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御医

第三章:御医

床上的人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她迷茫的看向四周。

“清心苑。”柳七七走向她。

“清心苑”

女子显然还有些迷糊,又在瞬间睁大了眼睛,她记得昨天晚上她被打后有一个人扶住了她,难道......

“白苓,多谢柳医师相救。”虽然身上仍旧痛得厉害,她仍旧行了个礼。

柳七七点点头。

“知道感恩,也不惶七七救你到半夜。”傅筱涵边往里走边说。

“昨日回去,可有挨骂”这十五六岁的丫头倔得很,昨日非要留下来帮忙,直到半夜她忙完了才随着严紫栎回去。

“呃......”傅筱涵摸摸鼻子,昨日可是她第一次晚归,可把她母亲吓得不轻,还好有严紫栎跟着,不然她最近几天都别想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骗伯母。”严紫栎在距床最远的椅子上坐下,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他靠近总是不好的。

柳七七低头给白苓上药,对于傅筱涵是怎么出来的,没有多问,反正对付自己父母,他们总比自己这个由师父带大的孤儿有经验。

“两日后,你的伤就会痊愈,就可以离开了。”

“离开”白苓低下了头,离开......去哪

傅筱涵默默看着她, 她们可以救她性命,却救不了她的命运。

“你的卖身契还在醉仙楼吧。”柳七七也坐到椅子上,难得多说了几个字。

白苓沉默了,她的卖身契还在醉仙楼,所以妈妈一定是算准了她还会回去,才不管她吧,可是,那种地方......她去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你知道,一个十二的岁孤儿如何成为让人信任的医师吗”

“七七......”傅筱涵担心的叫她,那个十二岁的医师,就是她吧。很难想像最初的时候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京城的人们看病,或多或少都会看资历,年老者才会令人信服,年纪越小,越会让人觉得是骗子。就是到现在,连她来看病的时候,都有一丝怀疑,不是吗况且柳七七还是个孤儿。

“我在医术上的天赋很高,加上师父教导,十二岁行医完全没问题,可还是用了六年时间才让人们相信我。”柳七七垂眸,现如今的她十八岁,那段师父不在的日子,她竟然可以平淡地讲出来。

“柳医师......”白苓惊讶地看向柳七七,她没有想到被称为医仙的柳七七还有这样的经历。

“身份,在人们眼中是重要的,可若是你没有身份,或者身份令人不喜呢”

“我......”

“你没有错,说到底,不过是尊严。”只是在京城这种地方,身份越尊贵, 尊严越强。

“我只能接受,对吗”

“尊严,是自己挣的。”

“我明白了,谢谢你,柳医师。”

柳七七转身走了出去。她也不知为什么,会同白苓说这么多,或许是昨日看到她挨打时隐忍不发的模样,像极了以前的自己。

“很傻,但很值得,不是吗”她小声说,又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白苓。

然而她不会想到,今天的事,她做的多么正确,正确到她自己都会心惊。

两日后,白苓与她道别,走回了醉仙楼,这一回去,是不会再见了。柳七七站在门口,看着离开的白苓,不知在想什么。

“王,孙御医离开了,您的病......”宫中一名侍卫问向坐在案桌前一身披宝蓝色披风的人,阳春三月,他的脸竟有些苍白。

摄政王,尉迟慕卿。

“先用留下的药。”清冷的声音传出,三千墨发被他随意地散在一侧,骨节分明的手中拿着折子,黑夜般幽深的眸子没有抬一下,仿佛得病这件事与他无关。

“ 属下听说,京城内有一位柳医仙,医术高超,只是......她是个女医师。”他们的王,不仅对人冷,而且不喜女性,可这眼下,宫中没有能治的太医,御医又是直属摄政王的,仅此一位,免不了近距离接触,这病又不能拖,确实很难办啊。

坐上的人沉默了一会,才说:“明日带来。”

“是。”侍卫领命离去。柳七七看着来传话的人,一脸平淡。

“七七,这是......真的”傅筱涵一脸呆滞,到宫里试医术她怎么没听说过

“据说,宫里的孙御医离开了。”严紫栎小声说。

“御医”傅筱涵有些惊讶。

“现在看来,只有这个解释合理了。”

“可是,摄政王,不是......不喜女人吗”她担忧的看向柳七七,却见柳七七一脸平静的样子。

“ 我要先离开了,你们随意。”柳七七看着那侍卫。

“哎。”傅筱涵拉住她:“一切小心。”

柳七七微微一笑:“恩,放心吧。”

傅筱涵一愣,柳七七笑的次数不多,但她每次都会看呆,真的很美。

来接人的侍卫眼底闪过一抹赞赏,大事当前,还能如此淡定,当真不错。

被带到宫中偏殿的柳七七脸上有一丝不悦,她看着眼前那名浑身是血的女子。这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满殿的血腥味,以她的经验来看,这人,应该刚受过刑。

忽然身后一阵风掠过,她看向坐在高位上的人,掩不住心里的惊叹,精致的眉眼,如瀑般的黑发自一侧倾下,虽然身披披风也盖不住他周身,上位者的气息。这就是摄政王吗,秦翊国的最高掌权者,如果说举世无双的是公子,那他就是独一无二的王者吧。可即便是这样,也压不下柳七七对他,拿人这样测试的不满。

“民女柳七七,拜见摄政王。”因着是摄政王,她无需跪拜。

尉迟慕卿点点头。

气氛就这样僵持不下,沉静的很。

过了一会,跟在尉迟慕卿身后的侍卫才开口:“说说这女子情况。”

“刀伤,鞭伤,还有各种刑具所致的伤口分别在脸上、胳膊上、腿上、各个关节、鞭伤至全身,王可还满意”柳七七看着尉迟慕卿,一双眸子没有丝毫畏惧。

尉迟慕卿从一开始就在看着她,那日他外出时看到的女子,还真是,有意思。

“你很生气”冰凉的声音,却是在询问。

“民女不敢。”柳七七依旧直视着他,哪里有半丝不敢的样子。

“呵。”尉迟慕卿轻笑,幽深的眸子让人看不透。

“这是个内奸。”一旁的侍卫接话,解除了柳七七的疑惑,这样的测试,自然不会用普通人。

“民女以为,为君者当为生民立命,即便是内奸,一刀杀了就是,何必这样折磨。”一番话,不卑不亢,表明她对这种做法深深的不赞同。她自是明白一个上位者,自有上位者的用意,但身为一个医师,她又如何闭口不言

身为医师,勿见死不救,勿见利忘义,勿违背良心。师父......

呵,您的告诫,七七怎么会忘。

为生民立命,尉迟慕卿倒是有些惊讶,一个医师,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下去。”

柳七七一愣,正要动作,殿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俩,充斥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也少了些。

看到这种情况,柳七七心下了然。

“王的病,情况不太乐观。”整个秦翊国都知道摄政王有个专门的御医看病,柳七七明白,摄政王的病情怎么能让外人知道,她今日,怕是回不去了。

“说下去。”尉迟慕卿一脸平静。

“准确地说,不是病,是毒,而且,王应该是幼年中的毒,现在深入骨髓了。”柳七七在他进殿的时候就发现了,她很惊讶,尉迟慕卿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尉迟慕卿不说话。

柳七七能看出他知道他中了毒,至于为什么是幼年,皇宫内的事,她不能多猜。

“民女不知王是如何控制住这毒蔓延的,但它会随时爆发,毒发时,全身剧痛,昏迷三日,三日内若是不醒就会身亡,且王会比常人更畏寒。”所以他在阳春三月还披着披风。

“什么毒”尉迟慕卿终于说了话。他是知道自己中了毒,但不知道是什么毒,他也很惊讶,柳七七离这么远都能将他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她的医术,确实不低。

“蚀骨散。”柳七七沉默了,这种毒,就是她师父都不一定能解,因为练成这种毒的材料多达千种,全部解法......至今都没有人寻出来。她也只知道如何缓解。

尉迟慕卿将一个折子扔向她。

柳七七顺势接住,打开看了起来。看完却摇了摇头。

“这种法子只能救急,对于解毒没有任何帮助,而且使用的话也很复杂。”她也终于知道尉迟慕卿是如何活下来的了,确实不容易。

尉迟慕卿幽深的眸子看着她:“今日起,你就是本王的御医。”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