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KTV风波 终

    申海出名了,而且是大大的出名。

    甚至有好事者把上次卫生局栽赃陷害炊事班的视频重新翻了出来,把两个事隔一年多的视频放到了一块,人们不禁感叹这是何等的相似啊。

    于是一时间网上议论纷纷,尤其是各大论坛更是热闹纷呈。

    清风不识字:艾玛啊,这些警察想立功想疯了吧,i真是服了u了。

    电熨斗:据可靠消息,栽赃的警察是黑帮的卧底,就是在了给警察出出丑丢丢人。

    内流满面:经鉴定楼上是脑残,鉴定完毕。

    针孔:哈哈,这两个老板可是够聪明的,有先见之明,要不然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朋友们都行动起来吧,快装监控吧,有意者请联系王先生,手机:13567729031.色字头上一把刀:滚开,做广告的滚开。

    维基解密:给大家爆个料,这次栽赃事件的背后主谋是一个叫董少的年轻人,他在鼎鑫欲霸占几个漂亮的妹子,被鼎鑫的保安制止之后怀恨在心,才指示警察过来栽赃陷害,而且这个董少还在鼎鑫的地下车库发生过枪战,现在生死不明,据说这个董少是申海官场某高官的宝贝儿子,信不信随你们,反正我是相信了。

    弄特:我可以作证楼上说的前半段都是真实的,至于是不是某高官的儿子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背景不差,要不然也不会使得动这么多的警察了。

    三字经:有视频有真相,其他的自己判断吧。

    要说维基解密和弄特这两条帖子一出之后,瞬间将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根源上来了,那三字经那清晰的视频,更是将这个董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更有好事者进行了人肉搜索,网络那恐怖的力量就显露无疑。

    经过网友们艰苦不屑的努力,这个董少的所有信息都被毫无保留的呈现了出来,甚至连他什么时候撸管的事情都被弄出来了,还有大量的图片和视频加以作证。

    人们不禁纷纷感叹,这衙内也不是一天就练成啊,有个好爹就是好啊。只不过这个儿子也太坑爹了,有些好事者开始在纷纷议论这个被坑的爹什么时候下台。

    “哈哈哈,昊天这下这家伙不死也脱成皮了。”看到网上爆出的一磅又一磅非常有杀伤力的炸弹,郝晨光笑着对金昊天说道。

    “哼,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金昊天淡淡的说道。

    “想不到少天这小家伙,做起事情来还真是有条不紊,非常的有杀伤力啊。”郝晨光感叹的说道。

    这件事情全部都是任少天在推动的,,金昊天并没有插过手。

    “呵呵,这小子小霸王的诨号不是白叫的。”金昊天欣慰的笑道,对于任少天这些天步步为营的行事风格和一枪见血的很辣手段他是非常的欣赏的。

    他不会仗势欺人,但是要是有谁惹到他头上却也不会手段,肯定会行以雷霆之势,加以反击,并切会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把你打痛打死永绝后患。

    现在看到任少天做的事情颇有几分自己的风格,他放心了这个,至少以后是不会吃亏了。

    “你真的不打算出手?”郝晨光问道。

    “呵呵,这次轮不到我出手,老爷子会出手。”金昊天淡淡的说道。

    “什么金叔这次会出手?”郝晨光好奇的问道。

    “不是他,京城里的老爷子。”金昊天笑着说道。

    “什么?不会吧。”郝晨光这下彻底惊呆了,想不到那位老人家竟会出手,不过他很好奇要是那位老爷子出手的话,那会是怎么样的场面啊。

    “呵呵,怎么不会,要知道少天可是他最疼爱的孙子,也把他当作继承人来培养的,现在少天竟然被人枪击,你说他会不会生气,再说了这件事情少天可是完全的站在理上。”金昊天解释道。

    “那这么说来,那位董副书记的政治生涯到头了?”郝晨光问道。

    “呵呵,那是肯定的,如果他屁股不干净的话,那肯定会吃一辈子牢饭了。”金昊天不屑的说道。

    董副书记此刻真的是苦不堪言,作为申海市的三把手,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关进了大牢里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谁叫自己这个坑爹的儿子这次踢到了铁板上了,竟然这么不开眼惹到了申海一把手的头上,既然用下三滥的手段打起了一把手千金的主义了,有道是天子一怒尸横遍野。

    对方虽然说得很客气一切以法律为准绳,但是傻瓜都知道这句话背后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说我不会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干预此事,但是你也别想用手中的权利干预此事,要不然自己这点权利还真是比不过对方的权利的,要知道对方还有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头衔。

    可是要是不干预的话,那自己的儿子就完蛋了,就目前的掌握的证据来看就已经够枪毙十几回的了。

    此时他正风尘仆仆的往京城赶,希望请动赏识自己的那位老爷子替自己说几句话,保住自己的儿子的一条性命。

    “王主任,老首长在吗?”带着一身的疲惫,董副书记星夜兼程,总算是在第二天清晨感到了位于西山,经过几道严格安检之后来到的一幢幽静的小四合院对一个中年男子满脸堆笑的问道。

    “董副书记,你来了?老首长正在后院等着你呢。”王主任面无表情的说道。

    但是董副主任并不介意,这个王主任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副表情,还想天生就缺少微笑神经一样。

    一路上董副书记还担心老首长再也不会见自己会给自己吃一个闭门羹,现在看来老首长还是愿意拉自己一把的,所以不由的放心不少。

    更在王主任后面,亦步亦趋的来到后院。

    要是单单看后院谁能想到这是一个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院落,几垅菜地,种着各式的蔬菜,院子正中央是一个葡萄架,一串串紫色的葡萄挂着晶莹剔透的清晨露水,十分的诱人。

    一个身着汗衫的,头发花白的老头此刻正拿着一把锄头在锄地,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洁白的毛巾,不时的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汗水,俨然一个农村老头的打扮。

    “老首长。”董副书记来到老者身边,不安的叫了一声。

    老头看都没有看他,依旧在那边一锄又一锄的翻着地上的泥土,不是的蹲下身子把里面的小石子捡出去放到一边,动作十分的娴熟,看样子是作怪农活的。

    一时间,后院的气氛十分的压抑,没人讲话,这有锄头锄地的声音。

    那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就好像是一记记重锤锤在董副书记的心头之上,觉得非常的难受,有点喘不过气来,同时心里越发的紧张和不安。

    先前的宽心一下子不见了,此刻哪怕是老首长劈头盖脸骂一通甚至是用锄头打一顿都比这样不发一言,不看一眼要来得好。

    无声的压抑是令人煎熬啊,偏偏自己又不敢再说,唯有忍着莫名的心慌在哪里静静的等着老首长发话。

    “几位这边请。”这时外面传来了王主任那古井不波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听脚步声好像不止一个人。

    不多时,这几个人就来到后院。

    董副书记余光一瞟,把这几个人尽收眼底,除了领头的年纪稍大一点之外,其余的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十分的精神干练,英气*人,“首长好。”这时领头的来到老者身边打了一身招呼。

    老头抬起头看了一眼说道:“就在那边,你们带走吧。”

    说完,扔掉锄头背着手往前面走去,那背影有说不出的落寞。

    待老者出去之后,领头的中年人来到董副书记跟前,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样东西:“董方福我们是中纪委的,请你和我们走一趟,接受组织调查。”

    中纪委,这是一个高悬所有省部级高官头上的一把威力巨大的利刃。凡事被他们盯上了就几乎没有好的下场。

    董方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老首长的小四合院的,想不到来求援的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中纪委给带走了。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他内心悲哀的想到。在上车之前他回过身,凝望了一眼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十来年的低调的小院,苦笑一声然后垂头丧气的钻进了汽车。

    “首长。”王主任来到书房站在老者身后说道。

    “嗯,带走了?”老者问道。

    “带走了。”王主任到。

    “唉,看走眼了,想不到他竟然也是一条蛀虫啊。”老者叹了一口气说道。

    “首长,这样一来我们的布局就成问题了。”王主任轻声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叫把柄落到了人家的手里。只能这样了,下个月开始你也下去吧,到镇南当一个副书记吧,在我身边大材小用了。”老者喃喃说道。

    “这,首长那你怎么办?”王主任问道。

    “呵呵,我一个糟老头子,种种菜,散散步,溜溜鸟,读读报,养养老,生活充实的很。”老者爽朗的说道。

    “那我还是不去了。”中年人想想说道。

    “去吧,你的心意我知道,这就够了。要吸取教训啊,不但自己要身正,还得教育好子女,管教好婆娘,切不可走他的老路啊,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我帮不了多少了。”老者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中有些失落。

    “首长,董副书记真的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王主任问道。他知道这个董副书记可是自己的首长着力培养的接班人,在他身上可是承载了老者的心血和期望的,想不到就这样结束了,也难怪乎老者心灰意冷了。

    “罢了,不说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了。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下。”老者有些疲倦的说道。

    “是。”王主任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老者一个人在房间里,神情落寞的想到,不是他不想挽回一点什么,但是实在是无力回天啊。

    老金家老任家还有老张家三个老家伙一起问罪这个威力那是谁都不能承受得了的,这三位可是国内仅存的三个开国元勋之后啊,曾经都担任过党和国家领导人,自己在他们面前也就是个小字辈。

    想想真个事情果然正如网上流传的那个十分流行的词一样“坑爹啊”,要是没有这坑爹的一幕,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所有的事情。

    这一次自己的派系可谓是损失惨重啊,想不到自己提拔起来的竟然都是一些蛀虫,这让清廉了一一辈子的他难以释怀,想不到自己的眼光这么的差,使人水平这样的差。

    这也是他心灰意冷,远离政坛的原因之一啊。

    事情以几位老爷子联手而干净利落的结束了。

    但是网上的人们议论和关注却没有结束,不过他们此刻的关注的重点已经转移了。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申海就有两位副书记落马,因此网上有人戏言申海是副书记的地狱,还说的有根有据,有鼻子有眼的,有些人甚至在推测,接下来的副书记什么时候会下台,搞的即将接任的副书记一提此事就郁闷万分,我这还没上任呢,你们就预测我几时下台,真真的叫人闹心啊,还没上台就搞的自己战战兢兢,深怕不了前两任的后尘。

    但是他却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嘴,不让他们议论,真所谓防民之嘴胜于防川啊。

    两个月后,兄弟联盟所有的骨干都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其中太子等人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当然他们的那些证据更多的是由青帮提供了,青帮虽然不在道上混了,但是道上的事情他们还是门清的。

    随同他们一起被执行死刑的还有董少,经过调查这个董少自从十五岁以来就开始抢男霸女,只要被他看上的还真的就想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没有漏网的。这些年,被他玩过的女人都快有一个加强连的人马了。

    这些当然并足以判他死刑,刑侦人员在审讯过程中无意中套出了他的几句话,发现此人身上还有几起命案,而且还有切实证据表明这家伙暗中还控制这一个贩毒集团,为他自己的声色犬马提供资金支持,正式应证了那句话,天作孽犹可恕,人做孽不可活啊。

    至于那位董副书记,那就不得而知了,据说在京城的秦城监狱终老此生了。

    对于这样一个人物除了他们亲人之外是不会再有人去关心了的。

    ps:这一章节是这几天写的最为别扭的一章,衷心的希望有兴趣的书友们加入《纨绔兵王》的书友群qq:34219902,一起来讨论一下《纨绔兵王》剑韵这里不甚感激。感谢13412953775鲜花。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