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夜不归宿

第228章不归宿

第二天一早,我陪裴曜竣早早的来到了司,昨天出去玩了一天耽误了不少工作。今天可是要通通补回来的。

整整一上午,我都陪着裴曜竣在各个会议室之间穿梭。裴曜竣面对下属可以说是丝毫不留面,因为一张报表的数据错误把一位年近五旬的男人骂了个狗血喷头,我在一旁看着都觉得于心不忍。

吃过午饭后,裴曜竣接了一个电话便带着徐铭东出去了,“今天晚上你自己回去,我这边有事。”

“好啊,不用担心我,我晚上想回去看看我爸妈。”

裴曜竣从抽屉里拿出两张GO物卡扔到我面前,“去买点东西,就算我的一点心意。”如果放在平时,这两张卡我是不会收的,可是昨天…他说我们是在约会呢,我也把这当成了我们更进一步的一个标志。

裴曜竣走后我的工作就轻松了不少,整理整理表格,汇总一下数据,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在商场GO买了一些营养品后,我便车回家去了。爸爸看着我回来也很开心,心准备了一桌子饭菜,一个劲儿的往我碗里夹在,“宁宁,快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哪有呀爸爸,明明是胖了,再吃我就要成猪了。”

“哈哈哈,成猪也无所谓,爸爸养你。现在我们家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我自己都快忙不过来了,我算请个帮手,给我下手什么的。”

我一边吃一边说道,“好事呀爸爸。”我压低了声音又说道,“妈妈最近怎么样了?”

“还不错,我跟她说话渐渐的她也能回应我几句了。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呆坐着,不过比起从前已经好了太多了。”

说着,爸爸放下了筷子,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宁宁啊,如今的状况爸爸就很知足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明年六月份你就要毕业了,爸爸希望你能赶快找一个男朋友,有人能照顾你,爸爸就是闭了眼也安心了。”

我的脑海中裴曜竣的影一闪而过,我几乎要将他的名字脱口而出,可是我深知现在不是开的最佳时刻,毕竟爸爸对裴曜竣也有一些隔阂,我只得又把裴曜竣的名字咽了下去。

我伏在爸爸的肩上,撒着说道,“爸爸,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明年毕业以后,我就签一份好工作,好好孝敬你和妈妈…”

吃过饭后,我又去间里看了看妈妈。妈妈的头发剪短了一些,梳的十分整齐,她着一件纯白的棉布连裙,上面印着星星点点的油渍已经清洗不干净了,可是服上却散发着淡淡的洗粉的味道,可见爸爸对她的照顾实在是很用心。

我端着一碗粥和小菜到妈妈面前坐下,轻声说道,“妈妈,我来喂你吃饭好不好?”

妈妈将她的注意力从手里的拼图上转移到我上,她笨拙的回应着我,“不用…喂…莉莉可以…自己吃。”我十分惊喜,连忙将勺子递到妈妈手边,她舀起一勺粥往嘴里送,虽然洒了一些但是确实可以自己吃饭了。

她一边吃饭,我一边不厌其烦的帮她清理洒在服上的污渍,她看着我嗤嗤的笑着,用勺子指着我,说道,“你…真好…让宁宁跟你一块玩…”我看着她的样子不鼻子有点发酸。

随后,我跟爸爸带着妈妈在下散了散步,然后我趁着天还不晚,便车赶回了裴宅。一LU我都在胡SI乱想,妈妈成如今这副样子裴曜竣难逃干系。虽然是她自己贪心而又爱慕虚荣,可是罪不至此吧?

现在况虽然好转了许多,但是能不能恢复成正常人那样却是个未知数。如果不是我跟爸爸一直坚持着,恐怕早已家破人亡了。

裴曜竣把我家害成这个样子,可是我却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他,真是造化弄人!

我忽然很想见到裴曜竣,想让他给我一个拥抱让我能对我们之间的感再坚定一些,于是我让司机加快了速度。

到了裴宅后,张姨连忙迎了出来,“段小吃过完了吗?需不需要我再准备一些饭菜。”

“不用了,您去休息吧。”我洗漱过后,裴曜竣还没有回来,我倒了一杯热牛一边喝一边坐在沙发上等他。时针一个小格子一个小格子的挪动着,我越来越困,终于支持不住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哎呦,段小,您怎么在这儿睡着了?着凉了可怎么是好?”我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看窗外,已经天亮了。我坐起来清醒了一下,问道,“张姨,昨晚裴曜竣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他也不叫醒我。”

“先生…好像还没回来呢。”

“还没回来?”

“是啊,段小您回间休息一下吧,我去准备早餐了。”

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应该不会,以裴曜竣和徐铭东的手一般人还是动不了他们的,那是在司加班?

我胡SI乱想着,拿起手机一看,却见上面有两条短信的未读提示,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作镇定点开,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看起来…有点眼,短信的容是两张照片,一张是裴曜竣和周灼云相拥而,一张是周灼云亲吻裴曜竣。

我看着这两张照片手不由自主的**着,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难怪我看这个号码有些眼,不就是周灼云的电话吗?我还没缓过神儿来,周灼云的电话却又拨了进来。我犹豫了片刻,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段小,照片你已经看到了吧?”周灼云的声音慵懒至极,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看到了,周小给我看这些是什么意SI?”

“呵呵呵,没什么意SI。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昨晚裴曜竣彻未归去了哪里,昨晚曜竣他…很凶猛呢!如果我是你,就主动离开他,还能给自己留一点脸面,难道一定要曜竣亲口赶你走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挂断周灼云的电话的,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裴曜竣,你到底是什么意SI?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