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清元节

第二十三章:清元节

清元节很快就到了,朝廷官员们今日放假,就连一些宫女今天也可以回家,新来的秀女大都是些小姐,也都回了家,偌大的皇宫都有些冷清,柳七七坐在御花园,看着满池的荷叶,不知道在想什么。

原是要禁足于芝兰院的,不过她睡了三天,全身都像散了架似的,没有办法趁暗影来看她的时候她向暗影说了一声,本以为尉迟慕卿不会同意,没想到当天下午暗影就过来说允许她出院子了,许是觉得自己救了他,才会松口吧。

“七七”尉迟峰不知道突然从哪里蹦了出来。

“子锋。”柳七七自那日尉迟锋照顾她之后在私下没人的时候,就称呼他子锋了,也算是对他真正意义上的一种接受,之前的殿下,总还是有些生疏。

尉迟锋自然也很乐意七七这样叫他,“这个,会不会玩” 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来一个毽子,双眼发亮。

“想不到殿下也会玩这个。”柳七七瞥了一眼,淡定的说。

“开玩笑,本殿下可是玩这个的高手。”尉迟锋把嘴一撇,却突然一阵难过,“哎,说真的,七七,要不要比一比”

柳七七察觉到刚才尉迟锋情绪有些不对,但是也没多问什么,毕竟,谁都有自己的心事。

“好啊,我若是赢了,你当如何”柳七七一口应了下来,闲着也是闲着,玩玩也好,而且尉迟锋估计他也是怕自己闷才找来的这玩物,她也是好久都没有碰了。

“我怎么会输。”尉迟锋一脸肯定。

“凡事都有万一,万一殿下输了呢”

“输了输了我就听你的。”尉迟锋夸下海口,没关系,反正他不会输。

“那殿下你要是输了,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柳七七不急不慢地说。

“不就是一个条件,当然可以,不过,七七你要是输了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好,规则呢”

“很简单,看毽子在谁脚上的时间长谁就算赢,怎么样”

“可以,你先来。”

尉迟锋也不矫情,拿起毽子就踢,盘,拐,绷,蹬四种踢法轻巧熟练,柳七七看的也点头,一个性格豪放的男生能踢成这样,很不错。

过了一炷香,毽子落地,也表明尉迟锋踢毽子结束。

“怎么样,七七”尉迟锋得意的对着柳七七笑。

“不错。”柳七七接过尉迟锋递来的毽子,夸了一句。

“那是,本殿下玩的事情就没输过。”

柳七七笑笑,将毽子往上一抛,就踢了起来,除了最基本的盘,拐,绷,蹬五种踢法,她还将膝踢,倒钩,跳直踢等几种高难度的踢法结合在了一起,脚上的毽子就跟长了翅膀一样,随着柳七七不停变换动作,位置也在变,围着她不断舞动。

现在的柳七七就像只蝴蝶,灵活的动作,证明她也曾是个活泼的小姑娘,只是若不是通过这个小游戏,真会让人以为她生性冷淡。

一旁的尉迟锋直接看呆了,这这这,这不可能七七这种踢法单一的他见过,但是连起来还能踢的这么完美的人,七七绝对是第一个,变态啊,这还让不让人活,尉迟锋欲哭无泪,会写诗,能治病,连玩都这么厉害,这让别人怎么活

最后柳七七停下还是因为体力用完。

“殿下,你输了。”柳七七微喘着气,宣布结果。

“七七。”尉迟锋轻轻叫她。

“恩”柳七七看着呆愣的他,这是被自己吓到了

“你是人吗”尉迟锋抽着嘴角问出这句话。

“当然。”柳七七好笑地看着他。

“好吧,我认输,输给你我心服口服。”尉迟锋挠挠头,真的不是他差劲,是七七她太厉害了,“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我还没想好,殿下先欠着吧。”柳七七坐在石凳上,经过刚才的锻炼,她已经觉得自己身体又恢复了一些。

“好,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说吧,我不会赖账的。”尉迟锋也坐了下来,只是他没想到,这输了一次,就输进去了一辈子。

“堂堂五殿下,怎么会食言。”柳七七站了起来,“我得回去了,在外边待久了不太好。”

“我送你。”尉迟锋也站起来。

“不用了,我不能和别人走的太近。”

“那好吧。”尉迟锋也知道他要避嫌,也没勉强,挥了挥手就往回走。

远处的亭子里,尉迟慕卿看着往回走的柳七七,喝了口茶,这亭子的位置巧妙,正好对着池塘,但是距离远,柳七七在的地方根本看不清楚,他原本是打算在外边走走,不想遇到了柳七七和子锋,就转身到了亭子里,看着一起玩的他们,他竟然有些落寞,皇兄,你可还好

脑海中又显现出柳七七踢毽子的模样,自在的样子让他感觉很新奇,原来,她也曾经活泼。

晚上很快就到了,在桌子前捧着医书的柳七七,半个字也看不下去,索性放下书,走出了院子。

晚上的月光出奇的亮,看着路旁的花花草草,耳边竟然响起了一阵萧声,低沉苍凉,她突然心下一动,拿出了一把笛子,通体纯白的笛子,一看就不是凡品。

思忆,这笛子是师父外出云游回来的时候带给她的,想想也有好久没有吹过了。

柳七七把笛子放到嘴边,和着萧声吹了出来,宛转悠扬的调子附着苍凉的萧声,竟然没有一丝违和,萧声似乎有一丝停顿,但还是继续吹了下来。

她边吹边走,想看看是谁在吹箫,这突然的萧声,很合她的感觉,很舒服。

看到亭子上的人,柳七七步子停了下来,刚好也吹完。

“不知是王在吹,臣女冒犯了。”柳七七行礼请罪。

尉迟慕卿背对着她,刚才一时兴起,吹了起来,没想到有人和声,从未一起吹过的两个人却也能合的这样好,更没想到的是,跟他一起和声的是柳七七。

“上来。”

柳七七一愣,但还是听话的上了亭子。

尉迟慕卿转了过来,看到她手里的笛子又是一愣。

柳七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的笛子又看了看他手里的萧,也是惊讶,念往,也是名萧,但最吸引人的是,思忆,念往,据说是一对夫妻临死之前的执念所化,现在他们一人分执一把,难道是巧合

“臣女这笛子,是不会送出去的。”柳七七只好生硬的开了个玩笑,打破尴尬的气氛。

“放心,本王也不会给你。”

尉迟慕卿也回了一句。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柳七七看向仍在放光的月牙,突然想起了师父,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王在思念谁吗”柳七七突然问。

“恩。”

“那她一定是很好的人吧。”

柳七七是没想到尉迟慕卿这样的人也会想念别人。

“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尉迟慕卿微微抬头,看向远方。

“那您一定很喜欢她吧。”柳七七也不知为何,突然就问了出来。

尉迟慕卿一愣,喜欢

“她是本王的母妃。”

“”柳七七也发现自己的思路有些奇怪,竟然忘了他不碰女人。

“是臣女逾越了。”柳七七赶忙道歉,“虽然今日是清元节,但夜深露寒,王还是早些休息的好。”

“清元节吗”尉迟慕卿喃喃自语。

柳七七看到他这样,想起他的性子,也明白了,他怎么可能会放松地过过节日。

“孔明灯,王可想放”柳七七忽然抬头问他,眼中似有星辰。

“恩”孔明灯,他也有机会放吗

“王等我一下。”说完柳七七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带着一个小箱子又跑了回来。

尉迟慕卿看着她来回跑,也不曾说什么,似乎,好久没人在他身边这样陪着他了。

柳七七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垫子递到尉迟慕卿面前,“凳子凉,王还是坐着这个,以免生病。”

他接过,直接放在了凳子上,坐了下去。

见尉迟慕卿坐下,柳七七也才坐下,“这盆花,怎么没有见过”坐下之后柳七七才看到角落处摆着一盆紫色的花。

“南边夜来国送的。”

“王可否将这花送给臣女据说夜来国有些花有药用价值,臣女不常见,想研究研究。”

“暗影。”

暗影奉命出来,抱起那盆花就走。

柳七七嘴角抽了抽,这主仆做事还真是出奇的像。

她不再多想,继续拿出剩下的东西,纸,笔,硬尺,剪刀,还有几根蜡烛和打火石。

“做什么”尉迟慕卿难得主动问了一次。

“做孔明灯啊。”柳七七扎下头,边画边说。

尉迟慕卿也不再打扰她,静静地看着柳七七摆弄着那些纸,时而画画,时而剪剪,平常的剪刀在她手里就像有了生命,而她认真的模样也投在了他的眼里,他原本深沉的眸子里,好像藏着一丝光亮。

“哎,主子这是真的对柳御医有意思吗”远处暗中守卫的暗魅问了出来。

“你说呢”暗煞接话,这肯定的啊,搁以前,主子会连亭子都不让人上去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暗影直接总结。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