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斗嘴的后果

第194章斗嘴的后果

每当我要夹菜的时候,乔昊辰总会把我想要夹的菜到自己的碗里,让我无菜可吃。其实第一次我以为这只是巧合而已,只是我们两个人都选择了同一道菜,但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让我坚信这肯定就不是巧合,肯定是他故意所为!

此时我的脑门儿上只有一个的囧字,乔昊辰这个家伙未免也太计较了吧,他怎么能够这个样子,要知道饭菜于我就是这命呀,他然就当着我的面把我的命给夺走,这简直是叔能忍婶不能忍。但是鉴于敌人ZHAN斗力太,我只好对他发动眼神攻击,狠狠的瞪着他。

看着摆在面前的白米饭,我真是百般惆怅,照这个样子的话这顿饭怎么吃的下去,虽然张姨蒸得白米饭很好,选用了的大米,碗里的米饭颗颗晶莹饱,看起来就很有食,但是,没有菜,就算它再怎么香甜可口,再怎么晶莹饱我也是在没有办法吃掉这一碗白饭。

我看了看裴曜竣的饭,深吸了一口空气里飘来的香味,啊,真香!裴曜竣碗里的饭和我碗里的不太一样,作为一个做过手术没多久得人,他一直在喝张姨给他炖的各种补汤。我注意到,张姨今天给他炖的是我最喜喝的乌鸡汤。

闻着那香味我心里感慨万千,我为什么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呢?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果我不逞这一时的口舌之快,我也不会到抢菜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抢不过乔昊辰,我也不会对着面前的白米饭发呆,如果不是因为面前的白饭实在无法足我的胃,我也不会闻着裴曜竣的鸡汤而口舌生津,简单来说,我就不会在现在直口水而什么都吃不了。哎,说到底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呀,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而耽误了饱腹。

“给!”

我看着放在我面前的一碗鸡汤心感动得简直快要泪如雨下了。我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裴曜竣,没想到他这个人然如此上道,如此能够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不愧是常年混社会的人,洞察人心的能力就这么长,而且还能够适时地足我的需要,简直是太棒了,比起乔昊辰来简直不要好太多。

我瞅了瞅乔昊辰,乔昊辰捂着额头,将菜不着痕迹的向我这边挪了一点。嗯嗯,乔昊辰果然也挺上道,真是孺子可也。

我看着面前的美食,心里十分的高兴。有了美食,当前再多的烦恼都抛之脑后,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消灭面前的这些美食。有了美食果腹,我就能够有更多的力量来直面这个残酷的世界了。

要知道我在住这几天以来,今天终于能够吃到我喜吃的东西了。前几天由于医生的叮嘱,张姨给我做的尽是一些没有什么味道的东西,吃的我简直就是苦不堪言,嘴里面想着能淡出个鸟来了。

“啊!”吃完这一餐,我突然感觉特别的足,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享受嘛!

“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不过就是一顿简单的饭菜而已,就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乔昊辰说完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刚刚吃完没事,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不想和他计较,毕竟他怎么能够懂我对美食的追求呢,像他这样的人是完全不懂得我的心里的,和他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好好的消化一下,争取把肚里的美食都成能量。

乔昊辰作为我们这里面唯一的一个体健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人,自然而然就担当起了扫尾的工作,将这一桌子的菜收拾完毕提了出去。

“你也要走一走?”我看裴曜竣挣扎着站起来,心想,他可能是和我一样想要站起来消化一下肚里的东西吧,就急忙去扶他站起来。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我和你说呀,这吃完饭了就是要走一走,俗话说得好,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我们老祖先说的话总归是有很大的道理的。”

我扶着裴曜竣绕着病走来走去的消化着。裴曜竣的病非常的高级属于VVIP病,病装修的和酒店的一样。里面的设施也是十分的齐全,除了必要的生活必需品以外,还有一些健器材,以便于病人的复健。

“我要到那边去。”裴曜竣指正前面的健器材说。

“现在就要去吗?你可是刚刚吃完饭呀,要不再等一会儿再去,刚吃完饭就去运动的话很容易会起胃部不适的。”我扶着他的胳膊劝说他。

裴曜竣看了我一眼说“没关系。”

哎,这个人的脾气怎么这么的犟,都说了休息一会儿再去,怎么还是非去不可的样子,真是一点儿都不服软。

如果是平常的他的话,我肯定没有办法劝他。可是现在况就不一样了,毕竟他现在的活动还要依赖我,才能够进行。所以为了他的体健康着想,我还是决定不退让一步。

“你!”裴曜竣脸微,他可能是没有想到,我然会不顾他的命令擅自决定自作主张吧!

“别瞪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着想才这样做的。”看着他的眼睛,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害怕。毕竟一只老虎就算短暂地失去了自由受了伤,但是他骨子里毕竟还是一只老虎,浑散发的那种气势还是让人无法直视。

裴曜竣的眼神略微有点吓人,我只好伸出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我的手有点偏凉,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常常四肢发凉,我知道这是我气血不足的表现,但是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去养,毕竟我也没有那个条件。

我有些漂亮的手触摸到他的肌肤上的时候,他脸上的温度让我有一些连忘返。裴曜竣眼睫毛很长,当我的手捂住他的眼睛的时候,他的眼睫毛就像一把小小的刷子一样扫着我的手心,有些痒痒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特,让我有些心里发慌,我知道我应该把手抽回来,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感觉我的大脑好像已经断LU了,没有办法下达指令,我无法命令我的手赶紧撤回来。

而裴曜竣,在我以为他会生气的时候,他却出乎意料的非常的安静,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不耐。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