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我叫五次

前言:我和靳言的感情到此告一段落了,过程里有惊,有喜,也有命中注定的成分。只要结局够好,一切曲折的过程都变成了最美最值得感恩的经历。愿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愿我们爱一个人便能善始善终,愿我和靳言的故事能够唤回你们对爱情的期待,愿你们再面对生活的打击时,能想想我们为爱坚持从而对生活更有信心。我和靳言的故事,就说到这里了。不过,靳凡和沐歆却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段旅程,青春逼人的沐歆和靳家的二公子靳凡之间,又是怎样的开始呢?

我爸和我妈又吵架了,在逼仄的只有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我只能被迫躲在卫生间里,才能得到片刻和喘息和安宁。

手机上一个聊天的人都没有,我在微信里胡乱翻着,不小心点了“附近的人”。不一会儿,便收到了好几条打招呼的信息。其中一个人的头像不知道是自己还是盗用,看起来很帅,他的搭讪方式也很简单粗暴,上面四个字让我心颤:“陪我睡觉。”

这年头随着微信的普及,似乎越来越多人倾向于用这种方式寻找o,据说有个更为流行的词儿名字叫做P友。万恶的社会,老爸和老妈吵架的起因,也是因为老爸用微信搜了“附近的人”。

他们又开始砸东西了,我头疼不已地冲了出去大喊:“咂咂砸!迟早有天把这房子都砸空了你们就省心了!你们慢慢吵吧!我先出去了!”

被吵得不甚其烦的我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悲催地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口袋里也只剩下了50块钱。这时候,那人又发信息过来了:“桔子酒店,209,等你。”

我只问了一句:“头像是你吗?”

对方很快回了过来:“是。”

我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细细长长的眼睛,深邃的双眼皮,挺直的鼻子,性感的嘴唇,有范的打扮。这一看,心里有了底,竟真的直接拦了辆的士往那家酒店去了。

都市里的红男绿女,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选择放纵。我为的不是放纵,为的只不过是寻求片刻的安宁。当然,如果能枕在一个帅男人的手臂里睡上一觉,那自然是更好不过了。

我真的就这样去了,找到了209的房间,我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打开了房门。当这个男生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我完全愣住了。

天啊!他比他头像上的他还要帅气!而且,他好高!身高完全符合我的标准!

我拿着手机晃了晃,我说:“我是你微信上的好友木的心。”

我话音刚落,这男生微微眯起了眼睛,居然笑着朝屋里大喊了一声:“哈哈!你们输了!她真的来了!”

那一刻,我像是被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凉水。透过门缝,我看到屋里坐着三四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生,顿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滋味。

他冲着我甩了甩头,示意我进去。我有些忐忑,他笑着说:“我们闹着玩呢,他们一人赌了一百块钱,看我能不能用两句话在微信上勾搭一个P友,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

“你他妈有病啊!”我的火气噌地起来了,“大半夜不睡觉有毛病,耍人玩啊?!”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发火,也许是从小耳濡目染爸妈吵架的恶习,所以脏话不由自主地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他一愣,屋里那几个男生也都走了过来,有一个看起来痞痞的男生说:“哎哟喂,靳凡,看来我们坏了人家的好事啊!姑娘,你是不是很想约P?”

“是又怎么了!”我呛声道,冲着这个叫靳凡的男生问道,“你约我,我来了。睡不睡,一句话!”

屋里的男生雷倒了一片,靳凡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个痞痞的男生说:“卧槽!这女的真有种!靳凡,这桃花运交给你了!我们走了!”

说完,这男生便带着其他两个男生走了,末了还把门关上了,贼眉鼠眼地对我们说:“你们慢慢玩。”

我叫沐歆。今年20岁,我好想好想谈恋爱,希望恋爱能带给我苟且的生活一点点美好。我心里有我男票的标准,他必须身高180公分以上,他必须帅,必须皮肤白,必须穿着有品,必须对我死心塌地,必须永远把爱我疼我放在第一位。

眼前这个男人,符合我对男人外表的所有幻想。所以,我决定,今晚先把他睡了再说。

房门关上后,我便开始脱衣服了,当我直截了当在他面前脱掉了我裙子、只剩下内衣内裤的时候,他眼睛瞪得老大:“你……你干嘛?”

“睡觉啊,”我大大咧咧往床上一坐,我说,“你不是约我睡觉吗?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得负责!”

“你也太随便了!你认识我吗?你怎么能这样?你是一个女人。”靳凡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随后大概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停留在了不该停留的地方,顿时把目光挪到了别处。

“你难道不随便吗?你不随便你会随随便便在微信上加个女人就让人陪你睡觉?你不随便我现在会出现在你房间里?别磨磨唧唧了,赶紧的吧!”我不耐烦地说道。

他从地上把我的裙子捡起来,递给我说:“你先穿上吧,女孩子不要这样随便,你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叫沐歆,你叫靳凡是吧?我已经知道了。”我大大咧咧地说道,伸手拍掉了他手里的裙子,走过去勾住了他的脖子,感觉到他浑身瞬间僵硬了。

“你干嘛?”他语气都粗重了两分。

“做……爱做的事啊。”我笑嘻嘻地看着他,踮起脚尖便吻上了他的唇,他顿时呆立,如同一根木头。

我这人轻易不出手,但是遇到值得锁定的猎物,我是不会放过的。从看到靳凡真人的第一眼,我就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沐歆,你想要谈的恋爱已经来了。

男人就像是草原上奔驰的猎豹,就算是我这头烈马再烈,他在僵持了数秒之后一反应过来,便会瞬间恢复他作为豹的本性。

当我把他不知所措的小手放在我的胸上之时,仿佛瞬间发动了他身体的马达一般,他直接把我推倒在了床上,疾风骤雨地开始吻我,摸我……然后,C我。

我才20岁,之前只谈过一次恋爱,对这种事情不是特别娴熟。我不知道他是经验丰富还是天赋异禀,总之,他不仅帅,而且活儿特好。

这一场欢爱,我们像是天雷勾动了地火。这年头的爱就像是火烧燎原一般,怎么可能像过去一样小火慢炖,要的就是这样气急攻心的大幅度前进。

当结束之后,我躺在他的怀里,脸上勾起一副得逞的笑意,我说:“帅哥,是我睡了你,你要记住噢!”

男人听到这句话会瞬间火起,更何况他是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一下死灰复燃,迅速趴在了我的身上,恶狠狠地说:“那我就再睡你一次,让你知道是谁把谁给睡了。”

我顿时笑了,我说:“来啊来啊来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气焰太过嚣张的缘故,他一下偃旗息鼓,从床上爬起来,悻悻地说:“算了,我不喜欢这样,和动物没有区别。”

“年轻人,人本身就是动物,何必压抑自己的天性呢。”我也坐了起来,懒懒地说道,语气漫不经心。

他扭过头皱着眉头看着我,帅哥果然是帅哥,皱起眉头来都那样好看,他说:“你就是传说的援交女吧?我是不是要付费?”

“去你妹的!”我生气地吼道,“我是正正经经的良家少女,晚上我是心情不好,看你长这么帅,不然你以为我那么好泡吗?”

他的眉头更是皱成了一条线,他说:“我没见过你这样不矜持的姑娘,你好像很老道。”

“我只想晚上在这儿住一晚,明天我就回家,可以吗?”我不想解释太多,随他怎么认为吧。

“当然可以,你为什么不想回家?你家就在这附近吗?”他好奇地问道。我躺了下去,他自然而然跟着躺了下来。

“别问太多,抱着我。”我不耐烦地说道,忽然觉得我和他应该也没有了可能,于是连继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手环了过来,把我抱在了他的怀里,那股从未有过的温暖感染了我,我不禁呢喃了一句:“好温暖。”

他没有再说话,我知道,像我这样猖狂和唐突的女人在他眼里何其放荡,只不过男人又抵挡不了这样赤果的诱惑而已。他不会在珍视和珍惜我了,这么一想,又有些说不出的遗憾。

这一晚其实我们也没有怎么睡觉,他似乎对那事儿乐此不疲,一晚上反复折腾了我五次。

隔天早上,他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他说:“再见。”

我微微一笑,我说:“辛苦了。”

他又问了我一句:“对了,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笑了笑,我说:“我叫五次。”

他也笑了,我们默契告别,像所有P友一样天亮说再见,,没想过再有续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