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谈判

“是……又怎么样,不是……你又能怎么样呢?潘如书,你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把你放在眼里么?”陶梦然翘起腿来,脸上的笑容无比放肆。

“陶梦然,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我气得浑身发抖。

“像你这样家境平平、长相中等的女人,就不应该霸占那么好的资源。这个社会的优质男人已经够少了,你一下拥有两个。你说……凭什么你那么好命?你拥有这样的资格吗?”陶梦然翘起手指甲为自己剥了一颗圣女果,然后抿了一口咖啡,做出一副优雅而高贵的模样。

“就因为这样,你就破坏了我所有的幸福?我们没有仇吧,陶梦然?你的心理,太扭曲了!”我愤愤不已地说道。

“潘如书,我们有仇,而且仇很深。不过我想,你或许早就不记得我了。”陶梦然突然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比意外的话。

“什么?!我们之前认识?”我无比惊讶地望着她。

“当然,不过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你潘如书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可是我,可是惦记了你很多年呢。”陶梦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惦记我很多年?你究竟是谁?”我努力搜寻记忆中的面庞,似乎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呵呵……”陶梦然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笑声,“你不用再想了,你想不出我是谁的。我不过是你大学生涯里微不足道的一位学妹罢了,我记得那一年我初入大学,你在学校门口接待的我,一开始我对我感觉很好,我觉得你我的家庭背景都差不多,可是后来……当我看到全校最优秀的几个男生要么围着你转,要么都是你的朋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们是不同的。可是,凭什么?”

我听得心里阵阵心惊,没想到隔了这么许多年,女人的嫉妒之心竟依然如此炽热,真是让人唏嘘。

“你觉得我们应该拥有一样的命运,或者我的命运应该比你更差,是吗?”我冷笑着,漠然问道。

“你凭什么命比我好?我调查过你,论家庭,我父母双全,都是双职工,你妈妈早就去世,你爸爸不过是一个退休老师,而且我还是独生女;论长相,我大学时候是很胖,但是我现在变瘦了变美了,而且我认为我比你美;论能力,我能够独立撑起一家公司,你不过就是男人的附庸……潘如书,你凭什么比我幸福?你究竟哪里比我好?”陶梦然说着说着,突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我望着这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回忆渐渐开启,我突然忆起曾经在大学里的时候,有一个很胖的女生常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的手里常常拿着一根棒棒糖,每一次出现,都有一种考量的眼光上上下下地打量我。

我主持的时候,她会坐在最前排,可是目光里却绝没有欣赏,也并不善意;我和靳言一起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她会冷不丁出现,站在马路的一侧冷冷地看着我们远去;我和学生会干部在一起商量事情的时候,她会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附近……那时候,我每年接待的新生太多了,我对她没有多大的印象,甚至她每一次出现在我附近,我除了微微诧异之余,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谁来料到,嫉妒的火种从那时候起就深埋在她的内心了。

那时候的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胖胖的、时常在暗处窥视我、和我暗暗比较长短的姑娘,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要争我的男人,破坏我的幸福,甚至公然对我叫板。

“我记得你了。”我看着她,发现她虽然变了,眼睛也不再是从前的眯眯眼,变得又大又水灵。可是那眼神里射出来的光,依旧是邪恶的。

“潘如书……曾几何时,你简直是我励志的偶像呢。不过你看,我现在完全超越你了。而且,压根就不把你放在眼里。”陶梦然骄傲地说道。

“与人比较,一争高下,这种精神值得赞扬。不过,女人善妒,而且心理变态,绝对是自取灭亡。陶梦然,像你这样的女人,永远都得不到幸福。”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不不不……”她摇了摇头,她说,“你错了,潘如书。你所有的幸福都不过是侥幸,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一个又一个的优质男人,就凭你,压根就不行。可是我,我一步步都是靠自己走过来的,我的人脉比你广,我的交际能力比你强,我认识的人比你多多了。你已经完全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我不想和你扯那么多,像你这样心理严重畸形的人,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我只想问你,整件事情是你一手策划,还是与赵秦汉有关?”我问道。

陶梦然轻声笑了起来,随后,她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你……”我站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

“对,我毁了你的所有。而你,拿我毫无办法。”陶梦然看着我,脸上一脸的嚣张。

就在那一刹那,我端起桌上的咖啡,想都没想就往她脸上泼了过去。

“啊!”她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咖啡虽然放了半天,但是还有些温度,我想够她受的了。

我迅速转身往门外走去,一路把车开得飞快,心像是所有出口都被堵住了一般,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陶梦然虽然心理变态,但是她说的话,恰恰就是这可悲的现实。我望着车窗外灰蒙蒙不见太阳的天空,我知道等待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思虑良久,我给赵秦汉打去了电话:“你出来,我们见面谈。”

赵秦汉很快就来了,我们找了个餐厅坐下来。他静静地看着我,等着我先说话。

我的心里反反复复在斗争,我知道一旦那句话说出口,从此一切都改变了,即便是把靳言救出来了,我们的感情也意味着终结了。可是,我没有办法了,我所认识的人里,除了赵秦汉有能力保他完好无损地出来,其他人根本就无能为力。

世界,就是这么黑。

赵秦汉见我一直不说话,他突然轻轻说了一句:“我打听过了,据说案子明天就移交到法院。”

“我同意你的条件,只是,我也有条件。”我心一慌,快速说出了口。

“真的?”赵秦汉一脸的惊喜,看我的目光瞬间温柔了许多,他说,“你说吧,什么条件?”

“我答应和你结婚,只是你得答应我,除非有一天我承认我爱上了你,不然你不能碰我,不能和我住在同一张床上,我们只对外,不对内。”我沉思良久,然后咬着牙说道。

“什么?!”他一脸的惊讶。

“你不是说我对你的误解都来自于对你的欠缺了解么?既然是这样,我们先从互相了解开始吧。如果你真的有足够的自信,我相信你能感动我,让有一天自愿成为你的女人,对吧?”我说。

“小书,你这是为自己留后路。”赵秦汉一语道破,随后又说,“可是有用吗?谁会相信你和我结婚了,却不和我同房?”

“你能不能答应?”我厉声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得有个期限。”他说完,又说,“一旦我们结了婚,你可得保证不会出轨。如果你再和靳言有所联系,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呵呵,”我不禁冷笑,无奈地说,“那就三年吧,三年内你要是能让我爱上你,三年后我们正式做夫妻。如果三年内你做不到,我们之间就只是形式夫妻的关系,你能答应吗?”

“让我考虑十分钟。”赵秦汉说完,手托着脑袋,闭着眼睛认真地思虑起来。

“如果你不能答应,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就算靳言被判刑了,我也会等他,哪怕是等一辈子。”我说。

“好,我答应你。”赵秦汉说完,又补了一句,“晚上我开始动用关系,明天一早我们去民政局领证,我必须先确保万无一失。”

“什么?”我惊讶地望着他。

“既然你和我谈条件,我自然也要和你谈条件。小书,这件风险性很大,我现在的根基也不稳,我冒险帮你,我必须确保我的利益不受损失。你如果能够答应,我们明天去领证,领完证后,我一定会把靳言救出来。”赵秦汉说道。

“如果领完证后,你依然不救他呢?你怎么确保你能够救他?”我问。

“不会,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连这点都不信任我?”赵秦汉笑了,“你对我的误会真的挺深。”

“口说无凭,连你都需要先领证后办事了,我自然也要确保万无一失。”我说,“不如我们签份协议吧,协议里把彼此要做的事情都规定好。”

“呵呵,”赵秦汉又笑了,“这样的协议不可能和你签。小书,我是和你结婚,不是和你谈生意。结婚不是单向的,是双向的,我和你结婚,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你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又何苦非要娶你。你为什么对我的防范之心如此严重,你对靳言却那么相信?”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