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是我,赵秦汉

“我就剩下这么一点点了,就是为他留的。”多米居然堂而皇之地这么说。

“多米!你究竟是来害他的,还是来帮他的!我以为你真的醒悟了!”我气急败坏地喊道。

“小书,你让开,我就试一点点。”靳言已经按捺不住了。

“不行!多米,你快扔掉啊!你这是做什么!”我气得大喊道。

“靳言,你真的要试吗?”多米一下把毒品举得老高,我根本够不着,他却继续用言语来诱惑靳言。

此时,靳言已经推开了我。我看得出他眼睛里强烈的渴望,他根本不受控制地一步步朝着多米走去。

我差点儿怒火攻心,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以极其凄厉的语气大喊了一声“靳言”!

靳言停住了脚步,扭头看了看我,见我满脸的泪水,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他顿了顿,随后转身朝着我走了过来,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了一句:“不要了,再也不要碰这个东西了……”

我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无比地欣慰,忍不住冲过去扑倒在他的怀里。没想到,这时候多米却在后面欣慰地说了一句:“恭喜你,靳言,你已经成功了第一步。这不是毒品,这里面装的只是普通的营养粉。”

多米居然是在测试靳言,难怪……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时候靳言的情绪也完全平静了下来。

靳言走过去狠狠地往多米的胸前重重锤了一拳,多米笑呵呵地站在原地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两个人相视一笑,我跟着也笑了起来。

多米笑着把那一小袋粉末塞在靳言的手里,对靳言说:“拿去泡着吃吧,别浪费了,这可是进口的营养粉,专门针对白领一族研发的,我拿到的是样品,我们大家可以都体验一下,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大批进货,我相信在国内一定会非常具有市场。”

“多米……”听多米这么一说,我和靳言都喜出望外地看着他。

“不用太感动,现在,我要做一件让你们更感动的事情了,我要出门去买菜了,小书做的饭简直不能入口,以后你们家的伙食我承包了!”多米拍了拍胸脯,随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我哭笑不得,和靳言互相对望了一下,靳言的目光也是百感交集。靳言追了上去,对多米说:“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你身上有钱吗?”

“没有,我现在穷的叮当响,无房无车,无父无母,哈哈……”多米风趣地说道。

“很快你一切都会拥有的,我们兄弟两好好干,重新开始!”靳言激动地搂住了多米的肩膀。

多米回头对着我嫣然一笑:“嗨,你不会又吃醋了吧?”

这样的多米让我觉得亲切了许多,从前对他发自内心的惧怕如今减轻了不少,我笑着说:“怎么会,你们赶紧去吧!我留在家里收拾屋子!”

他们两就这样勾肩搭背地出了门,我留在家里把房间仔细地打扫了一遍。扫着扫着,门铃突然响了,我连忙跑到房门口一看,发现是小画站在门口。

我一开门,她便焦急地对我说:“姐,你这些日子都哪儿去了?老是打你电话要么就是关机,要么就是正在通话中。”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连忙问道。

因为害怕家里人担心,这些人以来这些意外的状况除了大姐和刑风之外,我没有告诉其他人,怕他们多问所以也没怎么联系。

“我店里最近发生一点纠纷,一个孩子在练舞的过程里不小心扭伤了脚,他爸爸要让我赔偿10万块钱作为孩子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现在每天都给我发各种各样的恐吓短信,我都吓死了。姐,我该怎么办?”小画满脸的焦虑。

她开的舞蹈机构现在的经营效益不是很好,培训行业竞争很大,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她难免慌张。

“别急,你跟我说说具体情况,我帮你想办法。”我连忙给她泡了一杯花茶,然后坐下来和她商量起来。

我们正说着,多米和靳言买菜走了进来。靳言走在前面,多米走在后面,两个人手里都拎着大袋的食材。多米进来的时候,小画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眼睛便像是被黏在多米身上一般怎么都无法挪开目光。

“姐,这是谁啊?”小画喃喃地问我,有些不敢置信。

“他叫多米,是美籍华裔,现在在靳言公司工作呢。”我连忙回答道。

“多米……你好。我是小书的妹妹,我叫潘如画。”还没等我介绍,小画已经率先主动站起身来,朝着多米走去,并伸出手来要和多米握手。

多米愣了愣,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小画,随后放下了手里的食品袋,和小画握了握手,礼貌地说了一声:“你好,我是多米。”

“小画今天怎么有空来了?”靳言走到冰箱面前,我连忙走过去帮忙把食材一件件放入了冰箱。

“别提了,最近烦心事太多了,有人来我店里闹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正和我姐说这件事呢。”小画见靳言这么问,连忙说道。

“闹事?什么人去你店里闹事?”靳言疑惑地问道。于是,小画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小画虽然是对靳言说话,目光却时不时停留在多米身上,靳言看出了眉目,于是拍了拍多米的肩膀说:“像这种事,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多米,你看在小画是我妹妹的份上,出马帮她一次吧。”

“谁是你妹妹,你哪天真娶了我姐,我再承认你是我姐夫。”小画笑着说道。自从她回国后,因为我在很多事情上对她的照顾,她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叫我一声姐姐,只是对于靳言,她还是会有些许的不忿,大概是因为曾经幻想如今得不到的缘故,所以她每次和靳言见面还是有些争锋相对。

“我?”多米原本正捧着一本旅游杂志看得津津有味,被靳言这么一说,他显得十分茫然。

“对,就你了。”靳言笑嘻嘻地说道。

“不要吧?”多米为难地看了靳言一眼,又看了看小画满含春意的眼睛,他本就是个对儿女情不怎么开窍的男人,所以他压根不知道怎么应对。

“总之,这件事就交给你了。”靳言大手一拍,直接为多米做了决定,又一把从多米手中把杂志抽走,对多米说:“还愣着干什么,做饭去啊,我都饿了。”

“真行,现在就开始压榨我了。”多米直摇头,无奈地朝厨房走去。

“他还会做饭?”小画小声地在我耳边嘟囔,语气十分地惊喜。

“是啊,中餐西餐都会,全才呢,就是对女人不太感兴趣。”我小声地说道,见小画的眼神瞬间黯淡,我笑道:“你对他动心了?”

“多米现在还是单身,他可能就没有谈过恋爱。像你这种情场高手,绝对有机会可以虏获他。”靳言在旁边淡淡地插嘴。

多米关上了厨房的门一个人在厨房里鼓捣着,压根就听不到我们的谈话。小画一听靳言这么说,顿时很不高兴地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这样的情场高手,说得这么难听,我也没谈过几次恋爱啊。”

“没谈过所以要多谈,越是难以攻克的高山,越要有动力去征服。你要是能够把多米追到手,我可以把我那辆特斯拉送给你。”靳言笑嘻嘻地说道。

靳言的那辆橙色超跑当初在他家破产的时候抵押给了他朋友,后来他重新起步之后,那时候特斯拉刚刚上市,他便买了一辆,不过一直停在车库里没怎么开。小画依然是当年那个颇有点儿爱慕虚荣的姑娘,她借过那辆车开出去拉风过几次,心里对那辆车心仪得不行。

靳言这么说,小画眼睛都亮了起来,她说:“真的?你说话算话?”

“当然,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不过,多米看上去好像对你并不感兴趣啊。”靳言又忍不住打击小画一番。

我在一旁听得哭笑不得,这两个人,好像是八字犯冲一样,每一次聚在一块,他们都会吵来吵去。

“那你就看我能不能追上他,到时候你可别食言!特斯拉可不便宜呢,你到时候别小气啊!”小画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什么时候小气过呢,你哪一次买衣服刷你姐的信用卡我说过你?!”靳言的话里有些故意的成分。小画如今还是改不了当年的个性,每次拉着我逛街都喜欢拿着我的卡一顿狂刷,我曾经和靳言微微抱怨过,靳言趁机说出来糗一糗小画。

小画的脸顿时青一阵白一阵,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起嘴来,我看着这充满温情的一幕,再联想到从前我们之间的那些磕磕绊绊,心里难免生出无限感慨。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本市的座机号码打过来的,后面“0000”的尾数让我不禁迟疑。我接起了电话,像平常一样说了一句:“您好,我是潘如书。”

“小书,是我,赵秦汉。”电话那头,我听到了一个我已经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