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血玉镯子

第三十八章:血玉镯子

“御医姐姐,太后娘娘也不反对呢,那我们开始吧。”司徒平阳仍旧巧笑嫣然地看着她。

“太后娘娘,冒昧了。”柳七七上前,示意太后伸出手,无论这两个人在打什么主意,她现在都必须要开始诊治了,最起码,样子还是要有的,至于太后生病,她可是一个字都不信。

“有劳御医。”太后伸出手,嘴角带着笑,精明的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柳七七拿出一个帕子,盖在了太后的手腕上,再搭上她的脉,开始静心诊治。

“御医姐姐,怎么样太后娘娘没事吧”司徒平阳凑上前,担心地问。

“太后娘娘只是过度劳心了,多休息几日,再找太医开几副安神的药按时吃着,多晒晒太阳,自然就好了。”柳七七不动声色的收回手,果然跟她想的一样吗找她来还有别的目的。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御医姐姐。”司徒平阳对着她笑。

“职责而已。”柳七七避开了司徒平阳伸过来的手,她总觉得,这个十几岁的姑娘,笑的很危险。

“还是要谢谢柳御医的,如意,去,把哀家那个血玉镯子拿过来,送给柳御医。”太后笑得和蔼,但是柳七七还是觉得不舒服,太后送的东西,能要吗

“不用这么麻烦了,臣女的职责而已,实在不敢讨赏。”柳七七本能的想拒绝。

“柳御医这么跟哀家客气干什么,你帮了哀家,自然该赏。”太后拉住她的手,亲切的说,“况且,哀家就喜欢你们这些孩子,你不收下,就是看不起哀家。”

想到尉迟慕卿小时候受的苦,柳七七就觉得眼前的太后,让人觉得不舒服,此刻这太后估计恨不得把尉迟慕卿给扳倒,又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她可是给尉迟慕卿治病的人,这宫里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演技好。

“太后娘娘客气了,您可是太后啊,臣女不过是一个医师而已。”看不起柳七七在心里冷笑,她应该看的起这位太后吗

“御医姐姐这可是说笑了,太后娘娘就是太后啊,她很好的,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像是没听懂柳七七说话似的,司徒平阳一脸紧张,这说出的话,还真是有些意思。

“臣女惶恐。”柳七七看着脸色有些不好的太后,“公主想必是误会臣女了,太后娘娘万福,臣女的意思是,太后娘娘身份尊贵,臣女只是一名医师,不值得这样麻烦,倒不如赏了公主,到也算物尽其美。”她知道司徒平阳说话很能曲解意思,口才好的很,既然是这样,把太后推给她好了。

“哈哈,御医姐姐,你这是在担心我会吃醋嘛”司徒平阳笑得花枝乱颤,刚才紧张的气氛,也因此缓和了一些。

“太后娘娘,你看,你把御医姐姐给吓得,可得好好补偿一下,放心吧,御医姐姐,太后娘娘很好的,她老人家呀,心最宽广了。”

“你这丫头,是在嘲笑哀家胖吗”太后也笑了起来,“柳御医哀家没事的,这东西哀家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给了你,正好也算个人情呢,你就受着吧,这丫头也不用管她,一天天就她事多。”

“这,那好吧。”柳七七见推不过,先只能收下,太后的东西她碰都不想碰,只是要是再推辞,恐怕会被察觉出来些什么,为了稳住她们,柳七七还是接过了如意递过来的盒子,血一般的镯子,还真是珍品。

“多谢太后。”柳七七行礼。

“你说,她会上当吗”等柳七七走后,留在殿里的两个人坐在了一起。

“太后娘娘这是什么话,她是自己收下的那个镯子,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怨不到咱们头上啊,对不对”司徒平阳端起来桌上的茶杯,“况且,这不也是您希望的。

“是啊。”原本带着温和笑意的脸上已经换成了一副阴沉的样子,她的儿子的死,这仇她一定要报。

“如何”

“恩”柳七七看着突然出声的尉迟慕卿。

“那个女人。”尉迟慕卿简洁地点出自己说话的重点,自上一次柳七七落水,他就派了暗魅一直暗中保护她,自然对她今天见了太后的事也会知道。

“呃”那个女人,这称呼 柳七七一下子还真是没有反应过来,想到尉迟慕卿的三个暗卫她也就明白了。

“很精明的一个女人。”不好对付,这是太后给她的直觉,“而且,她今天塞给我一个镯子,奇怪的是,司徒平阳好像跟她很熟,过两天,我还得中个毒。”没错,就在司徒平阳靠近她的时候,柳七七感觉到她在给她下毒,看来,有些人坐不住了。

“镯子下毒”尉迟慕卿抬起头看着她,有些吃惊,怎么就今天一下午,发生了这么多事。

“就是这镯子。”柳七七拿出来放在随身的药袋子里的镯子。

如血一般的镯子,在烛火照耀下,似有光华在里边流转。

尉迟慕卿看着这镯子,说不出话。

募地,他伸出了手,轻轻地去拿在柳七七手上的血玉镯子,细细看,他的手在发抖。

“慕卿”柳七七看他这么反常,轻轻地叫了一声。

此时尉迟慕卿已经听不到她说话了,他眉心微蹙,轻轻拿着,慢慢地摩挲着,生怕哪里给损坏了,眼神发亮,久久不言。

柳七七看着他满脸的伤感,心疼地拂上他的肩,这镯子,能让他这样失态,恐怕是

过了许久,尉迟慕卿才好像回过了神,“七七。”他声音都是颤抖的。

“我在。”柳七七仍旧轻轻拍着他的肩,动作温柔。

“这是,这是母妃的镯子。”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说。

“恩,它回来了,它在。”柳七七去握尉迟慕卿拿着镯子的手,小心地收走,怕他一个激动给弄坏了。

果然吗这果然是怜妃的东西,她看向尉迟慕卿,满脸担心。

“恩。”尉迟慕卿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看着那个镯子,满眼温柔。

“这是以前母妃经常会看的镯子,但是舍不得带,据母妃说,这是祖母留给她的。”也是唯一留给他的,只是那日看到母妃的尸体后,他找了好久都没再找到这镯子,原以为不会再找到了,谁知,被七七给拿了回来。

“原本我还不想收,可现在我很庆幸。”柳七七看着手里的镯子,还是轻轻放下了,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太后非要让她收下这镯子,看到尉迟慕卿这反应,恐怕是太后还想做点什么,直接把她给除了,只是太后没想到,她已经和尉迟慕卿关系这么近了,不然还真会被她给打击到。

“七七,这镯子,你收好。”尉迟慕卿把它往前推了推。

“恩”

“母妃留下的,应当给你。”尉迟慕卿没有多说什么,这镯子,既然找到了,就该给了,他的人。

柳七七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人,但还是看了看他,突然他对着她笑了一下,好像什么都不用说,他的心,她懂,既是如此,她收下便是,纵使会搭上性命,她也愿意。

“七七。”尉迟慕卿从后边把她抱住。

“这镯子,我收了,可就不还了。”她也靠在了他的怀里,这样就够了,不是吗

“你都是我的。”很霸气的一句回话,听的柳七七都有些不好意思。

“咳。”柳七七赶紧清了清嗓子,“你说,该怎么办要不要反将一计而且,这镯子怎么会在太后那里”

“我的母妃,是自尽的。”尉迟慕卿突然说了出来。

柳七七感到环在她腰上的手又紧了紧,于是就覆了上去。

“那日我办事回来,母妃就悬在白绫上。”那个场景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后来几年,他睡觉都睡不安稳,闭上眼睛就是母妃僵直的身子,就好像在谴责他为什么不保护好母妃。

柳七七覆在上边的手,突然握紧,她无法想象,一个刚刚十几岁的孩子,是如何看着自己的母妃尸体的,她无法想象,当时的尉迟慕卿的心情,她更无法想象,尉迟慕卿是如何在后来几年活下来的,只觉得心疼,心疼的像被针扎着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一个孩子,难道他就连出生都是错吗

“都过去了。”感觉到柳七七的波动,尉迟慕卿出声安慰,那些无法想象的灰暗日子已经过去了,他不需要柳七七再为他难过。

“还疼吗”柳七七突然出声问,还疼吗,你的心,还疼吗她突然想起来尉迟慕卿还中着毒,他到底是过着怎么样的日子啊,他一身的武功在这个身子下,又是如何保留下来的,她都不敢问,那些伤痛,她不能再给他揭开了,太残忍,太让人难过,柳七七转过头看着他,“很疼对不对”

尉迟慕卿看着她,任由她转过身反抱着自己,看着她满脸的难过,还有那双存满些液体的眸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疼吗,那些日子在经过的时候,当然疼,死尸一般的生活,到后来也就习惯了,但是现在看到柳七七这样,他竟然还有些高兴,为他,为她,为能有这样一个能心疼自己的人。

“我还有你,不是吗”尉迟慕卿轻轻一笑,就算疼又如何,眼下,还有更好的人等着他。

“傻子。”柳七七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泪打湿了蓝色的袍子。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