进紫阳殿都有些不合常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