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幸福的感觉

第234章幸福的感觉

而我这边的况也有些混乱,在我拒绝了温佑隼之后,接连几天气氛都有些怪异,就连咧咧的冯晓雅都有所察觉。冯晓雅咬着勺子,眼睛在我和温佑隼之间扫来扫去,终于,她按捺不住了,“哥哥,段宁,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啊?没事啊,呵呵呵…”我敷衍了两句,连忙低下头来吃饭。

冯晓雅撇了撇嘴角,“段宁,我是年纪小,可是我又不傻。你们这副样子,让谁看了都感觉怪怪的。”

温佑隼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冯晓雅的碗里,“乖乖吃饭,是哥哥说错话,惹生气了。”

冯晓雅嫌弃的在碗里来去,嘟嘟囔囔的说道,“可是人家不爱吃青菜嘛。”

我看着冯晓雅古灵怪的样子不一笑,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吧,以至于把家里的气氛弄得这么诡异,我端起手里的果汁,向温佑隼遥遥举杯,“抱歉,温佑隼,是我的格太别扭了。其实你没有什么错,我敬你,喝完这一杯,之前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吧。”

温佑隼也向我举杯说道,“谢谢你了,段宁。”说着,我们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将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冯晓雅看着我们嗤嗤一笑,“这才对嘛,这几天你们这么奇怪我都不敢大声说话,快要憋死我了。”

我斜睨了冯晓雅一样,“还有你不敢的事?是谁把醋倒进了阿姨养的里?是谁拿你哥哥的高尔夫球杆挖园的草坪来着?”

冯晓雅的嘴巴一撅,“段宁,都说好不揭我的底的,你这个骗子!”

吃过晚饭后,我拿着几份资料和一杯牛轻轻叩响了温佑隼的门,“温佑隼,这是明天开会要用到的文件,还有…喝杯牛早点休息吧,别忙到太晚。”说完,我正要转离开,却被温佑隼叫住了。

“段宁,你稍等一下…今天,裴曜竣给我电话了。”

我听到这个悉的名字不微微一怔,这些天来,我都在试图把他留在我生命里的印记统统抹去,我以为我已经成功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当我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心里竟然会这么痛。

我作镇定的说道,“哦?是瑞华集团的裴总吗?他来电话是事吧?”

温佑隼摇了摇头,把我摁在椅子上坐下,“他说,拜托我再按照顾你几天,过些日子等他忙完了再来接你回去。”

我一时有些激动,“接我回去?我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温佑隼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抚道,“你先冷静一点段宁。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能感觉到,裴曜竣还是在意你的。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你心里也是知道的,可是今天他来电话的时候,竟然跟我说‘拜托’,竟然有些恳求的意味。”

我的脑子有些混乱,裴曜竣跟我在一起的每一个画面都像过<a href=".9kan./" target="_bnk">电影</a>一般在我的脑海中挤来挤去,一会是他对我温柔似水,一会是他对我横眉冷对。

我知道他对我心存芥蒂,可是他就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为什么我愿意放下过去的恩恩怨怨重新开始,他却固执的不肯放过我?

每次当我想要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他就像幽灵一样重新出现在我的边,让我进退两难。

温佑隼看我的脸越来越难看,也有些吓到了,“段宁你还好吗?快,喝点水。”

我**着手指从温佑隼的手中接过杯子,大口大口的吞了几口温水,“段宁,如果他来接你的时候你不想跟他走,我可以想办法把他发回去。你想在我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要有任何的负担。”

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有些无力的说道,“我不知道,让我好好想想吧。你早点休息,我没事的。”

我向温佑隼道了谢,慢慢的挪回自己的间,我瘫倒在上,连拉窗帘的力气都没有。裴曜竣,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吗?

整整一晚,我都在半睡半醒之间挣扎,梦里乱七八糟的片段似乎像一片汹涌而来的海洋,滔天大浪将要将我淹没。

我糊糊的睁开眼睛,怔怔的望着天板发呆,或许留在温佑隼边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趋利害是人的本,就算是我,我也是自私的,我总不能一辈子跟裴曜竣纠葛在一起。

我坐起来换好服,洗漱完后才刚刚七点钟,我想亲手为温佑隼和冯晓雅准备一顿早餐。我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却见温佑隼席地而坐,背靠着我门旁边的墙壁。

刚刚升起的太阳洒下了黄的光辉,照在温佑隼有些疲倦的脸上,就连他脸上细微的绒毛似乎都被镀上了一层。我看着温佑隼的脸不有种想哭的冲动,温佑隼,你就这样守了我一吗?

我蹲下来轻轻的推了推温佑隼,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似乎还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连忙站起来,“我…段宁…”

我嗔怪着说道,“怎么睡在这里?已经入秋了,不怕着凉吗?”

“哦…我昨晚看月亮…然后看累了,不小心就睡着了。”温佑隼有些心虚有些羞涩的说道。

我没有拆穿温佑隼的谎言,佯装信了,“要不要再去睡一会儿?昨晚一定没睡好吧?”

温佑隼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说道,“不用了,我去洗漱。你呢,怎么起这么早?”

“哦,昨晚睡得比较早嘛。今天我亲手下厨哦,给你和冯晓雅尝尝我的段氏早餐。想吃中SHI 的还是西SHI 的?”我眯着眼睛笑嘻嘻的问道。

“都好。”说完,温佑隼便去洗漱了。

我从冰箱里拿出两盒牛,放在锅里煮沸,又煎了两颗鸡蛋做了两个三明治。烤的微微泛黄的面片十分松软,涂抹上白的沙拉酱,夹了两片西红柿、生菜和培根在里面,然后再放上一片煎蛋,光看泽就让人垂涎三尺。

我又拿了一把挂面准备煮一个西红柿鸡蛋面,我看着锅里升腾起的热气,嗅着厨里的饭菜香气,听着冯晓雅起后大呼小叫的找拖鞋和牙刷,一回头看到温佑隼温和优雅的坐在餐桌前翻看纽约时报,忽然涌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