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十三年前的案件分析

第223章十三年前的案件分析

“你把粥吃了,吃了我就告诉你。”

裴曜竣的上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的眼睛一眯,就像一只狡诈的狐狸。“段宁你真是长本事了。”

“嘿嘿嘿,我哪有什么本事啊。来张嘴,乖,啊”说着我舀起一勺粥送到了裴曜竣的嘴边,他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却还是听话的张开了嘴。

“真棒,来,在吃一勺。”

就这样,一整碗鸡丝粥被我塞进了裴曜竣的肚子里,他拿起一张至今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去哪鬼混了?”

“我去哪裴总能不知道吗?您多神通广大呀,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就算是您不知道,您安排给我的那两个保镖也不是吃干饭的呀。”

裴曜竣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被戳穿后的羞怯,“赵彦桓找你什么事?”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林馥暄的况告诉他,毕竟他也是当年那件案子的受害人。

“我拜托赵帮我查林馥暄的事,他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十三年前林馥暄从温佑隼那里离开后,不知道怎么的入了一个走私、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手里。她在越南边境被解救下来,被安置了谅市的福利,后来福利拆迁,林馥暄的下又不知所踪了。我正想着明天把这些线索告诉温佑隼。”

裴曜竣的脸渐渐沉了下来,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条不悦的弧线,“你确定十三年前林馥暄是自己主动离开温佑隼的?”

“应该是,裴曜竣是这样跟我说的,说某个晚上林馥暄就悄悄离开不知所踪了,当时她的神状并不好。”

裴曜竣站起来在间中来回踱步,我也不敢出声扰。过了片刻,裴曜竣重新回到我边坐下,“段宁,你在学校应该学过心理学吧?你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一下,如果林馥暄是主动离开的,那么她离开时应该是出于怎样的心理?”

“嗯当时温佑隼和林馥暄是一对恋人,感很好,并且林馥暄已经没有其他的亲人在世了,温佑隼对她来说是她最后的港湾。”

“发生了这种事后,受害人一般会产生以下几种反应:1,寻找庇和依靠,希望能够得到安,依靠他人帮助自己走出心理创伤;2,她会认为自己已经不干净了,不配留在他的边,她会主动离开,跟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断绝往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3,轻生。”

裴曜竣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么说的话,也不排除林馥暄主动离开的可能。可是段宁我提醒你一点,十三年前这件案子是针对我发生的,林馥暄只是无辜被牵连的。直到如今我都没有当时幕后主使的任何线索,我派出去秘密查的人不是一无所获就是离奇si wang,可见此人手眼通天。”

“参考这些况,也应该设想一下林馥暄并不是主动离开温佑隼的,并且事后她是怎样入犯罪团伙手中的也值得深SI。”

我惊呼一声,“裴曜竣,我忽然想起来温佑隼跟我说过,十三年前他把林馥暄接回来之后,林馥暄的状就像一只惊弓之鸟,对别人的任何触碰都十分抗拒。但是,她却一直喃喃自语的说‘我会去找你们的,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你说,会不会当时林馥暄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自己离开想要报仇?”

裴曜竣起亲手倒了两杯红酒,手指摩擦着透明的杯,时不时的轻轻抿一口,“有这种可能,如果林馥暄去报仇那她可真是被冲昏头脑了。她不可能成功的,我不理解的是那些人为什么不杀了她?只有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不是吗?”

“那可能是他们想把林馥暄卖掉挣钱呢?她确实是在犯罪团伙手里被解救下来的呀?”

裴曜竣摇了摇头,伸出手指用力的戳着我的额头,“段宁你是不是傻?有这种势力的幕后主使会缺区区一个林馥暄的钱吗?比起钱来,让一个秘密长埋地下不是更重要吗?”

“这么说,一定是有个不能杀林馥暄的理由?什么理由呢?”

“对,这个理由很关键,但是就目前掌握的这些线索来看,我们还找不到答案。”

“裴曜竣那个我明天想请一天假,我想去Y市把这些事告诉温佑隼。”

裴曜竣定定的看着我,然后垂下眼睑说道,“好。我送你去。”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高铁去就可以,很快就唔”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曜竣就把我用力搂在怀里吻了上来,清新的薄荷味和香醇的红酒味混在在一起,暖暖的灯光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片侧影。

直到我感到快要窒息的时候,裴曜竣才慢慢的放开我,低沉而又充磁的声音对我说道,“段宁,不准拒绝我,我送你去。”

我脸颊绯红,怯的看着裴曜竣。这个!!斯文败类!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踏上了去往Y市的旅程,过了两三个小时左右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了温佑隼的住宅门前。温佑隼看到陪我同来的裴曜竣并不觉得惊讶,只是微微的向他点了点头,或许是之前裴曜竣已经和他沟通过了吧。

温佑隼把我们迎了进去,又吩咐佣人泡了茶端来了一些水果,虽然他的动作不急不躁,可是眼睛里的焦灼已经暴露了他的真实绪。我也不兜圈子,把赵彦桓查到的况和我们昨晚的分析和盘托出。

温佑隼的眉头紧紧皱成一团,他咕咚咕咚猛灌了几口水试图压抑住自己的绪。片刻后,温佑隼的额头上隐隐沁出了汗珠,脸上的神越来越痛苦,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丝毫不复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

我见状就知道一定是温佑隼的旧疾又犯了,连忙让佣人找出药来喂温佑隼吃下。

我又给他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温快喝点水,有没有感觉好些?”

温佑隼把水杯放在了一边,抓着我的胳膊低声抽泣着,“为什么是林馥暄?为什么是她?为什么”

我的脑海中忽然有什么一闪而过,是啊,为什么是林馥暄?人这么多,为什么他们偏偏中了林馥暄?到底林馥暄的上有什么特别之?

我一边想着,一边轻轻拍着温佑隼的后背,想哄小孩一样轻声安道,“没事了,没事了温。既然我们已经有了这些线索,只要继续追查下去我们总能找到林馥暄的。没事了没事了”

可是我却没有看到,裴曜竣的目光越来越紧。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