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对不起

靳言也愣了,他没有想过我会会扇他耳光。我自己,则更没有想到。扇完之后,我的手僵硬在半空中,靳言捂着脸吃惊地看着我。下一秒,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心绞痛得蹲在地上,忽然对人性无比的绝望。

我不爱赵秦汉,可我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人锒铛入狱;我对赵秦汉的父母没有太深的感情,可是听到两位暮年老人的哀歌让我无比心酸。人性最大的善是什么?恶又是什么?我一时已经无法分辨得清楚。

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狠狠扇靳言那一耳光的时候,痛的是他的脸还是我的心。我为什么打他?我难道恨他吗?他又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同情赵秦汉?赵秦汉难道不可恶吗?他又做对过什么?

我耗尽一生想做一个体面人,体面地恋爱,体面地结婚生子,体面地笑对一切周围的声音。可是生活,却偏偏把我逼到了不伦不类的地步,让我面对这千疮百孔的一切,让我无助又彷徨,焦虑又不安。

我蹲在地上,脸火辣辣地疼,我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靳言拉住我的手,把我从地上拉着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地把我揽入了怀中,说了一句无比催泪的话:“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承受这么多。”

那种心的焦灼啊,那种恨不能像阿甘一样疯狂奔跑三年来发泄的心情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啊……一时间如同山顶忽然倾泻的洪水,瞬间淹没了我,也让我的心如同时钟的摆针一样左左右右时刻不停地摇摆着。

命运似乎永远不会给人一个明确的方向,明确地告诉你应该向左还是向右;命运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给人的打击,总在你幸福的时候让你受最致命的伤害,在你不幸的时候又给你一个巨大的甜头。我们懂了很多道理,经历了很多坎坷,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别哭,我在,我一直在你身边。”靳言紧紧拥着我,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那熟悉而久违的心跳,感受着他体温传来的热度。

“如果心里还觉得不舒服,你就打我,使劲打,把你以前攒着的那些恨统统拿出来,发泄在我身上,没有关系。”靳言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护着我的头,“我知道这两年你熬得很辛苦很煎熬,我知道你一次次面对良心的宣判,我知道你对谁都有一种负罪感。我懂,我都懂。小书,你还是太善良了。”

他的话像是春雨一样丝丝入扣,如同一股暖流缓慢流入我的心田,我的心渐渐有了一丝暖意,那种绞痛的感觉渐渐收拢,我觉得我不再窒息,忽然又能呼吸了。

我推开了他,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我问他:“酒呢?”

他打开了车的后备箱,后备箱里放着两箱易拉罐啤酒,他说:“今天,我们喝个够,好好聊一聊这操蛋的两年,好吗?”

“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喝酒。”我说。

“好,那什么都不说,都依你。”他说。

他让我上了车,小心翼翼地为我系好了安全带,他开着车直接驶入了高速公路,我问他去哪儿,他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他开着车从高速的一个岔口下去,又绕到了一个郊区,在郊区的公路上行驶了一段路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十分安静的湖泊边上,湖泊边上有一处简易的凉亭,他指了指那里说:“我们就在这里喝。”

“好。”我面无表情地下了车。

他搬了两箱啤酒放在凉亭里,拿出两瓶打开,递了一瓶给我,我们碰了碰,我直接喝了一整瓶。

从没有这么喝过酒,也从没有这么想喝酒过。我什么都没有说,靳言看着我,也什么都没有说。

其实人在心情最煎熬的时候是不想说话的,只想有一个人静静地陪着,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静静陪着你,就好。

我一连喝下了三瓶之后,靳言拉住了我的手,他说:“小书,缓一缓。我带了些零食,你先吃点儿。”

我摇了摇头,什么都不想吃,只想拼命喝醉,希望这酒精像大雨一样把所有复杂的情绪全部冲刷掉。

后来,喝着喝着就真的醉了,天空下起了大雨,朦胧中记得靳言背起我,把我抱到了后车厢,他在我耳边说了许多许多的话,我仿佛听到了,又仿佛没有听到,再后来,我趴在车窗上吐了个稀里哗啦之后,枕在他大腿上睡着了……

爱一旦模糊了边界,便无法分清是否足够真心。靳言一动也不动,就这样让我枕在他的腿上睡到了天亮。我不知道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女人算不算叫做真爱,曾经我无比坚信这就是爱,可是经历了这许多之后,我开始慢慢不再这么认为。

我醒来的时候他的腿都发麻了,我胃里不舒服,又打开车门跑出去吐了一次,吐完之后我再也没有了力气。后来,靳言把我送回了农家乐,我的头依然晕乎乎的,躺在床上睡了许久。一觉醒来,恍如隔世。

半个月后,赵秦汉以贪污腐败量罪,判刑十年。法院开庭的那天我去了,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看着赵秦汉穿着囚服、带着手铐被人带上庭。当法官一锤定音的那一刻,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那一刻,赵秦汉深深地望了我一眼,随后缓缓转身,以那样的形象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H城的风向一下就变了,短短数日,像赵秦汉这样突然就锒铛入狱的人很多。同时,也有无数民营企业被查封。一时间,所有人都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厄运究竟会落在谁的头上。

我给赵秦汉准备了一些衣物和信件托人送了进去,他一直没有给我回信,我托人打听,听说他入狱后的情绪还算平静,没有太大的波澜,一时放心了许多。

赵秦汉被判入狱之后,我再次去了S市他父母家一趟,这一回我带上了球球,在阿姨的请求下,陪球球在他们那里多住了两天。

他们的心情十分沉重,我不忍心告诉他们孩子的真实身世,于是答应他们以后会经常让球球去陪陪他们。

不知道是因为最近城里人都喜欢到乡下来避风头的原因还是怎样,最近农家乐的声音一度很火爆。我因为心情不佳,于是给刑风打去了电话,想让他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

没想到,刑风在电话里对我说:“小书,我最近公司也被查了。之前有几单生意是秦汉拉的关系,现在麻烦得很。”

我心不由得下沉,怪不得最近大姐和刑风都没有露面,原来他们也遇到事情了,我只顾着自己伤心,每次他们打来电话也没问问他们是什么情况。

“哥,情况恶劣吗?可能会面临什么情况?”我连忙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这段时间风声太紧了,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而且关键现在没办法找人,你压根不知道你找的人是会帮你还是害你,所以只能积极配合,硬扛过去。”刑风在电话里说道,他紧接着又问我,“你那里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

“最近还好,生意一直特别好,每天都络绎不绝的。旅游区的人气也很旺,你现在大力发展了这边的旅游业,他们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吧?”我担忧地问道。

“谁知道呢,秦汉关进去之后,我这心里一直不好受,整天吃不下睡不着,你姐也跟着担心。这几天抽空我们去找你聚聚,我们当面谈。”刑风在电话那里说道。

我于是一口应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父亲突然从院外急匆匆地冲进来对我说:“小书,家里又发生大事了!”

“怎么了,爸?”我连忙问道。

“你二姐如琴也犯事了,说她做了哪个大官的情妇,现在人已经被带走了,大伯家里都急疯了!你赶紧给小画打电话让她回来!我们都去大伯家看看!”父亲着急地说道。

看来这个消息才刚刚传来,不然刑风刚才一定会在电话里跟我说。我于是连忙给小画打去了电话,然后和父亲匆匆去了大伯家里。

一进大伯家,大伯家里围了一屋子的人,伯母已经哭得坐在了地上,大喊着“作孽”,大伯叼着烟一言不发。

我走过去把伯母扶起来安慰了几句,二姐生下的那个孩子一直伯母带在身边,如今好几岁了,见伯母哭,也跟着哇哇大哭。

“小书,你说这可怎么办呐?我们家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啊,怎么会突然这样?”伯母哭着拉着我说道,“秦汉也进去了,现在如琴也进去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被伯母拉扯着,无力地安慰着,一屋子人叽叽喳喳,大家除了抱怨和安慰还能说什么。

不多久,小画和大姐还有刑风一起赶了回来。小画一进来,大家都围了过去。

“画儿啊,你和如今关系最好,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她人就被关起来了呢?”伯母拉着小画的手,哭着问道。

“二姐一年前不是升职了么?就那时候……就……就是那个人给弄上去的。”小画支支吾吾地说着,突然指着我说,“就是赵秦汉给介绍认识的,这事儿你得问小书。”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