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是不一样了

小雪告诉我自从我消失后,小画就没怎么来过这里,只是和小雪打过几次电话,问小雪有没有我的消息。小雪问我要不要现在告诉小画我回来了,我摇了摇头,心里惭愧得很,一心只想逃避。因为我知道,一旦告知他们,不知道会有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

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把身上多日以来的污垢及疲惫一同冲洗掉,洗完后,我换上了简简单单的衬衫和牛仔裤,把长发用发带扎起来。

H城的天气并不冷,暖春已经到来,我们可以穿一件薄薄的外套就轻松出门了。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不禁想到离开H城之前,他站在我身后抱着我一起看着镜子里的我们,当时的情景,当时他的神情,当时我们的幸福都历历在目。可是,都已经成为昨天了。

我悠悠地叹了口气,把从X城拼尽全力拖回来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把他睡过的被子铺在我的床上,用他喝过水的杯子泡了杯清茶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把他用过的毛巾一遍遍细细地清洗我的脸,这样做的时候,那股思念带来的伤痛却并没有减轻,反而心好像更沉重了一些。

我多么渴望再见他一面。分别不过两天,却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纪。想念,的确是会呼吸的痛。

我忍不住又哭了。

小雪见我眼睛红红的,又说我了:“一会儿就去吃饭了,你这眼睛肿成这样不是让人笑话么?我给你化个淡妆,你可千万别哭了。”

我点了点头,任由她在我脸上折腾,反正都已经无所谓了。

化完妆后,她把我推到镜子前,她说:“你自己看看,现在有多漂亮。”

我淡淡扫了一眼,并未有多大的感觉,却又不忍打击她的积极性,于是附和了一句:“是不一样了。”

“你还是很耐看的,属于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她说完,细细端详了我一眼,随后又说:“我觉得你身上的衣服太简单了,你不是还有好几套衣服没穿吗?拿出来穿上。”

她说的便是从前在靳言那儿留宿、隔天他为我准备的衣服,都是崭新的,我一次也没穿过。有一次找东西的时候被小雪看到过,小雪惊讶地问我怎么会有这么昂贵的衣服,我才知道他为我准备的衣服原来都是世界级名牌,怪不得摸起来面料特别高档。

又是关于他的回忆,我心又黯然了两分,我摇了摇头,我说:“不想穿,就这样吧,又不是见什么人。”

“小书,你不能这样。”小雪突然严肃了起来,“人活着最要紧的就是开心,这些情情爱爱的都是浮云,爱又怎样,不爱又能怎样,我们都拗不过生活的。你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何必为难自己,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我看那套枚红色的套装就很好,我这儿刚好有一条珍珠项链,你先穿上,我再帮你把头发盘起来,一定会特别好看。”

未经我同意,小雪已经开始忙活开了,她帮着我把衣服找了出来,逼着我换上,随后又兴致勃勃地拿着她的发卡帮我打扮起来,我本就无心,也就任由着她折腾。

这一番折腾下,我连镜子都懒得看一眼,就随着她一起下了楼。

刑风在楼下等候已久。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妹妹这一趟体验可把自己折腾够呛,所以洗漱的时间长了些,让你久等啦。”小雪对刑风说话的语气既带点儿谄媚、又颇有些男女之间的微妙成分,她并没有按照往常一样对所有客户都统一以“总”相称,但直呼其名又似乎关系还不够那层面,所以干脆就“你你你”地叫着。

“没事,为了欣赏美女,再多等一会儿也是愿意的。”刑风从车上下来,靠在车前,笑意盈盈望着我们。

他很快把目光投向了小雪背后的我,眼里闪过一许亮光:“这是刚才的那位……作家?”

“是啊。没有错。”小雪往旁边挪了挪,把我当“宝”一样献出来。

我目光淡然,本身对自己的外貌就自认普通从不在意,所以刑风的赞美听在我耳朵里都是一种套路式的奉承,并未太往心里去。

这一次,刑风亲自为我们打开了车门。

原本订的餐厅告诉我们临时更换了,换成了更加高级的本色食府,H城青城区里最高级最豪华的餐厅,一顿饭以万元计。

本色食府……又是他家的地盘,连大厅的装潢风格都与本色娱乐会所的风格类似,一看就是同宗同源。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么近,却那么远。

刑风带着我们进了一间名叫清风轩的包间,名字听起来雅致,里面的格局也挺古朴,和大厅的奢华有本质之别。

“这一间包厢是靳总为我们几个朋友准备的。”刑风说这话的语气颇为自豪,话里之意,他是靳言父亲的朋友。

“传闻中靳总很难接近啊,你和他是朋友?”小雪诧异地问道。

刑风微微一笑,眼神却是望向我的:“靳总的朋友虽不多,但是但凡被他认定为朋友,便和他是一家人。我在这里,都是享受最低折扣价。”

我并没有留心听他说些什么,我只是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凝视着博古架上考究的瓷器,看着案台上精致的茶具,以及窗外那一片竹林萧萧,空气中似乎有他残存的气味,我想他之前或许来过这里。

我真是为自己的矫情感到可笑,又可悲。人是你让他走的,心是被你伤的,明知道残局只有你一人收拾,又何必在这里伤春悲秋?伤给谁看?又悲给谁听?

我自嘲似地笑了笑,不想刑风一直注意着我,以为我对他笑,他更是欣喜,对我说:“美女作家,我猜想你一定会喜欢这样古色古香的环境,所以才临时起意,带你们来到这里。”

小雪捂嘴偷笑,显然为这一句蹩脚的“称呼”而暗暗发笑。

假如这刑风知道我真实身份不过是一个卑躬屈膝的服务员,不知道是否还会这么彬彬有礼地咬文嚼字?

“我叫潘如书,你可以叫我全名或者小书。”我坐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侥幸就发表了一篇文章,真的称不上什么美女作家,请不要作践作家这个词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

我话没说完,就被小雪紧急捂住了嘴巴,随后她娇笑着说:“哎呀何必如此较真,出来玩各自都有各自的身份。就比如我,我的名片上还写着营销经理呢?这是门面,小书啊,你还是出门太少。”

刑风在一旁笑了起来,有意无意扫了我两眼,目光更多朝着我胸前隆起的部位聚拢。靳言曾说,那是我身上最亮丽的风景线。果然,男人都是一丘之貉。

“好吧,我不太懂这些。你们聊就好,我跟着当灯泡。”我尽力笑了笑,笑得很勉强。

“小书美女好像不怎么开心。”刑风淡淡说道,见上了菜,于是夹了块鹅肝放入我的碗里。

小雪顿时有些吃味地望了刑风一眼,不过她一向看得开,很快便笑着为自己解了围,故作娇嗔地说:“阿风太喜新厌旧啦,你也不为我夹一块,这么偏心。”

刑风于是又夹了一块放到她的碗里,然后说:“你这妹妹,长得挺有古典韵味的,头发芝麻一样的黑,皮肤也出奇地白呢,都不敢相信是刚才那个土里土气的小妹妹。”

“是越来越美了,女大十八变,之前刚来城里的时候土得不行,后来瘦了,人也出挑了,看着就越来越亮眼了,年轻就是好啊。”小雪到底年龄上比我大了几岁,又发自内心把我当妹妹,刑风对我的赞美并没有让她不喜。

我却愈发听着别扭,满脑子都是靳言,胸闷得不行,对他们所聊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于是借口上洗手间,走出了包厢透口气。

“小画,你刚才喝了不少啊,没事呢吧?”

洗手间里,一个嗲嗲的女声娇滴滴地说道,我以为我听错了,可是接下来传来了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没……事,我好着呢,晚上难得靳少请咱们吃饭,我开心!”

声音是小画的,我绝对不会听错。可靳言请她们吃饭?这又是为了什么?

“是啊,晚上紫嫣也喝了不少,真是羡慕她啊,就要成为靳少的未婚妻了!”那个娇滴滴的女生又感慨起来。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家里有钱!要不然靳少会看得上她?”小画明显喝多了,说话的语气又开始飘了起来。

我一下瘫软,靠在洗手间里的挡板上,心凉不已。没有言语,我此刻内心的复杂。

“有钱就是王道啊!像你我这样,靳少能赏脸请我们吃一顿饭就不错了!”娇滴滴的女生又说着,声音越飘越远,似乎两个人洗完手又回去了。

“小画……”我喃喃自言自语,刚才有那么一刻我很想冲出去告诉她“我回来了”,可是我不能在这样的情景下去见她,我根本无从解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