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回归的良知

“赵秦汉,这样做,一点都不值得,我知道你今天喝多了,冲动了,但是请你仔细想一想,这样做值得吗?”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试图劝他回归理性。

他冷笑了一声,带着我进入了一个黑乎乎的屋子,随后打开了灯,我环视一圈,发现原来是一间小木屋。

屋里早就布置妥当了,一切被褥毯子等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他重重地把我扔在了床上,随后笑嘻嘻地对我说:“你不用想着会有人来找你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说完,他脱下了衬衫,解下了手腕上的表,当着我的面脱得只剩下了内衣裤,我连忙紧紧闭住双眼,不想看到这令人尴尬的一幕。

他蹲下身来趴在我耳边极其温柔地说:“我先去洗澡,等我洗完,再帮你洗,好吗?”

当听到他这令人发指的温柔时,我全盘崩溃了,我用无比凄厉的声音喊道:“赵秦汉,你这个禽兽!”

“禽兽?”他生气地踢飞了房间里的摆放着的小木扎,小木扎狠狠撞击在了对面的木墙上,沉闷的响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这样对你,就叫做禽兽。靳言这样对你,你估计喜欢得不行吧?”

他格外激烈的举动和满是嫉妒的言语让我不再敢多言,我悻悻地保持沉默,一边想着该如何脱身,一边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似乎对这个地方无比放心,所以并没有对我设防,他进去浴室冲澡,手机就放在床对面的木桌上。

可怜我被他铐着手铐和脚铐,只能慢慢地挪动身子,尽量往木桌的方向挪去,可是当我挪到床沿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手脚受控,根本够不着放在木桌上的手机。

我用最大的力气挪向木桌,却因为过于笨拙控制不了平衡,整个人“砰“地掉在了地板上。木屋的底部是架空的,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很大,他在浴室里听到了,围着浴巾顾不得头上满头泡沫就冲了出来。

随后,他一眼瞥见了桌上的手机,笑了笑:“没用的,手机的电池都被我卸了,别白费力气了,侦探手段我比你行。”

我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绝望。我弯曲着身体躺在地上,他压根没有扶我起来的意思,他转身进了浴室,边吹着口哨边洗澡,还大声对我喊道:“潘如书,你知道吗?我从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轻松这么豁得出去!”

书上说,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谁也不敢确保那个恶魔什么时候会跑出来,所以我们为了防止恶魔出逃,只能不断用道德底线、原则这些条条框框将自己禁锢在可控的范围内。然而某一天那个恶魔一旦控制不住跑出来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爆发出自己绝然无法想象的另一面。而这种因为过于冲动所导致的后果,往往影响了我们的一生。这,大概就是长期受到压迫的瘦弱农妇某天举起菜刀砍了人,一个胆小懦弱还内向的学生突然举起刀捅了身边的所有人,一个爱女孩至深的男人转而朝最爱的女孩泼了硫酸的根本原因吧!

我明白,赵秦汉体内的那个恶魔已经彻底逃出生天了,它已经完全控制了赵秦汉的思维,让赵秦汉做出了他或许曾经潜意识想过却压根没想要行动的事情!

而我和靳言的再度复合,是触发这个恶魔的根本原因。这也让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不断忽视一个人的情感,会导致如此过激的后果。可是,如果因为害怕恶果而违心地接受一份并不想要的爱情,岂不是更加将这份爱情推向了深渊吗?

爱情的另一面竟是暴力和毁灭,太可怕了!

我的思维很乱,我不断在想我该怎么办,当听到他关掉了花洒的那一刻,我的心仿佛快要从胸腔中蹦出来,我无比凌乱,我不敢想象接下来我将会被赵秦汉侵犯,这一切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听到他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我毛孔悚然地发出了一声无比尖锐的尖叫,赵秦汉走了过来,蹲下身来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床上,不知道是淋浴了让他清醒许多的原因还是怎样,他的表情比之前自然了许多,他对我笑了一下,我吓得再度尖叫了一声!

“我对你而言,竟如此可怕吗?”他伸手过来想抚摸我的脸,我连忙扭过头去。

我听到了他自嘲的笑声:“呵呵,你还真当我是洪水猛兽。潘如书,你真的如此讨厌我吗?”

“本来不讨厌,是你的过于执着毁了我们之间的友情。”我悻悻说道。

“你从没有一刻真正爱过我,对吗?”他努力扳过我的脸,直视着我的眼睛,问道。

“没有。”

他再度起身,重重地锤了一下木屋的墙壁,厉声吼道:“潘如书!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愿意为了讨好我而说一句让我开心的话吗?”

“不爱的人,我绝对不会给他一丝丝希望。我认为那才是最残忍的。”我说。

“潘如书!”他气得再次锤了一下木屋的墙壁,声音大得让我感觉整个木屋都似乎要倒塌了,“可是我爱你,我爱你爱得快要发疯了!你知道我建造这个木屋的心情吗?你知道我憧憬过多少次我们一起在这里生活的情景吗?”

“为什么要去强求一个根本不属于你的人呢?秦汉,你如此优秀,你值得更好更优秀的女生陪着你。”我见他渐渐回归了理性,于是劝慰道。

他拼命地摇头:“不,不,我不想放弃,我不想认输,我不想承认失败。”

“所以你对我的感情,不过是占有欲而已,不是因为真的爱我。只是你的人生太顺利了,所以你不能容忍一点点的失败。你觉得你喜欢我,我就应该喜欢你,这理所应当。可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唯独感情,并非那样。你那么聪明,应该能懂,又何必如此执拗?”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你第一次出现在沉闷的教室的情景,像炎热夏日里突然飘过来的一阵清风,你身上的香味是别的女生都没有的,你静静咬着钢笔思考数学题的样子好可爱,你午睡时候的样子好美……记得高考结束那次,我带你去我家吗?你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那是印象中我们之间最美好的画面。记得大学时候我们一起主持晚会吗?当时我们并肩站在一起,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你是属于我的,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会不喜欢我,为什么无论我多么努力你都不愿意看我一眼。其实只要你多费一点点心思,多给我一点点机会,我绝对有可能让你爱上我……”他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他站在床尾,背对着我,我看到他的肩膀微微地颤抖。

那一刻,我的心也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我明白拼命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他一丝丝注意的滋味,我明白暗恋的感觉,我明白对他这样优秀的男生而言得不到自己心爱女生的爱是多么倍受打击的一件事。

“也许,你我之间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你的受挫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不是这样,你不会从我这儿一次次获得伤害,我也不用一次次面对你的执着而故意那样坚硬地对待你。我不想给你机会,的确我怕被你吸引,因为我早已决定只爱一个人,我的人生承受不起两份沉重的爱,你明白吗,赵秦汉?”我也哭了,我以这样屈辱的姿态躺在床上,哭的时候连眼泪都无法擦拭,只能一滴滴落在了白色的床单上。

“可是,我错了吗?我只想爱一个我想爱的女人,我错了吗?”他哽咽不已,脆弱得像一个孩子。

“你没有错,谁都没有错,错在爱情来的不是时候,错在专一用错了地方……”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那一刻恨不能自己去死,可是我又错了吗?爱就是自私的啊,如果我把一份爱给了两个男人,那我又值得被爱吗?

“对不起……”赵秦汉崩溃了,他蹲了下来,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很庆幸,你还是醒悟了过来。”我泪中带笑地说道。

是,人在某一瞬间会突然变得邪恶,但好在那不过是一瞬间的良知泯灭,如果给这一份冲动一点点缓冲的时间,悲剧便能避免。现在的他,明显不会把我怎么样了,我心里不禁常常地舒了口气。

“潘如书,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么多年,我幻想过无数次亲吻你的嘴唇,把你拥入怀中,娶你,给你一辈子的幸福。可是……都落空了。最后,给我一个拥抱,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好吗?”他转过身来,满脸是泪。

“好。不过你先把我手铐和脚铐解开,行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他似乎这才意识到来,我的身体还被禁锢着,他连忙走过来,迅速帮我解开了手铐和脚铐。我们面对面互相望着对方,他流着眼泪,这份突如其来的良知让我百感交集,我于是主动张开了双手,就这样被他拥入了怀中。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下被推开了,靳言如天神一般降临在门口,用冰冷的枪口指着赵秦汉说:“老子他妈毙了你!”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