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将她安顿好后尉迟慕卿就退了出来,让刘太医安静地给她诊治。

“告诉我,她都做了什么。”尉迟慕卿声音凉的让人心惊,放下柳七七的时候他才看到留在她手腕上的伤,新包扎的纱布,他一时好奇就给打开看了看,新伤旧伤全都划在了同一个地方,两个手腕,看的让人心惊,她到底做了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王”暗煞暗魅无法开口,做了什么,怎么说说柳七七每周都放血来控制城内传染的速度说她已经不眠不休的照顾城里百姓将近半个月说她曾经站在城墙上望着皇宫时满眼的希望暗煞是一直在保护着柳七七,他跟着她多久,柳七七带给他的震撼就有多大,作为一个暗卫,杀人无数的他,在昨天晚上看到柳七七眼里的希望和祈求时,心里竟然感到难过,平生第一次他突然有了埋怨的情绪,无关情爱,他只是觉得这个人,这样努力的人,不应该遭受这般磨难。

“怎么想换主子了”尉迟慕卿冰一般的声音传了出来。

“请王恕罪。”两人心头一惊,猛地下跪。

“说。”

暗煞只好简练的把柳七七在这里都做了什么,怎么成这样的说了一遍。

尉迟慕卿静静地听着,直到暗煞说完,沉默了一会,“她还交代了你们什么事,去做吧。”尉迟慕卿对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下了命令。

“王。”暗煞直接拿出了一张纸。

“柳御医让交给三殿下。”不过既然是交代如何去做的,尉迟慕卿来了,也就没有交给尉迟仪的必要了。

“吩咐下去。”听完暗煞说话的尉迟慕卿有些压抑,这种放血解毒的办法,他好像在那里见过。

“王。”给柳七七看完的刘太医走了出来。

“她”尉迟慕卿顿了一下,“怎么样了”

“我们进去说吧。”他看了看站在尉迟慕卿面前的两个人,示意尉迟慕卿进屋。

“把这张纸交给南诃青,你们协助他。”尉迟慕卿把柳七七写好的怎么解毒的办法交给了暗煞,若是他没来,这女人会把自己弄死。

“是。”暗煞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尉迟慕卿,等他进去后才看向了手中的纸。

“柳御医”暗煞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暗魅凑上来看,“若无白狐血,可放吾手腕之血,制成药粉,混在全城人的饮用水中,三日可解。”念到最后,暗魅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这么多人,放血,她这是报了必死的决心吗

“王可知道,灵隐之血。”刘太医等尉迟慕卿坐下后,才说出来。

“灵隐之血。”尉迟慕卿才想起来,有一种古老的血脉可解千毒,由于很久远,他也是偶然间看到的,当时也没太在意,难道,他猛的看向柳七七。

“柳御医身上就有。”就是为了验证尉迟慕卿猜想一样,刘太医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

“她的血,仔细闻的话会有一种香气,臣行医多年,刚才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闻出来的,而且,手腕流出的血是精血,所以柳御医才会虚成这样。”灵隐之血其实很好辨认,但是,由于这种血脉不是为众人所熟知的,而且这香气也不算很大,再加上柳七七刻意隐瞒,自然不会被认出来。

“灵隐之血”尉迟慕卿问。

“对,有这种血脉的人被称作灵隐之体,这种血可解千毒,而且这些人对草药的感知度比常人高得多,所以也最有可能成为医师。”刘太医看向柳七七,“但是这种血脉并没有传承性,具体为什么会有这种血脉,没有人知道,拥有这种血脉的人受伤之后承受的痛苦是常人所受的三倍,而且很久之前,由于这种血脉的独特性,好多灵隐之体都会被人养起来,也是那个时候,灵隐之血就开始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也会有人去找,但是,出现的就很少了。”被养起来,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原本拥有这种血脉是很高兴的事情,但是被圈养,可能还有别的事情吧,灵隐之血,有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是这样吗”怪不得,他只知道灵隐之血能解千毒,却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柳七七,她是灵隐之体啊。

“还有,灵隐之血每三日才能恢复一滴,柳御医的情况,很麻烦。”刘太医也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办法吗”尉迟慕卿看着柳七七,他算是了解她了吗

“有。”刘太医也不含糊,“取成年白狐狐血,辅之千年雪莲,熬制喝下,途中不能受颠簸。”刘太医特地加了最后一句,担心尉迟慕卿处理不当。

“好,多谢。”尉迟慕卿送走刘太医后,走回了柳七七床边。

看着她缠着绷带的手腕,苍白的和纸一样的脸,心里一阵难过,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他开始把她放在了心上是她一脸平静的说为君者当以生民立命时,还是每天晚上递来的那张纸条,还是那次品诗会上出众的字迹,亦或是那天着了魔似的拿起的那把伞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印象中那张始终淡然的玉面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到现在才明白,所谓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这句曾经被自己嗤之以鼻的话,原以为自己至冷至寒的性子也不会怎么样了,可能就是在那次清元节她做的孔明灯下,水面一动,惊醒了那颗沉睡已久的心吧。

柳七七。

他在心底默念她的名字。

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自己和师父生活在一起,每日采茶做药却出奇的安静,师父好像老了,要她掺着才可以走动,但是她记得,他们是笑着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好难过,好像少了什么,到底是什么

“师父。”柳七七猛的坐起来,才发觉,眼角有些湿意。

她是哭了吗柳七七一愣,怎么会哭了呢。

“醒了”

“恩”柳七七看向声音的来源,尉迟慕卿这里是皇宫

“王”柳七七惊讶的看着他,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恩。”尉迟慕卿看着她,也不说话。

柳七七突然想起来她在南城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尉迟慕卿好像是晕倒之前那她在这里,是解决了

“南城那边”

“没事了。”

“哦。”没事了就好。那她也可以放心了,半枫荷,想起那个小姑娘,柳七七嘴角弯了弯。

“恩。”

“那”柳七七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睡了几天”

“十天。”尉迟慕卿仍然干脆地回答。

“十天啊。”柳七七重复了一遍,她还以为,自己不会再醒了呢。

“怎么,不高兴自己还活着”

“那,我的事,您都知道了”柳七七看到手腕上的伤已经长好,就明白了什么。

“恩。”

“我的血,常人碰到是会毙命的。”柳七七叹了口气,“灵隐之血中最纯的血脉独有的特性,所以,还请王可以保密。”柳七七虚弱的扯出一个微笑,看着尉迟慕卿,会的吧,毕竟,她还得给他解毒。

“不用担心。”终究是压抑不住,安慰了她一句,天知道刚才看到柳七七睁眼他有多激动,想上前去问问感觉如何突然停住了脚步,怎么问以什么身份还有她湿润的眼角,刚才的那句师父他通通只能选择无视。

“对啊,有摄政王在,我还是只管治病吧。”柳七七想下床,刚站到床边,却一阵头晕,就往下到去,她忘了,她睡了十天,没有进食,体力不支。

“小心。”尉迟慕卿一个箭步上前,把她接到了怀里,突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样的姿势他也是第一次抱女生,好像,该放下了。

“啊啊,快看,抱起来了。”暗魅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拖着暗煞和暗影把在窗户边上。

“奇迹啊,主子终于抱起来了。”

暗煞也难得的跟着暗魅起哄。

“主子很帅。”暗影咳了两声,恩,今天天气不错。

“”柳七七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原以为自己会直接跌在尉迟慕卿的脚边,没想到他会来抱住自己,一时间也不敢动了。

好在尉迟慕卿反应很快,知道该把她放来,也就很快的行动了。

“你可以先在这里养伤,熬药的事可以缓一缓。”尉迟慕卿后退几步,离开了她。

“多谢王。”

“还有,以后三天喝一次药。”尉迟慕卿说完这句话就走出去了。

三天柳七七苦笑,果然是知道了吗,竟然还这么清楚。

“七七。”尉迟锋的声音在尉迟慕卿离开后不久就传了进来。

紧接着严紫栎也走了进来。

“七七,你怎么样了,哪里还疼不疼,晕不晕,要不要叫太医,饿不饿,吃东西吗,哎你跟我说句话,我都着急死了。”一大篇话让柳七七招架不住。

“紫栎,把他扔出去。”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