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 下聘

“没事,估计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下不去,我们先来个快餐……”靳言说完,不依不饶地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啊,不要,”我连忙闪躲,可是他哪里肯依……

半个小时后,我们一起匆匆冲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把脏兮兮的衣服交给酒店服务员干洗之后下了楼,竟发现一桌菜已经上齐了,大姐和刑风也才刚刚下楼。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尤其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更是戏剧,坐在桌上的时候两个人还忍不住一直在笑,笑得我和大姐都脸红了起来。

“你们要是再笑的话,我们两可就走了,不吃饭了。”大姐终于拉下脸来,故意假装生气地说道。

“好好,不笑了,吃饭吃饭。”刑风连忙说道,脸上却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

“我以为你们会比我们速度快的,没想到速度比我们还慢,没天理啊。”靳言又忍不住打趣道。

刑风笑得讳莫如深,在桌上夹了一块鸡肉放在大姐的碗里,说道:“老婆,你多补补,晚上可能没有那么早睡。”

这话一出口,大姐也忍不住被逗笑了,大姐撑着脑袋有些嗔怒地说:“你就不能和靳言待在一块,一待在一块人就会变坏。”

“姐,这不叫变坏,这叫恩爱。你看看那边那对夫妻,两个人面对面板着脸坐在那里,看着多没劲啊。真正恩爱的夫妻,就是像我们现在这样。”靳言笑嘻嘻地说道。

“行了啊你,我姐是正派人,你给我好好吃饭,再说这些浑话我也不理你了。”我哭笑不得地说道。

这时候,服务员已经上齐了所有的菜,靳言顿时不说话了,只忙着张罗着给我夹菜,他早已深谙我的喜好,明白我喜欢吃些什么,所以一个劲地往我碗里夹,很快我的碗里都堆成了小山,我哭笑不得地说:“行了行了,别光顾着给我夹菜了,你自己也多吃点吧。”

“没事,你吃饱就行。劫后余生,这顿饭我们要痛痛快快地吃。服务员,野兔肉再来两斤,再来两斤烧鹅。”靳言冲着服务员大声喊道。

“够了,有钱也不是这样浪费的,吃不了那么多。”刑风连忙阻止。

“哎没事吃吧,时间还早呢,不着急。你多补充点体力,别等下办正事的时候身体虚。”靳言朝着刑风眨了眨眼睛,故意逗趣道。

“以前怎么没发现靳言是这种个性呢?现在小书答应和他在一起了,他这个性啊,是越来越赛脸了。”大姐笑着说道。

“他刚开始的时候比现在还要坏,现在年龄大了收敛了很多,说话没以前那么霸道了。以前哪有我说话的地步,都是他说了算,他说让我往东就往东,现在风水轮流转了。”我笑呵呵地说道。

靳言见我糗他,把筷子放了下来,自顾自地倒了杯酒,乐道:“不是说了嘛,怕一个女人,就是爱她最深沉的表现。我越来越乖,证明我越来越爱了啊,是不是啊,老婆?”

靳言贱贱地把手伸了过来,不管不顾地把我揽入了怀里,我一个劲地笑,他夹了一根桂花山药放在我的嘴里,柔声问我:“甜吗?是不是很好吃?”

“真服了你们两,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靳言,你要是再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可不再和你们出来旅游了啊。”刑风哭笑不得地说道。

这时候,不知道哪里飘来了一阵兰花的幽香,我闻着这味道便觉得无比神清气爽,不禁往角落里一望,只见酒店外面的院子里摆放着几盘怒放的兰花,我连忙指着那边说道:“你们快看,那里好多兰花。”

“好美,这应该是酒店里自己种植的吧?兰花不好种植呢。”大姐连忙望了过去,托腮悠悠地说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们,你们听了一定会非常激动的。”我说。

靳言望了望我便明白我要说些什么,大姐问道:“什么事?你们难不成还有事情瞒着我们?”

“其实在神女山,有一片兰花谷。你们记得那一次我们上山,结果我和靳言一夜未归的事情吗?”我说。

“当然记得,神女山有兰花谷?我们整座山都考察过了,没有发现啊,你们确定吗?”刑风顿时来了兴趣,连忙问道。

“那个地方十分隐秘,在一处峭壁的下面,一般人不会到那里去。我和靳言是因为不小心跌落下去,所以才到了那里。而且那里,就是大蟒的巢穴。我觉得大蟒之所以能在那里生存,应该也是因为那里聚集了许多灵气的缘故。”我说。

“是吗?这是真的吗?你们怎么到现在才说?我们一直在寻找神女山的特色,但是目前能发现的特色不多,吸引人的也很少。”大姐说道。

“我知道,这就是我们选择暂时不说的原因。而且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件事一直就被暂时搁浅了。今天要不是闻到兰花的香味,我都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你们。那一条山谷很美,而且都是兰花,一进去就能闻到一股动人心魄的幽香,更奇特的是到了晚上,那山谷里会聚集无数闪闪发亮的萤火虫,一眼望过去就像是一条花的银河一般,那景色特别壮观,也特别神奇。不过大蟒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那里。还有就是我们担心一旦景区被开发,就失去那种原始的美了,也许不少人还会想方设法去移植那里的兰花。”说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别担心,我们会采取足够的保护措施后,再进行开发的。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明天我们就回家吧,去那里考察看看,看看采取什么样的开发方式好。”刑风立马转动了脑经,显出一副急迫的态度。

“不着急,先吃了今天晚上的晚饭再说。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刚刚劫后余生,就开始讨论赚钱的问题?赚钱这种事,在人生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大家都平平安安,好吗?”靳言说道,又说,“要想知道山谷在哪儿,先把这箱酒喝完再说。要不然,我们可不会告诉你。”

刑风苦笑地指了指靳言,无言以对地说:“你小子现在是赚得盘满钵满了,自然不在乎钱了。哪像我们依然身居一线,每天还是得为生计奔波。”

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因为高兴,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的11点多,回到房间里后,靳言嚷嚷着要帮我洗澡,我们两于是一起泡在了浴缸里,几经撩拨之后,身体又不受控制地来了一次酣畅淋漓的……

隔天我们都起来很晚,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大姐打电话过来让我们赶紧退房,经历了这么一场小小的劫难,他们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回家。靳言却愣是不依,他认为一周的行程还没有走完,非得拽着又去了附近的森林公园游玩了一天,我们这才动身回家,等到达潘家小镇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天的凌晨。

听到车的油门声响,球球和晓晓两个小人儿便颤颤巍巍地从农家乐的院子里奔了出来,当我和大姐看到这副情景时,立马激动得眼眶都湿了,我们各自怀抱着各自的小人儿,这时候,叮铛怯怯地从门里露了出来,大姐一看,连忙抱着晓晓走了过去,伸手把叮铛揽在了怀里……

刚好是周末,大伯去城里把叮铛接到了家里来,如今叮铛和大姐一家的关系已经十分融洽,只不过他一直和小雪相依为命,没有过过这种大家庭的生活,一方面觉得欣喜,另一方面又有些敏感,大姐对叮铛特别好,已经完全把叮铛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我想,叮铛是幸运的,小雪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感激吧!

回到家后隔天,我们便一起出发来到了兰花谷,当刑风和大姐看到眼前成片的兰花的时候,他们都惊叹不已。然而眼下并不是开花的季节,所以他们没有看到我们当初所看到的美景,刑风立马召集了工作小组开会讨论如何开发这一片景区,最后大家一致同意通过架天桥的方式远观兰花,不允许游人靠近,这么一来,兰花能够得到保护,栖息在兰花谷的动物们也能不被打扰。

这一次旅游回家之后,家里召开了一个无比重大的会议,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过来了。当天晚上,父亲按照老家的仪式,郑重其事地摆上了红纸,搁上了毛笔和砚台。靳言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郑重其事地坐在那里,他的父亲和许阿姨也都来了。

大家按照最传统的方式进行下聘仪式,择日迎娶我进家门。当族里的长辈用毛笔写下一桩桩聘礼、定好结婚的日期时,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不知不觉中湿了眼眶……

就在这时候,我怀里的球球有意无意地口中发出了“爸爸爸”的声音,靳言骇然地转头,眼里和我一样噙满了泪水。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