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私奔

我没想到他居然是认真的!

凌晨三点,阿松和阿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靳言拉着我打开了窗户,从“刑房”里悄悄拿来一捆绳子,反锁房门,熟练地打结做成了绳梯,似乎早就为这次“私奔”做好了准备,让我不禁诧异。他打开窗户,把绳梯固定在窗户上,然后打开保险箱揣了一叠现金放在自己衣服的内兜里,随后对我甩了甩头,小声问我:“

一句“私奔”的玩笑话,此刻演变成为真的事实。我满心慌张之余,内心深处涌出一丝隐隐的期待,可随即又忐忑不安起来。

“我们真的要私奔了吗?为什么不直接开门出去?”我傻傻地愣在原地,看着靳言小心翼翼地扔下绳梯,发起了呆。

“你是不是傻?直接开门我们还能出的去吗?那两头牛根本就不用睡觉的,随便一点儿动静都能被他们发现!”靳言小声地说道,神神秘秘的语气让我们这一次的“私奔”行动更真实了一些。

“他们不是你随从吗?带着不是更方便一些?”我不解地问道。

他十分嫌弃地给了我一个白眼,伸手用力敲了下我的头说:“带着他们那还叫私奔吗?我实话跟你说吧,这两头牛说是说我的保镖,实际是我爸用来监视我的,不管平时多听我的话,一旦我不受控制了,他们就会立马叛变。现在你该知道我有多痛苦了吧?”

“呃……”我闷闷地应了一声,紧张地问:“那我们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我没一个人出过门。”他顿时惆怅起来。

“你妈妈呢?你这样和我走了,你妈不会担心吗?”我不禁又问。

“妈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世了,我没有妈妈。”他的语调突然变得悲伤。

“啊……对不起。”我十分惊讶之余,连忙道歉。没想到他桀骜不驯的背后,还忍受着同龄人没有忍受过的痛苦。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准备好没?我们要出发了!”他遥望着晦暗天空里的那一颗孤星,目光里满是期待,似乎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

“那走了之后我还能和家里联系吗?我怕家里人担心。”我压根没有想过我真的要和他踏上私奔之旅,内心既有着从此和他风雨同舟的期待,同时又不免深深担心家人找不到我之后的焦虑与不安。

“联系了就不叫私奔了,私奔就是我们一起消失,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就我和你,你不愿意?那我自己走了!”他说着说着生起气来,像猿猴一样敏捷地跳到了窗台上,回头望了我一眼,目光失望至极。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内心既期待又彷徨,既欣喜又不安,一时变得无比复杂。

他见我并不说话,似乎更明白我的心迹一样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那我不勉强你,你保重吧,我走了!”

他顺着他亲手编好的绳梯一跃而下,一下便没入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我一下慌了,想大声喊他的名字,又生怕阿松阿杰听到,我吃力地爬上窗台四处张望,可底下一片漆黑我根本看不清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离开。

那一刻,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念头,那念头在告诉我:潘如书,下去吧!和他一起!不管去任何地方!

我不管不顾地攀上绳梯,顺着阶梯一步步地胆颤心惊地往下,心里特别地害怕,忍不住低声地呼唤靳言的名字,可是底下半点回音都没有。

就在我快要到达地面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双手用力地搂住了我的腰,紧接着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传来,那股熟悉的气味让我抑制了自己想要尖叫的欲望。

他把我从绳梯上抱下来,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就知道你会和我一起的。”

我耳根发痒,浑身为之一颤,就在我即将尖叫出声的时候他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小声说:“别说话,别紧张,跟着我走!”

说完,他拉着我的手从花丛中跳了出去,小心翼翼绕道而行,一路上我们做贼似地脚步异常轻盈,他似乎早就踩点好了一般,带着我小心地躲避了别墅区的每一处监控,然后把我带到了一个人工湖泊很不起眼的角落处。

他小声说:“这个湖上没有监控,我们跳下去,游到了另一边,然后再从那边的围墙翻过去,就出了别墅区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问我:“你会不会游泳?”

我的家乡门前就有一条潘家河,我们从小在河里嬉戏到大,游泳虽说不是我的强项,但是只要水域不是很深都没有问题。只是……这大冬天的这么冷,跳进去之后岂不是冻死?

我在疑惑之中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个无意识真是要了我的命!他才不管这天到底有多冷湖水有多冰,直接就把我拽到了湖里然后奋力向前滑去!

冰冷的湖水瞬间淹没了我!我因为完全措手不及猛呛了好几口污水,求生的本能迫使我迅速跟随着他的方向奋力游去。湖并不深,也不大,我们游了十几米就到了对岸的一个角落。

他先上岸,随即把我拉了起来。天如此寒冷,我们都冻得瑟瑟发抖,他在寒风中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笑着问我:“刺激吗,傻妞?”

“刺激你妹!我快冻死了!”我浑身都在滴水,比落汤鸡还要狼狈几分。

他用力把我抱入怀中,两个湿淋淋的人抱在一起根本起不到取暖的作用,他显然也明白过来,于是很快放开了我,在墙角捡来几块砖头,对我说:“来,我先推你上去,你上去了再拉我一把。”

“那我怎么拉得动你?”我冻得连说话都哆嗦。

“那好,我先上去,然后再拉你。”

说完,他单脚踩上砖头,手抓住墙根,用尽全力一跃而上,待坐稳后他朝我伸出了手,我用力拉着他的手,借着他的力气使劲蹬了上去,当两个人都坐稳之后,望着外面空无一人的大马路和路上稀薄的灯光,我们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过瘾吗?”他问我。

“冻死啦!”浑身湿淋淋的感觉真不好受。

“哥带你换衣服去!”他说完,又直接拉着我跳下了城墙。我毫无心理准备,连滚带爬摔了个屁滚尿流。

他见我如此狼狈,居然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我瞪着他,他对我吐了吐舌头之后迅速向前奔跑,惹得我只能拼命狂追,他一口气带着我跑了好几条街,突然就停了下来,我气喘吁吁地勉强追上,他指着前面一家还在营业的小店说:“走,我们去换身衣服。”

“啊?那是十足超市啊!”我顿时愣了,不知道他怎么想。

“跟我走就是了!”他不耐烦地凶了我一句,却不依不饶地紧紧拽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离开一样。

我忐忑不安地跟着他进去了超市,柜台的两个年轻小伙儿看到我们湿漉漉的模样面面相觑。

靳言黑着脸一言不发地站在柜台前和两个小伙儿对视了整整三秒钟,直到对方脸色发虚,这才拉开衣服的拉链,从内兜里拿出一叠钱,当着两个小伙儿的面数了一千块钱,往桌上狠狠一拍,然后冷冷地说:“给我们找两身干净衣服,不管什么牌子都行。”

“我……我们这里不卖衣服啊。”一小伙儿被靳言的气势所镇住,战战兢兢开了口。

“钱不够?”靳言冷言又问了一声,随即又抽出十张甩在了桌面上,直视着他们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我只要两套干净的衣服。拿到衣服我们就走,这钱归你们。”

另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儿一直没有说话,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了我们很久之后,在那个吓得脸色发白的小伙儿耳边耳语了两句,随即便走进了超市的仓库里。

“二位稍等,我同事已经去为你们找衣服了。”此时这小伙儿已经吓得说话都哆嗦了。

靳言习惯性地把手放进了口袋,在超市里转了一圈,找了两条浴巾出来,还没结账就先撕开了,随即先披了一条在我身上,柔声对我说:“你先擦擦。”

我心里不禁一暖,接过来一言不发地开始擦拭脸和头发上的水。

我生怕里面的服务员会以为我们是坏人,然后打电话报警,可看靳言似乎压根就没有这样的顾虑。过了好一会儿,那戴眼镜的小伙儿还真捧了一堆衣服出来,把衣服小心地放在我们面前说:“这是我们的新工作服,两位如果不嫌弃,就请拿走吧。我们都是年轻人,都明白爱情的可贵,祝两位幸福。”

他的话让我暗暗吃惊了一番,没想到这小伙儿看起来清清瘦瘦的,却对靳言的蛮横毫无惧怕之心,反而将心比心地给我们找来衣服,并且还大致揣测出我们的关系。

我想靳言也诧异了,因为他显然没有了刚才的气势,而且还破天荒说了一句“谢谢”。

靳言拿起衣服就准备带着我走,又被那眼镜男叫住了,他说:“外面这么冷,你们要么在我们仓库里换上再走吧。我和我女朋友也干过这种事,父母不同意只是一时的,希望你们不要放弃。”

我和靳言一时面面相觑,完全没料到会是这局面,所以压根就不知道怎么作答。

我们依那男生所言在他们仓库里换上了衣服,换好衣服后我们刚准备走,没想到那男生又叫住了我们,他说:“工作服两百一套,你们给四百就好了,剩下你们路上留着用吧。不过听哥一句劝,虽然两个人的感情不容易,但是多少还是要顾及父母的心情,不要太和父母对着干。”

没想到我们刚私奔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热心”人,顿时让我两哭笑不得。换上衣服后的我们站在开着空调的超市里已经十分暖和,外面天寒地冻,靳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竟然问那个男生:“你们几点下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