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青山寻草

第三十二章:青山寻草

摔下来的柳七七摇了摇头,她刚才听到萧声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那里有个洞她一脚踩下去才发现这个洞直通到山底,也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了这么高的山路。不知道上边怎么样了,暗魅好像还受伤了,不过,既然尉迟慕卿来了估计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她怎么会觉得尉迟慕卿有一种安全感呲,身上传来的剧痛让她不得不收回神。

呵,柳七七苦笑,与其说她是掉下来的,倒不如说她是滚下来的,看着自己染脏的披风和一身白衣服,柳七七无奈地动了动,才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灵隐之体的特性让她觉得现在浑身都有种剧痛的感觉,有好些地方都擦破流出了血,最重要的是,她的脚好像崴了,而且程度还不轻,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带随身的药袋子,她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了,难道,她要一直在这坐着了

柳七七转头看了看,惊的倒吸了一口气,这才看清楚这山里内部的不一样,内部空间大得很,应该是从里边掏空了,一应桌椅床櫈全都齐全,而且从表面上看价格也不菲,最重要的是她对上了一双眼睛,一双好奇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你是谁”柳七七尽量平静的问,平心而论,眼前的男子长得不差,一身黑色的衣服,剑眉星目,白玉为面,当然,如果排除他有些傻气的表情还是很养眼的,不过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嘿嘿嘿。”男子傻笑,看见柳七七渗出的血迹伸了伸手,但还是没碰到,“姐姐,疼不疼”

“姐姐”柳七七抽了抽嘴角,看着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对着自己叫姐姐,这种感觉,还真是微妙。

尉迟慕卿提起气,疯狂的穿在山里,这山里的机关多达上百种,每一处都是能置人于死地的,一想到柳七七可能落在某处机关射程范围内他就心里发寒,快一点,再快一点,找到她,他是真的怕了,经过前两次他才真正看清楚,他已经喜欢上她了,不论如何,他都要定她了,若是若是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柳七七看着眼前的人,更觉得无奈了,虽然他是一副大人模样,但是,经她诊断后,她肯定,这人已经傻了,而且,是沾了灵隐之血导致的。

柳七七眼神一沉,这个人,恐怕身份不低。

“七七。”直到看见坐在地上的柳七七他才停下脚步,力竭的尉迟慕卿才终于放下悬着的心,不禁嘲笑自己,他想了所有的坏的结局,为什么就没想到她会直接来到这里呢

尉迟慕卿轻轻朝着她走过去。

“王”柳七七看着突然出现的尉迟慕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放下了心,似乎,还有些高兴。还有,他刚才叫自己七七

“疼不疼”原以为她没事,结果走近了才发现柳七七身上的血迹,印染在白色的衣服上,刺痛了他的眼睛。

“啊”柳七七惊讶于尉迟慕卿突然这样说话,这是怎么了,突然这样反常

尉迟慕卿蹲下来,理了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轻轻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丝毫不嫌弃她身上的尘土,他的动作很柔和,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疼了她,那样子,就好像在抱着手里的稀世珍宝,不舍得她有一丝震动。

柳七七被他直接吓到全身僵硬,一时间连身上的痛感都给忽视了,怎么回事看着尉迟慕卿,她竟然觉得他在心疼自己,是错觉吗但是又不像啊。

“哥哥。”一旁的男子看到尉迟慕卿好像很高兴,但是,为什么他都不理自己。看着尉迟慕卿抱着柳七七,男子心里有些疑问,恩,一定是姐姐受伤了,哥哥才会不理他的。

等到尉迟慕卿把柳七七轻轻放到床上,柳七七才找到好好跟他说话的机会。

“王”

“哪里受伤了”尉迟慕卿看着她问。

“我”柳七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现在的尉迟慕卿太反常了,按照他的性子,不应该让她自己站起来吗,怎么会抱她柳七七突然想起来,从南城回来的时候,好像也是他带着自己回来的,还有,她腿软摔倒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姐姐,疼不疼”男子也凑了上来,一脸天真,但是配上他大人的样子,还真是有些让人不舒服。

尉迟慕卿直接无视了他,看到刚才他蹲在柳七七旁边,他就觉得很不爽。

“我没事。”最后还是压抑住了内心的想法,回答了这男子的问题,毕竟,也是一种关心吧。

尉迟慕卿看着柳七七,一动不动。

“王”柳七七试探地叫了他一声,这人到底是怎么了。

尉迟慕卿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他才不信柳七七说的没事,见她不指出来自己哪里受伤了,就直接顺着她衣服上的血迹查看起来。

“七七。”

仔细看,柳七七才发现,尉迟慕卿的左手小指还在微微发抖,他这是在担心自己

“恩。”不知怎么的,她就回了一句。

“我”尉迟慕卿突然停住了,“这是我的皇兄。”

“皇兄”柳七七惊讶地喊了出来,他的皇兄尉迟慕远不是已经死了吗

“对,他没有死,只是”只是也不算正常了。

“这是,沾了灵隐之血的后果。”柳七七看着尉迟慕远,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其实尉迟慕远也是个不错的皇帝,只是成了现在这样,也让人唏嘘。

“恩。”尉迟慕卿碰到了柳七七的脚,才发现她的脚已经肿了起来。

突然的触碰让柳七七疼的往后缩了一下,这一动不要紧,直接带动了她身上的其他地方,一时间,柳七七疼的脸色惨白。

“这么疼”尉迟慕卿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灵隐之体的痛感很强烈,但没想到,会疼成这个样子。

柳七七白着脸,露出一丝苦笑,她的体质,有什么办法

“我的母妃,是个身份低微的歌姬,皇兄那个时候已经是太子了,由于母妃身份低微,好多人也都不太来往,我也就乐得自己一个人,每天和母妃在一起,也是很快乐。”尉迟慕卿直接讲起了自己的事情。

“那时候的皇后一直担心我会抢了皇兄的位子,所以也一直在筹谋什么,多亏了有皇兄相护,好几次命悬一线的时候,都是他救的我。”想起那个时候自己的处境,皇宫,金碧辉煌下,又藏着多少肮脏龌龊的事。

柳七七听的认真,她想过皇宫的生活,但毕竟没有亲身体会过,但是从尉迟慕卿的表情里,她读出了一丝无奈。

“其实,您从来没有想过要坐那个位子吧。”若是他想做皇上,凭他的能力,又怎么会只担任一个摄政王,眼下皇帝驾崩,他完全可以直接上位,但是他没有,只担了摄政王,为什么呢

“那个位子,本王不稀罕。”尉迟慕卿又一次用了本王这个称呼,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蔑视的感觉,就好像一个真正的王,一个不收任何人限制的王。

“你知道我这身上的毒是怎么来的吗”说完,他就嘲讽的一笑,“是那个男人,看着我喝下去的。”

那个男人是指,他的父皇吗柳七七看着一脸悲凉的尉迟慕卿,心里一阵难过。

“也是讽刺,皇后疑心我想当太子,不知从哪得到一份毒药,交给了那个男人。”尉迟慕卿抬起头,看向不知名的远处,“你要是没有这份心思,喝了这药又如何,又不会毙命,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尉迟慕卿突然想起来,“那天,一直没有在他面前露过面的母妃,在他面前磕破了头,可是,那个男人,仍旧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看着我们母子。”多么悲凉,那个时候的他,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保护那个最疼爱他的女人,他只能站在那里,听着母妃磕头,看着那个站在高位上的陌生男人,如果可以,他想把他身体里所有关于那个男人的血液全都扔了,他不配,他不配做个丈夫,不配做个父亲,好像那天皇兄也急了,他端着那碗装着汤药的水,看着眼前的人,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

柳七七听的心惊,她竟然不知道尉迟慕卿还有这样的过往,那个男人他到现在都不愿意喊他一句父皇吗不过说来也是,一个对妻子儿子都这么绝情的人,也不值得一句父皇,或许他也不会记得有尉迟慕卿这样一个儿子吧。

“说到底,我不过就是他酒后乱性的产物罢了。”尉迟慕卿,连名字都这么风花雪月。

“若是他知道你这样优秀,他会不会后悔。”柳七七看着他。

“优秀吗”尉迟慕卿思索了一下,“不过是因为皇兄所托,不然,我才不会管。”

“是他吗柳七七指了指乖乖坐在一旁的尉迟慕远,突然就有一种,想拍拍他头的感觉。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