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暴风雨的前夕

第244章暴风雨的前夕

直到后头传来急促的车鸣声,直到我被吻得窒息,裴曜竣才肯放过我。

被放开之后,我便像脱水的鱼,在了座位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

而裴曜竣却是用一种恋恋不舍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了唇,面上带着足的笑靥。我不蹙眉暗骂他这个空长了一副姣好面容的斯文败类。

即使这么骂了,我也知道,裴曜竣到现在还没有碰我,就是因为尊重我,在结婚之前不碰我,才如此忍受着。

让他至今只能看着眼馋的我稍稍在心里生出一丝愧疚。我摸了摸因为吻得时间太长而有些红肿的唇,然后偏头,视线小心地在他的嘴上,同我一般,也是带着别样的光泽,不看得我面上一热,赶紧低下了头去看自己的手。

天已经暗了下去,远的光透过火烧云在车窗上,然后染上了裴曜竣的脸上。平日里冷峻的脸庞瞬间被柔和了下来。

“曜竣,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喜我,谢谢你肯为了我而放弃这段仇恨。

“相比于这段仇恨,你对我来说,才是更重要的。”裴曜竣知道我是在讲什么,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低沉地说道。

我动了动嘴皮子,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回应他什么,所以只能够什么也不说,安静地坐在一边。我的目光望向了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心里泛着别样的甜。

倘若,能够一直如此闲适地走下去,坐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那该有多好啊。

裴曜竣车开得很稳,让我忍不住昏昏睡,然后一股脑地扎进了睡梦中。

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睡在了,裴曜竣就睡在我的边然后双臂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好像是在睡梦之中,都在担心着我离开一般。

我偏头,借着月光端详着这个让我深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伸出手指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他已经烙印下岁月痕迹的眼角,再一点点地向下,触碰着他的唇角,然后细细勒着他的唇形。

在我出神之时,我的手腕突然被人扣住,SI绪被顷刻间收回,入眸的是一双黝黑泛着亮光的眼眸,却愣是吓得我仿若是被烫到一般赶紧收回了手,道:“是我吵醒你了吗。”

“没。”他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语之中带着些许沙哑,就又阖上了眸子。“只是感受到了你想要把我吃了的炽热目光,忍不住就睁开眼睛了。”

“你…”我的声音一滞,面一热,啪地挥开了他的手哼道:“睡了,睡了。”说着,我便又钻了进去,背对着裴曜竣歇下。

裴曜竣也是脸皮厚着,一下子贴上了我的背,然后轻手轻脚地将我拥入怀中,亲了亲我的耳尖。“睡吧。”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廓上,温柔的声音像是羽毛轻挠着我的心尖,让我分外安心。我将手盖在他的手背,然后十指紧扣。

我本以为难以睡着,却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便是清晨。我糊糊地醒来,柔和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窗户照耀在我的脸颊之上。

还未适应这种亮光,我稍稍眯起了眼睛,却突然感受到眼前突然黑,猛地睁开眼睛,就看到裴曜竣正在穿一件漆黑的西装,背对着我站着。知道他是因为我不适应着刺眼的阳光,才贴心地将阳光挡了住,我的心里一阵暖意,于是伸手扯了扯他的角。

他的动作微顿,转了个,正对着我。在看到我之后,抿成一线的唇瞬间起了弧度,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就这么柔和两人下来,目光专注地看着我,就好像在他的眼中只存在我一个人一般。

我很享受清晨这段短暂的温存时光。

他轻扯了扯自己领口的领带,然后在我的注视下,俯下了子。温热的唇瓣贴上我的唇,一刹那之间的呼吸**,让我不由自主地缩了下瞳孔。

我赶紧推开他,起从被窝中一咕噜地钻了出来,慌慌张张地上了服。

裴曜竣被我推开也不恼,只是看着我,浅笑着,让我在悄然间回眸的时候,一下子看呆了过去。

他长得本来就很俊俏,昔日是见惯了他的不苟言笑,眉上像是会堆积起一层厚重的冰霜,哪怕是微微起唇角,也是给人一种寒到骨子里的冰冷笑意,而不是像现在一般,仿若是暖开,眉眼上染着的是轻柔的笑,给我带来的感觉更为真实一些,就仿佛这一次瞬间的惊。

本来还在穿着服的动作因对方的笑容停了下来,就像是窦开的,心里涌现出一丝痴。等到耳边传来清晰的愉悦笑声,我才猛地被惊醒,竟然对着这个斯文败类看呆了这么长时间。

面上突然像是被烧了一下,热得出汗,我尴尬地移开视线,却不知将目光放在哪边,好像无论是放在哪里,都会感受到来自裴曜竣陶侃的目光。手忙脚乱地在他玩味的视线下整理好了自己,然后低着头,跟在裴曜竣的后,同他一道去了司。

收获了一LU的问安,便跟着裴曜竣走到了办室之中,我的任务其实并不重要,只是陪在他的边,给他吃豆腐。

我想我的面上是咬牙切齿的,却只能用完全不带任何杀伤力的眼神瞪着裴曜竣,却使他更加猖狂地将我拉到他的面前,给了我一个吻,直到我陷入窒息,才肯将我放开,然后整了整服,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认真地批阅着桌上的文件。

突然间,我是忘记了想要咒骂他的念头,就这么安静地站在他的后,看着他认真的面容,脑海中就这么出现了一句话。

“工作中的男人是最耀眼的。”

我想,这句话说得没错吧。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能看到他不同于看着我的那种专注神。我无言地站在他的一边。尔为他砌上一杯茶,或者是微他整理一下文件,将文件送过去。

安详的气氛在我们之间kuo san,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开门声破。

我抬头,目光接触到那个悉的影,忍不住后退一步。

是她。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