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跟我回家

“真的吗?”我看着他,目光忐忑而不安。或许人就是这样复杂,在什么都可以聊的时候,每个人都很纯粹。可一旦上升到实际,心就开始不安地揣测起来,有些无法确定眼前的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走吧。”他甩了甩头,径直往前走去。

“等等,”当我们下了堤坝时,我突然叫住了他。他停下了脚步,扭头望着我,也许是看到了我眼神里的迟疑,他走了过来,对我说:“看来你还有顾虑,你其实还是怕我的,你假装不怕而已。没事,我送你回家吧。”

“多米,如果我不跟你走,以后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我抬起头,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他点了点头,他说:“你是这个城市里,唯一一个能和我聊天不让我觉得烦的人。”

“难道你没有朋友吗?”我不禁问道。

“有,但我们并不聊天,只在一起做事情。”他说,他又说,“以后你觉得难过想不开的时候,还可以找我,我陪你聊天。”

“多米……谢谢你,你看起来并不是个坏人。”我说。

“可你还是害怕了,你可以和一个陌生的男生睡觉,却怕一个知道你所有秘密的人,对吗?”他柔声地问我。

“没人希望和知道自己秘密的人做朋友,我想你也一样。”我说。

他笑了,他拦了辆的士,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见我们两浑身都湿漉漉的,嫌弃地不愿意拉我们上车,多米忽然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枪指着司机问:“你带不带?”

当看到他拿枪像是拿烟一样快速而随意的时候,我彻底吓到了,我脸色惨白地跟着他坐在了后座,我心里暗暗地想,看来他真的是个杀手,他并不是吓我的。

“对了,你说你叫什么名字?”他手里拿着枪,淡然地问我。

“沐歆,木头的心。”我说。

“回家好好睡一觉,记住我的号码。”他说完,递过来一张湿漉漉的名片,昏暗的车厢里我看不清上面的字眼,惴惴不安地揣进了兜里。

“对不起。”我向他道了歉,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总觉得,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愿意给一个女生一个家的人。而我,拒绝了他的好意。

“什么对不起对得起的,活着,对得起自己就够了。”他把头看向了窗外,又轻轻地说,“快乐一点,从今以后。”

“好。”

这一晚,多米救赎了我。他让我明白,原来我并不想死,原来我并不是最不幸的,原来那个家虽然残破,但依然是我避风的港湾。

007

我浑身湿漉漉地回到了自己家,推开门的时候,家里依然亮着灯,爸妈都没有睡,面对面坐在饭桌上等着我回家。

“干嘛去了?”妈妈见我浑身湿漉漉的,立马站起来紧张地问道。

“跳江了,没死成,被人救了。”我淡淡说道,从我的床头衣柜里拿了衣服,走进洗手间里,关上门,并锁上了。

我洗澡洗了大半个小时,等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爸妈齐刷刷地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躺在了我的小床上,把被子一蒙,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

这种死气沉沉的气氛快要把我憋疯了,我只能打开手机微信,随意翻了翻附近的人,竟然又看到了靳凡的身影。

这么大半夜,他竟然还没有睡觉吗?我心里默默地想着,忽然收到了一条打招呼的信息。

“你把我删了?”靳凡发送了消息过来。

“嗯。你也不理我。”我百无聊奈,于是和他聊了起来。

“这几天我家里出事了,你在哪儿?”他又问我。

“我在家。”我回道。

“能出来吗?”他又很快发送了过来。

“干嘛?”我虽然回答得很冷漠,可是心却不禁蠢蠢欲动起来。

“逗我的吧?”我不由得问道。

“某个地方想你了,你猜是哪儿?”他又一次回了过来,一句话让人浮想联翩。

“神经。”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于是骂了回去。

“你竟然秒懂。”他发了一个巨大的笑脸过来,随后又故意发了一张男女接吻的图片过来,说道,“我想和你这样了……”

这时候,爸妈不知道因为什么又开始吵吵起来,他们总是这样,一言不和便立马吵起架来。我听到他们的争吵声便无比头大,于是我对靳凡说:“好,你在哪儿?”

我想在他心里,我一定是一个极不纯洁的姑娘,从他对我说话的方式来看,我知道他已经把我想成很不堪的那种女人了。不过……也许是因为我和他发生过关系的缘故吧,尽管他这样看我,我在这样的时刻,还是宁愿去找他。

我想他大概不会知道,其实我只和他这样过。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在寂寞的时候,大抵都需要一个慰藉。

“我还在桔子酒店,308.”他很快发了过来。

我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抽出一条裙子换上了,披挂着头发,在爸妈的一片叫骂声中逃出了门,打车去了桔子酒店。

路上,我们依然在聊着天,无所顾忌地聊着天。

“你怎么总是在酒店里?你难道天天都在约人吗?”我问道。

“是啊,天天你在约,可惜只能约到你。”他回复我道。

“呵呵,看来约到我,让你不是很满意。”我说。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我们很有缘。”他回复道。

“我到了。”

“我下来接你。”

刚发完信息,等我走到大堂门口,他已经坐着电梯下来了,大概来得仓促,他穿着一双酒店里的拖鞋便下了楼。

我冲着他笑了笑,他也冲着我笑了笑,我们都有种觉得彼此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这样的相处模式,最怪异的地方大概就是明明见过对方最隐私的地方,却对对方的世界一无所知吧。

“走吧,我们上楼。”很明显,我的出现让他觉得有些欣喜。

我跟着他一起进了电梯,我们互相彼此迅速地看了对方一眼,又飞快地扭过头去。

“你今天好像特别矜持。”他说。

“因为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回答道。

“怎么了?”他问我。

我突然不想回答了,我转过身去直接环住了他的腰,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这样?”

他便笑了,低着头看着我,我伸手故意在他的小腹周围摸了一把,色色地说:“哇,好性感呢。”

“你对别的男人也这样吗?你是不是特别随便?”他看着我问道。

“你对别的女人也这样吗?你是不是也特别随便?”我反问道,顺势靠在了他的怀抱里。在扑进他怀抱里的那一瞬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多米。

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走了什么桃花运,几乎在同一时间遇到了两个帅哥。一个只想和我睡觉,另一个刚刚见面却想要给我一个家,一个走肾,一个走心。命运,这是要眷顾我了吗?

可是尽管这样,我却觉得扑进靳凡的怀抱更轻松一些。也许有些事情一旦走心,就会变得沉重吧。我宁愿在靳凡的眼里,我就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我如果说没有,你会信吗?”靳凡笑着看着我,他忽然一下拦腰抱起了我,闻了闻我身上的味道,然后说,“你真轻,像羽毛一样。”

“我如果说没有,你也不会信,毕竟我们是这样认识的。”我勾着他的脖子,笑嘻嘻地说道。

靳凡把我抱进了房间,放在了床上,他问我:“那天是怎么了?你发微信的时候我正在忙。”

“没什么,都过去了,我们开始吧。”我笑着把他推倒在床,然后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这么急啊,”他笑着望着我,他说,“别急,宝贝,慢慢来。”

“对啊,很急,你到底来不来?”我一下扯开了他的裤子,他不由得惊呼了一声,我坏笑道,“我想像图片上那样。”

“那我吻你?”他一下坐了起来,捧起了我的脸,表情一脸的慎重。

“你这样的表情,好像你很认真一样。”我依旧勾着他的脖子,边说,边亲着他的脸。

“我的确很认真,只不过你以为我在玩罢了。”他说完,闭上眼睛,开始忘情地吻起我来。

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名字叫靳凡、在那所学校里待过之外,其他任何都不清楚。可是此刻,他在吻我,我们在做着只有情侣才能做的最亲密的事情,而且,不是第一次了。

我的大脑变得有些恍惚,可是他吻我的感觉是真实的,他的唇和我的唇紧紧碰在一起,他的舌尖在我的嘴里灵活地游动,他闭上眼睛看上去那样深情……我渐渐被他带入到了一种情境之中,仿佛我真的在恋爱一般。

其实,我从没有恋爱过。我并不知道,恋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靳凡吻着吻着,渐渐把我推倒在了床上,他褪去了我的裙子,褪去了我的内衣裤,当我整个人像美食一样呈现在他面前时,他的目光显得那样急切而震撼,他迫不及待地褪去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用滚烫的身躯拥抱着我……

一切,就这样水到渠成地再一次发生了。过程很美妙,我们丝毫没有嫌隙,也丝毫没有觉得彼此并不认识对方。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