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甜蜜是沁人心扉的毒

整整腻歪了一个星期。这样的甜蜜,让我感觉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糖果包住了一般,甜得快要腻出水来。

失而复得的幸福让人倍感珍惜,我们在不断彼此珍惜的过程中耽误了不少事情,甜蜜的气氛让人每天都不想出门,只想窝在家里,和最爱的他一起做最开心的事情。

“我们不能这样下去了。”周末的最后一天,靳言躺在床上大声感叹道。

“是啊,我们太堕落了……”我懒懒躺在他的怀里嘟囔道,没有一丝丝想从他怀里爬起来的欲望。

“再这样下去,咱们所有的愿望都泡汤了。”他喃喃说道,手却反而把我抱得更紧了。

“和你在一起,实在是太误事了。”我任性地攀爬在了他的身上,气若游丝地说道。

“我们得振作。”他边吻我,边信誓旦旦地说着。

“嗯……振作……振作……”我热切地配合着,嘴里喊着要振作,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像藤一样相互缠绕。

好吧,无数次的口号,无数次好不容易提起的劲头,无数次喊着我们不能这样,结果……没有一次真正做到。

甜蜜是沁人心扉的毒,能够让人一瞬间泯灭所有的心志,只想沉浸在其中,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去做。

又一个星期“嗖”地过去了。时间很快,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驻足。一天24个小时,仿佛如同过去一年中的一个小时一般短暂。

就在我们两以为我们已经没救了、只能彼此沉沦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我懒懒地套上了睡裙,在靳言的脸上深吻了一下,然后披头散发地跑去开了门。门一开,门口站着一群人,赵秦汉、小雪、小画、许颂……居然还有大姐和刑风。

我借口称病,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出门了。没想到,他们居然同时找上了门,简直让我无比意外。

“生日快乐!”

“呜呼!我们来为你庆祝生日啦!”

我脑袋“轰隆”一片空白。什么情况?竟然到了我生日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雪已经率先推开了门,嚷嚷道:“这屋里多久没通风了?怎么一股人肉的味道?小书,这两个礼拜你就一个人窝在家里?”

“呃……”我囧在原地,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房间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我们一直没有开灯,只想放肆的、惬意的、无所顾忌地缠绕在一起,要么昏睡,要么做,要么吃快餐。每天除了扔垃圾之外,就压根没有出门。

“啪”地一声,大姐摁了门口的开关,捏着鼻子说道:“小书,你这也太堕落了,你这病了两个星期,就自己一个人躺家里?”

我已经来不及解释了,大姐在打开灯的瞬间注意到了房间里真正的景象。当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空气瞬间凝固,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我的两边脸都烧了起来,很显然,大家已经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靳言。他们闯入得太突然,我们没有一点点防备。

房间里,凌乱的被褥,一地的卫生纸,当然,还有随意搭在凳子上的各式内衣……场面堪比扫黄现场。

我站在客厅,压根就不敢回头,我害怕看到后面这一帮人的表情。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我和靳言复合的事情,所有人都对我和赵秦汉在一起抱着强烈的期望,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没想到,这样一个契机,不用我亲自说出口,大家已然明白了一切。

“看来,我们多操心了。”赵秦汉第一个开口,语带讥讽,随即转身愤愤而去。

赵秦汉一走,许颂立马追了出去,大概是去劝慰。

小画脸上一脸忍俊不禁的笑意,终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姐,原来你生病是假的,金屋藏娇倒是真啊!”

“这不是靳言么?不是消失了吗?怎么突然凭空冒了出来?吓我们大家一跳!”小雪颇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

“小书,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把屋子收拾收拾,拉开窗帘透透气。然后,大家好好聊一聊。靳言,你也穿上衣服吧。”大姐第一个回过神来,随后十分理智、不带一丝情绪地吩咐道。

于是,我迅速以三下五除二的速度把房间里收拾了一下,小雪却帮忙打开了窗户,小画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地偷笑,靳言慌忙穿上裤子和衬衫,刑风则依旧站在原地、双手插兜一脸的云淡风轻。

“可怜的秦汉!”小雪开窗户之后大概看到了楼下的赵秦汉,不冷不热地感叹了一句。

“我和小书已经复合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大家。今天让大家撞见这情景,我十分抱歉。”靳言穿上衣服后,突然沉声说道。

紧接着,他对着大姐和刑风说:“大姐,刑风,好久不见。”

“什么时候回来的?”刑风淡淡问道,在场只有他和大姐,对刚才的情景有一种超脱的镇定。

“回来挺久了,关于这一年的事情,我晚些找你单独聊一聊。”靳言说道。

“好,回来就好。”刑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们小书是个单纯的女孩子,认死理。你既然能回来,希望你好好对待她。”大姐随后说道,又补充了一句:“欢迎你回来。”

这一年,我和大姐聊了许多关于我和靳言之间的事情,大姐知道我一直没有放下他,一直在等他。虽然在这样的情形下看到我们在一起大家都很意外,但是以他们对我的了解,很快也就明白了过来。

“谢谢大姐,以后我会好好对小书的。”靳言说道。

“今天我们来的时机不太对,本来想给小书一个惊喜,结果……这样吧,我们先下楼了,你们换好衣服,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小书也刚好今天生日。你们觉得呢?”刑风见大家依旧尴尬,于是提议道。

“我们倒是没有关系,就是秦汉啊。这一年他对小书怎么样大家都看到了,现在这样,让大家都挺为难。”小雪说道。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我姐的态度一直就摆在那里了,是赵秦汉一直不肯放手。这事,怪不到我姐头上。”小画插了句嘴。

如今,她比从前懂事多了,她和许颂也和解了,成为了朋友。过去的种种,都成为了人生的阅历。阅历越丰富,看问题的角度便越全面,她不再是从前那个狭隘的姑娘了。过去种种教训,让她变得谨慎许多,也沉郁许多。

“好了,我们先撤吧,让这两人打扫下战场。”小雪有些不悦地站起身来,她一直不太看好我和靳言,特别是靳言家里变故以后,她更觉得靳言不是可靠的终身伴侣,再加上这一年她和赵秦汉的关系变得很好,赵秦汉帮了她许多忙,解决了她孩子户口的事情,她对赵秦汉更加看重,也一直希望我和赵秦汉能够开花结果。

他们相继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靳言两个人。我们两面面相觑好一会儿,然后几乎同时笑了出来。

“这下好了,省得我费劲每个人都去解释一番。”我自嘲道。

“傻瓜,不需要解释,以后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比赵秦汉更可靠。”靳言说道。

“嗯。”我由衷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刑风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上岛咖啡306包厢,速来。”

我把短信在靳言面前晃了晃,问道:“去吗?”

“当然去。”

“如果赵秦汉在呢?”

“我已经想好怎么和他说了,一年的约定我已经遵守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打定了主意,于是我们迅速冲了个澡,洗了洗头,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出了门。

20分钟后,我们到达了上岛咖啡的门口。上楼一推开门,大家都已经坐在包厢里等候了。赵秦汉和许颂也在,而且,赵秦汉就坐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

见我们进来,他讪讪地抬头看了我和靳言一眼,随后视线下移,注意到了我们牵着的手。那一刻,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紧接着,他有些吃味地说了一句:“看来,靳大少爷没有成为张老头子的乘龙快婿啊。”

他的话里透着许多微妙的意味,这似乎说明,他早就知道靳言就在H城,而且除此之外,他还知道其他不少事情。

“没有,也不会,我心里只有潘如书,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靳言无比坚定地握住我的手,对赵秦汉说道。

“你似乎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了吧?”赵秦汉的话里透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愠怒。

“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不是么?”靳言淡淡说道。

“先坐下吧,先点餐,今天主要目的是给小书过个生日,其余的话,放在日后再谈吧。”刑风一见话锋不对,连忙岔开了两人的谈话。

“小书,靳言,你们坐过来。小画,你坐秦汉那边去吧。”大姐随即说道,招了招手示意我坐在她的旁边。

小画顿时明白过来,连忙起身坐在了对面,我和大姐还有靳言坐在了一起,中间隔着小画还有小雪。气氛,不自觉有些微妙起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