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本是同根生

大家瞬间都聚集了过来,许颂从人群中挤进来,一看是我,连忙伸手拉了拉小画的胳膊。

小画不以为然地甩开了许颂的手,又继续高声说道:“这一位,就是最近大一新生里风头正劲的那位潘如书。我想大家都听过著名的那件碧池事件吧?这一位,就是当天的女主角。”

人群中一片唏嘘声。韩小水拉着我的手,很不爽地为我打抱不平:“小画学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如书呢?那天事情之所以为什么会发生,前因后果我们一点都不清楚,你也不能光凭那一点就说如书是那样的人吧?”

“这也是今天我要说的!整件事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小画干干脆脆地打断了韩小水的话,接着眉毛一挑,很得意地说:“我知道她和靳少是什么样的关系!”

“小画!”

几乎同一时间,我和许颂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我不想让小画继续说下去,没想到许颂也会喊这么一声,让我格外意外。

“许颂,你别管!不让我说不行了!是她自己非要出来丢人现眼的!”小画瞪着眼看着许颂,警告了他一番。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苦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我话一说出口,周围又是一阵唏嘘。我想入学以来,或许大家都在猜测我和小画是什么关系。但是当亲耳听到我这么说时,还是会大吃一惊。毕竟亲姐妹,有几个人会像我们这样水深火热呢?而且,我身上所背负的那些流言,我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小画的缘故。

“你少装文雅!别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么?没有错!潘如书是我姐姐,只是……她已经被我爸爸赶出了家门。”小画再一次高声地向大家丢出了一记重磅炸弹。

一句话让大家炸了一般地“啊”了一声,连一直在忙碌或私下在角落谈心的同学都被吸引了过来。

我环视四周,突然发现今天聚会的人都是平时在学校各个院系比较活跃的那一批人。这一批人从入大学开始就喜欢拉帮结派,一拖二,二拖三,很快就组成了一个小型的团体。这里面有很大一批人,都是在学生会里担任一些职务的。

无论小画说什么,我脸上的表情始终无比平静。我安静地看着她,听着她继续说下去,我想看看她究竟会如何落井下石地对待自己的亲姐姐。

她很满意大家的反应,继而又继续义正言辞地说道:“我这个姐姐啊,从小就不听话,很早就早恋,一直以来都被我父亲责骂。她本来高中毕业就辍学了的,后来跟我一起来到H城,在本色娱乐会所上班。别人都老老实实的上班,她却不知道为什么勾搭上了靳少。”

她话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果然,大家又是一阵尖叫,纷纷为这层出不穷的八卦而惊喜不已。

韩小水刹那间松开了我的手,望向我的表情一脸的复杂。我明白那一刻她的心情,她大概不会想到原来那个故事中的服务员真的是我。

“你们说靳少那样的人可能会看上一个服务员吗?当然不会。所以啊,她白白被靳少玩了一阵之后,还有了孩子。这件事把我爸给气的,直接就和她断绝了关系。”小画又继续说道,边说,边看我的反应。见我脸上一脸的平静,她于是更生气了,她气愤不已地说:“后来,她就干脆离开家,又不知道怎么勾搭上了靳言的表哥,然后做了人家的地下情妇,紧接着就消失了一年!”

大家的诧异声络绎不绝,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那种讽刺的目光让我如芒在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些诽谤从小画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感受到的不是悲伤,而是一片反常的平静。我甚至没有一丝丝的激动,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看着我自己的亲妹妹能够把我置于怎样万劫不复的地步。

“就因为这件事,我……我妈被她活活气死了……”小画说到这里,失声痛哭起来。一时间,大家纷纷好言安慰。我像是人人喊打的老鼠,孤孤单单地抱头鼠窜在这一堆人之中。

“就这样就算了!我爸爸气她,她竟然还真的和我爸断绝了关系!然后不知道那个男人做了什么,一年之后她就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成为了大一新生!整个过程我都觉得特别费解!我觉得她这样的人不应该出现在我们校园里!根本就是一锅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大家觉得呢?!”小画一脸的义愤填膺。

她话刚说完,我便笑出声来了。我突然发出的笑声让所有人感觉到了一种本能的诡异,大家都用看怪物的目光盯着我看。

我笑着说:“好精彩的故事。妹妹,这就是你眼里的姐姐吗?你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现在还是我在付呢!”

我这么一说,她一下脸色煞白,她说:“你……你瞎说什么,谁会要你的脏钱!”

“不管你认不认我,我始终尽了我做姐姐的本分。你一定要在大家面前抹黑我,也无妨。我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不管你怎么对我,我对你的情分是不会变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你一个妹妹。我觉得我做不到这么残忍,不管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都做不到这样在人前大肆宣扬你的丑陋。我如果是你,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谁都明白一个道理,家丑不可外扬!”我的言语里都透着一种竭力的克制,我说话的时候身体都微微的颤抖。

我可以承受侮辱,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过,这种侮辱却偏偏来自于我曾经最爱的人和最疼爱的人。这种感觉,真是挫骨扬灰般的剧痛。

我的话让现场的人一下静默了,大家心里被小画煽动起来的那一团火被我轻轻浇灭了。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子,对事情的看法不会单一听从某一方的意见。我并没有为小画的指责而反驳什么,却从另一个同根同源的角度出发,没有争,没有吵,就是陈述一个最基本的道理。

理,不辨而明。这样的角度,让小画一下丧失了立场。即便我这个姐姐再不堪再龌龊,从她的口中这样肆意谩骂与中伤终为不妥。

小画气结,她指着我的鼻子,欲壑难填地说:“潘如书,你少强词夺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不是不认家门了吗?那你还说什么你是我姐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你这样的人只会让我觉得丢脸!”

我自始至终都直视着她的眼睛,我看到她的眼睛明了又灭,灭了又明,她的眼珠飞快地转动着,试图再想出更多的说辞让她更能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我,从而得到大家更多的附和。

相反的是,我心里却很静。她越跳脚,我越平静。

再开口说话时,我已经不会颤抖了,语气也十分自然,我说:“我父亲不认我,这是我和父亲之间的隔阂。我今天的选择,是我个人自己想走的路。我选择重回学校读书,为的是我个人的梦想。至于我是正常高考进入Z大还是通过旁门左道,我想Z大负责招生的老师比诸位更加清楚。我的人品如果真的污迹斑斑,我想不仅大家都不会容我,Z大更不能容我。我今天在这里求学,做了我作为一个学子踏踏实实的本分,我和大家一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费劲心力挤进这座让我骄傲的学府。大家诟病我没有关系,我为我自己自豪。至于这些流言蜚语,我只想说一句,我没有伤害过你们任何人,也希望大家能够管住自己的嘴,不要伤害一个与你们毫不相关的陌生人。我是什么人,请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自己会证明我自己。这种恶意中伤、肆意揣测的行为,我觉得不是Z大的学子们应该做的,何况各位是Z大的精英!”

我环顾着四周,勇敢面对每一个人投来的目光。我知道我的话语已经得到了一小部分人的赞同,但是大部分人依然持有偏见。见我这样说,人群中有一个人大声说:“那么我想问问潘如书同学,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靠自己,那么你高额的学费和生活费从何而来?你既然被家人赶出了家门,你又没有固定收入,那你靠什么生活?”

“这一点,恕我不能告诉你们。但是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我没有做昧对良心的事情。”我淡淡地说道。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