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你不是出国了吗

“你说说你,你怎么会招惹上靳言这种男人?”张誉突然把矛头转向了我,愤愤地问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招惹上了。”我表示十分无辜。

“你赶紧和他断了吧!这样的人招惹不起的!小心他哪天要了你的命!我听说他可是亡命之徒!”张誉危言耸听道。

“你听谁说的?”我不禁问道。

“大家都这么说,要不然他那么大点年纪,干嘛身边总寸步不离地跟着两个保镖?”张誉一边龇牙咧嘴捂着脸,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先带你去找医生吧!”他数落靳言的各种不是,让我心里有种本能的不快。我不想再听他继续数落下去。尽管靳言在大多数的人眼里都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男人,可是我总觉得,他并非那样。

就这样,我带着张誉在医院里做了全身检查,然后让医生为他处理了伤口,开了药,随后送他回去学校。

他见我对他态度较为冷淡,不悦地问我:“潘如书,你到底看上那痞子什么了?他家里有钱?”

我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干脆转移了话题:“你是回宿舍还是去哪儿?回去好好休息吧,这两百块钱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拿着买点儿营养品补补。”

我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两百块钱递给了他,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气急败坏地问我:“你打算就这么打发我是吗?你如果不愿意和我交往,今天干吗又叫我一起去吃饭?潘如书,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摇了摇头,我说:“张誉,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你我之间不合适,今天也并非我打电话叫你过来的,是大家都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可是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自己明白就好了,顺其自然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往那个层面去考虑呢?”

张誉冷笑了一声:“你不必这么端着架子,你没什么了不起的,学校里比你漂亮的女生多得是。”

“恩,那我祝福你找到真正属于你自己的爱情。”我淡淡回应。

他顿时更气了:“你以为我找不到吗?我要不是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你以为我会看上你吗?”

“对,我配不上你,你应该找一个和你相配的女大学生谈恋爱。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送你进校门了。”我低下了头,并未把他的话往心里去,内心倒是更期望他从此不要再对我有意,踏踏实实找一个和他合适的女生在一起。

“我没有嫌弃过你,是你自己太自卑。你听我一句劝,像靳言那样的公子哥只会玩弄女人心,你还是早点儿醒悟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小书说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从高中的时候就默默喜欢,我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大概我的话让他误以为是我自卑所以一直拒他于千里之外,他的语气顿时和缓了许多,对我说话的态度一下便真诚了许多。

“你如果不想挨打,以后还是别单独找我。我现在没办法解释为什么阿杰会打你,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别再来找我了。”我见他又把话绕了回去,一下就着急了。

他刚刚舒缓的脸色顿时又变回了那副讥诮的嘴脸:“哟,关系不浅啊,他还专门拨了一个保镖给你用呢?你不知道人家都要订婚了吗?怎么,要当人家小三?”

“你说什么?”我一时无比诧异,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冷笑了一声:“看来你并不知道。”

“他不是去国外了吗?”我情急之下说漏了嘴。

张誉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很不屑地说:“去个P,前两天还看到他开着超跑带着未婚妻来学校报名。”

“什么?”我的心头如同被泼了一盆凉水。

张誉见我无比震惊的模样,又讥笑了一声,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那种公子哥岂是你玩得转的人!”

说完,他转身进去了学校,我石化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这个初春,出奇地冷。

两小时后。我出现在靳言别墅的大门口。

别问我是怎么进来的。在会所里待得久了,早已明白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能够打动保安:一样是烟,一样是钱。

所以,为了进这个门,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过,我在所不惜。

可是,当我真站在他家门口的那一刻,我却孬了。要不要去敲门?去敲门之后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我一旦敲了门,会不会后悔?

思虑再三后,我心想:去他娘的,管它三七二十一,先进去再说!

心一横,冲动就上身了,我顿时如同战斗属性被激活的神兽,不管不顾地冲到了门口使劲大拍房门:“给我开门!靳言你这个大骗子!大混蛋!王八蛋!”

足足敲了一分钟!手都拍疼了!里面毫无反应!

我颓然,蹲坐在门口,刚蹲下,冷不丁房门开了,我一个趔趄,差点儿整个人栽了进去!

“你是山顶洞人吗?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叫门铃的东西?”一个冷冷的、低沉的、听到就让人又恨又痒的声音传来。

他果然在家!他果然没有出国!他果然骗我!

我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撑着双手瞪着眼睛呲着嘴问道:“你不是出国了吗?”

“还轮不到你来拷问我!”他直接一把把我拖进了屋内,愤怒地关上了门,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令我惊讶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站着的阿松阿杰两兄弟!阿杰不是被拘留了吗?怎么可能不到半日的时间,就完好无损地站在了这里?!

“你来了正好,我正想和你好好算账!”他说完,直接提着我的耳朵,把我提上了楼。

他的力气实在是大,我疼得啊啊直叫,他完全不管不顾,像对待牲口一样粗暴而野蛮地把我提到了卧室,关上房门,像剥皮一样把我的外套剥开,然后掀开我的毛衣,两手探到我的胸前直接握住了我胸前的那两坨肉!

手掌温柔又有力,眼神邪恶又凶残,此刻他的手像利爪一样恨不能剥开我的皮肉掏出我的心来狠狠啃噬,他边用力地揉捏边问我:“你他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你他妈把我当猴耍吗?”我被抚摸得几乎窒息,但理智尚存。

“我说了!轮不到你来问我!你没有资格!”他低吼了一声,干脆直接扯开我的胸zhao,低头猛地含住了那朵粉红的蓓蕾。

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yin!

“看吧,又痒了,真是个贱货!”他用力地咬了我一口,疼得我差点儿眼泪都掉下来了。可是这种赤果果的羞辱并没有让我觉得难堪,反而一下唤醒了我身体内沉睡的欲望。

“你别碰我!”我虽有心叫板,说出来时却已经软绵无力。

他伸手一把撩起我的裙子,“啧啧”了两声,然后说:“饿了是吧?自己乖乖送上门?”

“你妹!”我痴痴地骂道,心里却有些莫名地期待,仿佛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一样。

他的眼睛里也起了火,燎燎地烧着,愈来愈旺。

我的身体似冒起了烟,突突地炊着,一点就着。

“敢骂我!我看你真是欠草了!”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床,直接了当地褪去了我的裤子,从拉链处扯出那健硕的雄伟,像饿极了四处寻找食物的狼一样瞄准目标,快很准地刺入,一没到底!

啊!!

我疯子一般地喊了出来!

他扣住我的双手,像将军骑着烈马一样披荆斩棘般地狂吼:“叫啊!贱人!快点叫!”

……

我觉得我是真的疯了!我明明是来找他对峙的!怎么又莫名其妙地上了他的床?!

一顿疯狂之后,我们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各自沉默不语。我闭上眼睛,想起刚才令人不齿的一幕幕,我惊讶我究竟怎么了,怎么一遇到他,我便成了如此下贱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他扯过被子,盖在了我的腰间,自己却起身走进了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这个上一个小时还让我恨得牙咬咬的男人此刻却在我身边洗澡,我简直错愕。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了一条女人的粉色内裤!这内裤一看就是穿过的!而且绝对不是我的!

那一刻,愤怒、屈辱、不甘等等情绪一瞬间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心头,我咬着嘴唇从床上爬起来,找到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穿上,看着镜子里头发凌乱、妆花成一片的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靳言就在这时候围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见我傻傻地照着镜子,讥诮地说:“不用照了,怎么照都是丑八怪。”

一滴泪从我的眼角落了下来,我缓缓转过身望着他,我知道我此刻的样子难看极了,像一个被人打赏还不知道感恩的乞丐,我问:“在你眼里,我到底是有多贱?”

他丝毫没觉察出我的情绪,依然用那副下流的语气回答我:“刚才真应该让你照照镜子,看看你刚才到底有多贱,省得你还问我。”

“呵呵……”我笑出了声,笑的声音让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他觉察出了我的异样,快步走了过来,托起我的下巴,问我:“干嘛这样笑,跟鬼一样的,想吓死我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