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她怀孕了?!

陶梦然的脸上包着一层粉红色的纱巾,身体不知道是因为吃了激素还是什么关系,比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胖了好多。她原本的身材还算轻盈,如今身体变得丰满而臃肿,肚子十分突出,看上去像是有了身孕一样。

我这么一想,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什么,她居然怀孕了?!这意味着靳言和她……?!

“这里的风景真是不错,潘如书,以后我们可是要做邻居了呢。”陶梦然看到我站在岸边,于是快速朝着我走了过来,得意地说道。

透过纱巾,我依稀能够看到陶梦然的脸上还有斑斑点点,怪不得她又是戴墨镜又是蒙上纱巾的,依然无法遮盖那张早已变样的脸。

“这里是你建的?你确定你能拿到政府的批文?”我的心仿佛死了一般沉寂,即便看见他们在一起,我也不会再有那样的情绪了。原来人的情绪仿佛破茧一般,挣扎的时候很难熬,但是一旦破茧而出,便又有了全新的自我,会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又强大了几分。以往能伤到的那些事,立马显得微不足道了。

“当然,这点手段我要是没有,我怎么敢来和你叫板?”陶梦然笑着说道,扭头对靳言甜甜地喊了一声,“老公,你站在那里干嘛?过来啊!”

心还是觉得疼,可是不知道为何,我的情绪格外地平静,我甚至笑了起来,我笑着望着那个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他今天穿了一件银灰色的线衫搭配白色休闲长裤,看上去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他的脸上一脸的凝重,我看不出他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就这样笑着看着他,连说话我都是带笑的,我说:“靳言,我对你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陶梦然听我这么问,顿时脸拉了下来:“她对你说什么了?”

靳言并不回答,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双手插在兜里,一言不发。

陶梦然哈哈大笑起来,还矫情地用手捂住嘴巴,她说:“潘如书,我劝你啊,赶紧忘了我老公吧!你看我的肚子,我告诉你,我们都快要结婚了!”

就在那一刻,她头上的丝巾随风飘了起来,她本身站得离潘家河很近,我当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直接扯住她的丝巾,然后用力一甩,她整个人便这样猝不及防地掉进了潘家河里。

陶梦然大叫了一声,还没回过神来人已经掉入了河水中,她在河里猛地拍打着水花,一会儿浮上来,一会儿沉下去。看得出来,她并不会游泳。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靳言,冷冷地说:“我警告过你,你既然要执意这样做,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我利落地脱掉外衣,紧跟着跳进了河水里,抓住陶梦然的头发让她浮出水面,紧接着勾住她的脖子带着她游到了岸边。

我的一系列动作让靳言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我把陶梦然救回岸边,他这才意识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连忙伸手过来拉人。

我们两合力把陶梦然拉到了岸上,此时周围看热闹的村民聚集了好多人,我湿漉漉地朝着站在当中的三婶喊道:“三婶,快去让我大伯过来救人!”

随后,我蹲下来,按照从前学过的方法给陶梦然按压肚子,我做所有动作的时候,靳言就蹲在我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你给她做人工呼吸吧,我教你怎么做。”我冷冷抬起头,对他说道。

“才这么一会儿,她死不了,顶多被吓晕了。”出乎我意料的是,靳言竟一点儿都不担心。

“这是你的人,你难道不担心?你要是觉得心里不解气,我们打一架也可以。”我依旧冰冷地说道。

“不打。”他只淡淡吐出两个字,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盯着我,丝毫没顾忌一下躺在地上的陶梦然。

大伯这时候赶了过来,用农村治疗溺水的土方法让陶梦然狂吐了好几口水,人这才悠悠醒了过来。

我从小在潘家河边上长大,人掉入水里多久后会死去是我们的基本常识,所以对她的生命安危我一点儿都不担心,更何况大伯家就在附近。

“大伯,她说她怀孕了,你给她把把脉,看看她肚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对大伯说道。

大伯在她手腕处号脉了一会儿,用家乡话问我:“你说她怀孕了?没有啊,不像怀孕的样子。”

大伯见我不太确信的样子,又仔细号了一会儿,之后肯定地摇了摇头:“没有怀孕,我这么多年,不会有错的。”

陶梦然整个人依然还处于蒙圈之中,她连她自己怎么被推入水、又怎么被救上来的事情都还没理明白,见大伯在她手上号脉,她顿时明白了什么,一下坐了起来,大声对我说:“潘如书,你干嘛!”

“没有怀孕还假装自己怀孕了,我看你是激素药吃多了发胖了吧!”我笑着讽刺了她一句。

她的眼睛一下心虚了,下意识望了靳言一眼。靳言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匪夷所思,就连我推陶梦然下水他都没有多大的反应,听到陶梦然没有怀孕,他的脸上也还是一脸的平静。这种平静,真是让我觉得诧异。

“谁说我没有怀孕了?我可是有B超单的!这乡下的庸医说的话有什么可信的!靳言,你不要相信他们!我是真的有了!我是真的有了我们的孩子!”陶梦然紧张地拉着靳言的手。

大伯本身对靳言就有些微微的不满,见这情形,大伯叮嘱了两句话之后便张罗着村民散开了。

靳言把陶梦然拽起来,淡淡地说:“身上衣服湿了,赶紧去换一换吧,别着凉了。”

说完,他爸陶梦然连拖带拽地带回了车上,那一句话,乍一听像是对陶梦然说的,可又像是对我说的,让我惊讶不已。

我湿漉漉地站在原地,见旁边的工人依旧在热火朝天地施工,心里憋着的那一口气迟迟得不到发泄,那一刻心想着反正衣服也湿了,索性再次如鲤鱼一般跳进了潘家河里,在河里肆意游了好一会儿,情绪这才得到了彻底的抒发。

此时已经秋天了,潘家河的水刺骨地凉,如同我的心一般。我在水里游了好久才上岸,等我上岸的时候,赵秦汉不知道何时站在岸边,手里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他没告诉过我今天他会来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我上岸后,他连忙走过来为我披上了羽绒服,然后说:“这水多冷,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换上干衣服。”

“你怎么来了?”我问。

“担心你,过来看看。我听说这件事了,陶梦然花钱把农家乐旁边的这大片土地都买下来了,准备建果园和农家乐,很大手笔,初期投入就签了2000万。政府方面一下就批了,我能力有限,没办法说服你们镇政府拒绝。”赵秦汉说完,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又对我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赶紧去洗澡,我给你做饭。”

“今天不开会啊?”我淡淡问道。

“请假了,没有什么事情比你更重要。”他轻声细语地说道。

我不禁扭头看了赵秦汉一眼,突然发觉他的眼角的细纹明显多了很多,脸色也很憔悴,于是我问:“你怎么了?没休息好?”

“昨晚熬了一晚上的夜批示文件,今天刚开完会就开着车跑过来了,还好我来得及时。”他傻傻地笑了笑。

“你真的不用对我这么好。”我听他这么说,心里更是揪成了一团。

“你是我老婆,不对你好对谁好呢。我知道你心里从没有认我做老公,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他说。

“说这话也不怕天打雷劈,你爸妈呢?你把你爸妈放哪里?”我冷冷问道。

“不怕,天打雷劈也认了。只要老天能让我在你身边多待一天,哪怕一天我也认了。”他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没有理他,回去房间里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饭菜,我注意到桌上还放着满满一盘新鲜的樱桃,另外还有一整盘鸭舌。

“好久没吃了吧?知道你肯定馋嘴了,我特地绕道去给你买的,你最爱吃的那家卤味店。”他笑呵呵地连忙给我拉开椅子,脸上一副丫鬟式的谄媚。

那一刻,说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边是心已经被伤透被凉透的昔日恋人,一边是朝思暮想我多年到如今对我还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男人,这一对比,猛烈的落差感让我的心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一边是拼命想继续、却无法继续的往昔,一边是勉强维持却被人呵护在手心的今日,我是应该像大姐所说的那样看开看淡试着接受下一份感情,还是应该继续坚守曾经的执着不撞南墙不回头?

赵秦汉为我盛了一碗饭放在我的面前,他对我始终赔着小心,生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发火,生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冷落他,我的一个笑脸他可以高兴好几天,我稍微对他好一点点他就觉得仿佛上了天……人心都是肉长的啊,这日复一日的人情,我要欠到何时才罢休?

“赵秦汉,我们还是离婚吧。你这样,我真的承受不起。”思前想后,我把饭碗往桌上重重一放,冷着脸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